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儿童现实性监测的发展变化

作者:曾守锤;李其维 刊名:心理科学 上传者:张晨曲

【摘要】对3~5岁儿童对与他人(而非自我)有关的互动性动作的现实性监测的发展变化进行了考察。结果表明:学前儿童更多地将想象的动作错误地记忆为真实的动作,而不是相反——这就是所谓的现实性监测错误的不对称现象;虽然儿童总体的现实性监测能力在学前期得到了持续和稳定的发展,但这种发展主要体现在对想象动作的现实性监测的发展上。这一结果对学前儿童目击者证词的准确性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全文阅读

1引言历史上,法律系统就表达过对儿童记忆和提供目击者证词能力的关心(McGough,1994)[1]:儿童是否具有区分真实事件记忆与想象事件记忆的能力,即幼儿是否具有可靠的现实性监测能力[2]。上世纪80年代,发生在美国的好几例幼儿性虐待案件产生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3],这些案件促使人们重新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儿童究竟是无辜的受害者还是不由自主的性幻想家伙?(Goodman,1984)[4]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关于儿童现实性监测的研究重获生机。但对已有研究的回顾却发现,绝大多数研究探讨的是年龄较大儿童(6岁)的现实性监测能力及其发展[2],对学前儿童现实性监测的系统研究相当缺乏[5,6]。如,Foley等人让3岁和5岁儿童用玩具(如玩具汽车)或替代物(如木板)来做一些动作[5],结果发现,3岁儿童比5岁儿童更可能宣称自己是用玩具做的动作,而实际上他(她)们是用替代物做的。然而这些儿童没有犯相反的错误,即当儿童用玩具做动作时,他(她)们很少宣称自己是用替代物做的。在另一项研究中[6],实验者让儿童真实地做或想象自己做一些非互动性动作,如,照镜子、用纸巾擦鼻子、堆积木等,结果发现,儿童的现实性监测能力在3~5岁表现出了明显的发展变化,3岁儿童无法对想象事件的记忆作出有效的区分。可以看出,Foley等(1994)的研究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现实性监测研究,因为它考察的是学前儿童区分假装(而不是想象)动作记忆与真实动作记忆的能力及其发展,而Welch-Ross(1995)的研究[6]虽然考察的是3~5岁儿童现实性监测能力的发展,但其动作不是互动性的。因此,截止目前为止,还未有研究者对3~5岁儿童对互动性动作的现实性监测的发展进行过较为系统的考察。本研究认为,在儿童受虐案件中,所发生的事件本质上是互动性的。在这种案件中,儿童区分他人(而不是自我)的真实事件记忆与想象事件记忆上的能力直接关系到儿童受虐案件中的错误指控问题,而这一问题恰恰是广大研究者和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而且,在儿童现实性监测和易受暗示性的研究史上,该问题也是推动该领域发展的一个重要的社会因素[3]。因此,本研究试图对3~5岁儿童区分他人的真实动作与想象动作的能力及其发展进行系统的探究。2研究方法2.1被试本研究的初始被试来自上海市普陀区两所社区幼儿园,3、4和5岁儿童各30名。由于实验过程中有12名3岁儿童,8名4岁儿童和7名5岁儿童未完成想象任务,故本研究的有效被试为63名。其中,3岁组儿童平均年龄为45.44个月,年龄跨度为43~47个月。4岁组儿童平均年龄为53.90个月,年龄跨度为49~59。5岁组儿童平均年龄为65.26个月,年龄跨度为61~71个月。各年龄组儿童男女比例相当。2.2设计32的混合设计。自变量1(被试间变量)是被试年龄,有三个水平,分别为3、4和5岁。自变量2(被试内变量)是动作类型,有2个水平,分别为真实动作和想象动作,前者是由实验助手做的动作,后者是被试想象实验助手做的动作。2.3实验程序以“Tom说”游戏为任务,采取个别施测的方式,由两名实验者在一间单独的教室实施。每名儿童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博士点基金项目,批准号:03JBXLX002。上海市普陀区真光幼儿园参与了本项目的研究。需20-30分钟。为了确保儿童听从指导语并理解想象的含义,在实验开始前,先对儿童进行想象的指导或训练。实验者告诉儿童:“想象指的是,闭上眼睛,在头脑中想一些东西或想一些事情。这些东西或事情是你在头脑中想的,不是真的。听明白了吗?”接下来,让儿童想象一根香蕉的样子和想象自己吃香蕉并确定儿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