译文读者对翻译行为的影响——以晚清小说的翻译为例

作者:周兰秀 刊名: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晶

【摘要】传统的翻译研究只重视原文与译文是否对等,直译意译孰是孰非等问题,忽视了译文读者及其阅读接受这一维。而以目的论为核心的德国功能派翻译理论则将目光转向翻译活动中译者的能动介入、译入语文化和接受者对翻译行为的影响上,翻译目的论肯定了译文读者的作用并强调了译文读者的重要性,给传统的翻译理论研究带来了新的视角和思路。该理论对研究晚清翻译小说,研究译文读者对翻译的选材、思想内容、语体风格和文本形式的影响,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全文阅读

在20世纪70年代初,以目的论为核心的功能派翻译理论在德国兴起,对“原著的地位至高无上,译文要忠实于原文”这一传统概念提出了挑战。提出“翻译是一种行为”,引入“翻译要求”(translationbrief)的概念,强调交际目的,不再把翻译看作一个静态的语言学现象,而是看作一种目的性跨文化交际行为。翻译研究因而从“原文中心论(source-ori-ented)”转向了“译文中心论”(target-oriented),在翻译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而我国晚清时期的翻译,尤其是晚清小说翻译,是中国翻译史上一个极为独特的现象。其一:大多数翻译活动都带有极强的功利主义目的。其二:大多数译本对原著都是或增或删,极少有全文逐字逐句翻译的即使是像狄更斯之《大卫科波菲尔》这样被译者称为“伏脉至细,一语必寓微旨,一事必种远因”[1]的巨著,在翻译时也往往被删减得面目全非。译界对晚清翻译小说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甚至陈福康曾经说晚清时期“林纾有关译学思想的论述都集中在翻译的目的与功能上,在近代翻译家中,林纾是在这方面强调得最多的一位”[。2]所以这阶段的翻译也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而功能派翻译理论似乎可以为晚清翻译小说的这种独特现象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持。一对译文读者的重视虽然功能派翻译理论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在德国兴起,然而从功能主义的角度来探讨译文读者对翻译行为的影响却并非始自德国功能派。正如功能派代表人物之一克里斯蒂安诺德(ChristianeNord)所指出的,在西方,虽然大部分传统译论一直都在强调译作要忠于原文,但也有论者提出翻译应该包括两种策略,即在某些情况下要忠实再现原文的形式特征,而在另外的情况下则要调整原文形式以适应译文读者的需要。例如《圣经》译者杰罗姆以及马丁路德就强调,对于《圣经》的翻译,译者应当斤斤于字比句次,在形式上紧随原文,而对于其他作品的翻译,译者则更应当注重意义与功能的传达,以满足译文读者的需要和期待[。3]译文读者的问题历来就是很难解决的,直到20世纪60年代theoryofreader’sresponse产生后,读者因素才开始被正式地提到译学研究中来,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译学研究者们的青睐。德国文艺理论家汉斯赫伯特姚斯(HansRobertJauss)提出了“期待视野”这一概念。它指的是“读者接受文学作品时自身所具有的某种思维定向和先在结构,它包括伽达默尔的历史视界和个人视界两方面的内涵”,这一概念强调了读者的作用,指出译者应该根据译语读者对译文的期待和反映,采用适当的翻译策略,创造出更好的译本[。4]与此相似的是,美国学者尤金奈达(EugeneA.Nida)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也提出要重视译文读者的反映。他认为译者在追求忠实再现原文的形式要素之外,也可以追求再现原文语言之外的交际效果。在评价一部译作的优劣时,批评者不能只考虑译作是否在形式上忠于原文,而要看它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即读者反映的对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一部译作的好坏程度,得看接受者能在多大程度上对其信息做出反映,这种反映应基于以下两点的比较:(1)原文作者显然希望从原文读者那儿得到什么反映,以及(2)原文读者事实上反映如何。”[5]虽然奈达的理论仍然是以原文为中心,但他把译文读者作为翻译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来考虑,也是对传统译论的一个突破。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德国功能翻译理论的出现并非偶然。德国功能派翻译理论是西方翻译理论中一个颇有影响力的流派,它的代表人物为莱斯(K.Raith)、费米尔(H.J.Ver-meer)、豪斯-曼塔莉(JustaHoly-Manttari)、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