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的“共同欧洲家园”外交构想研究

作者:田少颖; 刊名:俄罗斯研究 上传者:马晓波

【摘要】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苏联与西方各国关系缓和的进程,因"欧洲导弹问题"等危机的发展而受挫,东西方之间形成所谓"第二次冷战"局面。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决策层赋予"共同欧洲家园"概念以新的内涵,通过降低对西欧的军事威胁,使苏联与西欧政治、经济联系最大化,以襄助自身改革,使本国回归欧洲。戈尔巴乔夫等按这一构想推动"全欧进程",谋求苏联对全欧洲的影响力。首先是转变态度,接受美国在欧洲的存在;其次,在对两德关系上,外交重点转向西德。然而,两德统一问题重上国际议程,打破了这一渐进构想,凸显出对德国问题缺乏整体战略是其重大失误。两德统一快速实现,东欧各国剧变同时加速,对苏联内部动乱产生很强的"溢出效应"。苏联进入解体过程,戈尔巴乔夫等让国家回归欧洲的努力功败垂成。近年来,俄罗斯以构建共同人文、经济和能源空间对欧盟展开外交,与戈尔巴乔夫时期相比,其对欧洲前景的判断和俄欧关系战略已大异其趣。这一战略方向转变,可给我们提供很多思考和借鉴。

全文阅读

苏联自成立以来,其与西方的关系是长期对抗。为反击后者的压力和威胁,苏联发展出一套反联盟战略来反制对手。冷战时期,苏联一直试图在美国和其西欧盟国间打入楔子,扩大北约内部裂痕。(1)20世纪50年代,苏联推动“全欧进程”时即是如此:呼吁建立全欧集体安全体系,在西欧提倡中立,促动各国放弃美国核保护,希望以此削弱北约,直至驱美离欧。(2)从20世纪70年代后半期到戈尔巴乔夫上台前,苏联和西方国家关系的缓和进程,因“中程核导弹(3)危机”、苏军入侵阿富汗、波兰团结工会危机等问题而受挫。美国总统里根上台后,对苏强硬,经常对其进行率意抨击,两国间爆发了所谓“第二次冷战”。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苏联在东欧部署SS-20中程核导弹,本来是想利用西欧各国对美国核保护伞效力降低的担心,在美国和西欧间打入楔子。然而,对外过度扩张,反而使苏联自身在国际上极为孤立。同时,过度的军事开支消耗了大量经济资源,再加上其国民经济社会体制僵化,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状态。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开始内外改革,提倡外交“新思维”:降低对西方的军事威胁,通过推动“东西方接近”,加强对西欧的政治、经济联系,更好地利用西方,尤其是西欧提供的经济、技术资源,来辅助本国改革。为此,苏联决策层重新定义了“共同欧洲家园”概念,把它发展成一套对欧洲构想,以此来指导对“全欧进程”的推动。按照这一构想,苏联对反联盟战略做出重大修正。首先,面对西欧一体化对苏联、东欧集团的压力,及西德实力和地位的上升,苏方转而接受了美国影响力及美军在欧洲的存在,要拉着美国共同面对西德崛起。“全欧进程”中开始有美国的位置。其次,苏联对两德三角关系的重点发生转移,要以西德为首要伙伴。这一重大战略转变,是冷战末期东西方关系演变的重要方面,也是面对东欧各国政治剧变、两德统一等重大事变时,苏联选择和平应对、最终妥协的重大原因。为推动外交新思维,使“共同欧洲家园”构想得以落实,苏联大力提倡所谓“全欧进程”,外交上仍取攻势。根据这一设想,北约和华约两大集团要化入全欧集体安全体系。在这一体系中,苏联的影响将扩至全欧洲。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在欧洲存在多个政治、经济和安全进程。其中,在东西方关系框架下,有美苏核裁军、欧洲常规裁军和欧安会进程;在西欧,欧共体各国经济一体化强劲重启。对这些进程,苏联或置身其间,或改变了态度,但“全欧进程”对苏联来说更为根本,苏方或者要将其他“进程”纳入其中,或要为其所用,以推动东西方接近。苏联领导人提倡“共同欧洲家园”理念,对西欧展开外交,收获的多是冷淡反应。苏联在“第二次冷战”中的作为、苏军的强大军力以及戈尔巴乔夫外交上的攻势面目,使西欧各国仍对其心怀疑虑。美国看到了苏联新构想的危险性,担心它以此拉拢西德,破坏北约。布什总统提出“完整而自由的欧洲”构想,对“共同欧洲家园”倡议提出挑战,要求消除东西欧界线,实质上是要求苏联放弃控制东欧。“共同欧洲家园”构想所设想的东西方接近,是一个渐进过程,最终苏联将“回归欧洲”。然而,柏林墙倒塌及两德统一启动,打破了此构想。大墙倒塌促使东欧各国政治剧变骤然加速,危机迭起,还传导到苏联内部,立陶宛等波罗的海三国要求独立,诸多危机使苏联左支右绌。戈尔巴乔夫等面临重重内外困难,希望至少保住华约框架,挽救“全欧进程”,但东德很快崩溃,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要求苏联撤军,华约很快名存实亡。美国和西德为实现两德统一,一方面让苏联面对既成事实,另一方面又不断进行劝说、利诱、让步、援助。在这样的背景下,戈尔巴乔夫接受了统一的德国参加北约,未坚决以建立全欧集体安全体系作为要价。华约式微,统一后的德国参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