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投入与制造类企业绩效的关系研究——基于高管激励的调节效应

作者:汪涵玉;朱和平; 刊名:财会通讯 上传者:崔力升

【摘要】本文选取制造业2011~2015年233家企业数据为研究样本,针对R&D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进行研究。结果表明:当期R&D投入负向影响当期企业绩效;但研发投入对滞后一期绩效为正相关关系,但对滞后二期企业绩效为负相关关系;高管激励可正向调节R&D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进一步地,企业最终控制人类型是影响高管激励调节作用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国有控制企业中,薪酬激励正向调节R&D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在非国有控制企业中,股权激励具有正向调节作用。

全文阅读

一、引言自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了创新驱动的重大发展战略地位,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换挡期,经济发展已由传统的资源驱动逐渐向创新驱动、科技驱动转变,我国迎来了“创新驱动与中国制造2025”的新局面。但当前我国制造业面临着“大而不强”,工艺相对落后,产能严重过剩,长期来依靠要素驱动增长,缺乏核心竞争力等问题(陈星星和李平,2016),因此,在当今供给侧改革与创新驱动的背景下,企业以期通过科技创新来优化要素配置,进而提高生产率,并促进企业绩效的提升。而R&D活动是技术创新的重要环节之一,部分学者运用企业R&D能力来衡量其技术创新程度,但R&D投资不同于其他一般投资,其需要一定的能力积蓄过程,具有明显的阶段性特征。在R&D活动的起始阶段,由于初期市场信息不完全、研发风险较大,且会计上将该阶段的研发支出费用化,此时R&D资金的大量投入势必影响当期企业绩效,但正是由于这种不确定性与高额的资金投入对新厂商构成屏障,为R&D企业带来垄断利润;随着R&D活动的不断推进,新产品或新技术逐渐成熟,前期积蓄的R&D能力得到释放,R&D资金得以弥补,企业绩效提升,但与此同时,新技术所要求的投入越低,吸引越多企业进入,垄断利润也逐渐消失,因此,R&D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效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当前正值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从资源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股权激励政策改革和国企高管薪酬制度改革的特殊时期,本文以此为契机,选取我国制造业上市公司2011~2015年的数据为研究样本,运用分层回归方法分析R&D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并进一步检验高管激励手段对R&D投入绩效的影响,以期为提升我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绩效,优化企业高管激励制度提出可行性建议。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一)R&D投入与企业绩效的关系近年来,对于R&D投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国内外学者针对不同行业进行了大量研究,因所分析的时期、方法或行业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尽相同,但大致可分为R&D投入对企业绩效产生当期影响与滞后影响两大类。(1)R&D投入对企业当期绩效的影响。部分学者认为R&D投入与企业当期绩效具有正向促进作用。例如,国外学者James B E&Mc Guire J B(2016)以7943家公司为研究样本,证明了银行债务水平较高的企业,其研发投入能够显著促进企业绩效的提升。Chen P C、Chan W C&Hung S W(2016)检验了研发投入与当期企业绩效为正相关关系,且行业特征对两者关系具有显著的调节作用。Hwang J H、KimM S&Chun S H.(2013)研究发现在韩国IT行业中,R&D投入与外资持股比例对企业绩效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国内学者吴建祖、肖书锋(2016)将企业创新分为开发新产品的探索式创新与提高现有流程效率的利用式创新,并将利用式创新与探索式创新的交替进行行为定义为研发投入跳跃,实证检验出研发投入跳跃与企业绩效正相关。但也有部分学者认为,企业R&D投入对当期的财务绩效产生负向影响。例如,国外学者Yang K P、Chiao Y C&Kuo C C(2010)认为R&D投入与企业绩效并非是线性关系,当R&D投入强度过低或者过高时,都将对当期企业绩效产生负向影响。国内学者蒋卫平、刘黛蒂(2016)认为在创业板企业中,由于产品的R&D到投放市场形成利润周期较长,往往超过一个会计年度,因此企业R&D投入与当期企业绩效显著负相关。陆玉梅、王春梅(2011)以我国制造业和信息技术业为样本,研究结果表明在R&D活动未见明显收入的情况下,由于会计处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