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尊对初中生学业成绩的影响:父母参与的调节作用

作者:滕秀芹;刘桂荣;于航; 刊名:齐鲁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吴昌平

【摘要】基于自尊理论,本研究试图考察自尊(自我肯定/自我贬低)及其父母参与对初中生学业成绩的影响。以296名初中生为被试,测查其自尊水平及父母参与,同时获得学生期末考试成绩作为学业成绩的指标。结果发现:(1)自我肯定正向预测学业成绩,自我贬低负向预测学业成绩;(2)父母参与不能预测学业成绩;(3)父母参与调节自我贬低和学业成绩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在高父母参与下,自我贬低负向预测学业成绩;在低父母参与下,自我贬低不能预测学业成绩。

全文阅读

1问题提出学业成绩是学生发展进步的重要指标,也是教育心理学一直关注和研究的领域[1](123-132)。一个调查显示,新课改的实施已深入人心,探究式教学方式也落实在实际教学中,但是部分地区仍旧存在学生分数偏低的现象[2](73-76)。究其原因,学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学业成绩是个体因素和环境因素,尤其是家庭因素影响的结果。初中生处于学习的最佳期,如何提高初中生学习效果和效率,是研究者关注的重要问题。在个体因素方面,自尊作为个体对自我能力和自我价值的评价和情感体验[3](787-796),对个体的行为结果有重要的预测作用。有关社会创造力的研究发现,在父母教养方式预测社会创造力的关系中,自尊起到了中介作用[4](595-603)。初中生正处于青春期,属于自我意识高涨和敏感阶段,初中生的自尊水平对其学业表现有重要的作用。有研究发现,自尊负向预测初中生的学业自我妨碍[5](632-633),自尊与初中生学业成绩显著正相关[6](20-21)。在环境因素方面,父母参与是学业成绩的重要影响因素。父母参与,又称父母卷入,是指父母对子女的日常活动了解、表现兴趣和乐于参与的程度[7](497-518)。有研究发现父母卷入,也就是父母参与显著正向预测初中生的学业成绩[8](22-25)。亦有研究发现,父母参与在家庭社会经济地位对学业成绩的影响中起中介作用[9](1615-1625)。然而也有研究发现父母参与并不能预测学业成绩,甚至父母参与不利于学生学业成绩的提高[10](37-52)[11](1-20)。发展情境理论提出,人的发展是通过个体与其所处环境间持续交互作用实现的[12]。基于这一理论,本研究拟考察自尊对初中生学业成绩的预测作用以及父母参与对两者关系的调节。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采用自我肯定和自我贬低的两分法来考察自尊的预测作用[13](69-75),鉴于自我肯定与自我贬低同时存在且与不同结果相联系,本研究分别考察父母参与对自我肯定和自我贬低与学业成绩关系的调节作用。2方法2.1被试本研究采用整群随机抽样法,从东营市某实验中学初一,初二,初三各选取两个教学班共计307名同学参与问卷调查,问卷回收后,剔除无效问卷一共收取有效问卷296份,其中男生159人,年龄为13.35±1.03岁,女生135人,年龄为13.37±1.02岁。2.2研究工具2.2.1自尊问卷采用Rosenberg编制的自尊量表测查初中生的自尊水平,共分为10个题目,问卷采用4点计分,1为完全不符合,4为非常符合。从1到4符合程度越来越强。本问卷分为自我肯定和自我贬低两个维度。自我肯定采用了6个条目评估,例如:我感到我是一个有价值的人,至少与其他人在同一水平上。自我贬低用4个条目评估,例如:归根结底,我倾向于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在本研究中,自我肯定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2,自我贬低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8。用LISREL8.7进行的验证性因素分析发现,x2/df=2.85,NNFI=0.98,CFI=0.97,NFI=0.97,RMSEA=0.05。2.2.2父母参与问卷本研究采用Pomerantz等人编制的父母参与问卷(中文版),共包括10个题目,例如:我的父母让我告诉他们学校里所发生的事情,我的父母努力去认识我学校里的老师。采用五点计分,1为完全不符合,5为完全符合。从1到5符合程度逐渐增强。对被试的回答累计积分,得分越高代表父母参与程度越强。本问卷的信度为0.61。2.2.3学业成绩获取学生该学期有代表性的三门课程(语文、数学和英语)的期末考试成绩。并把各科成绩以班为单位进行标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