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长安文化对日本奈良时代古典文献影响研究

作者:田荣昌; 刊名:哈尔滨学院学报 上传者:董赟

【摘要】中华文明在大唐时代至为辉煌,形成了以大唐文化为核心的东亚文化圈。处于核心地位的大唐文化,以一种强大的辐射力对周边诸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周边诸国在或主动或被动的向心力作用下,从不同层面学习、吸收并内化大唐文化的积极因子,从而形成各具特色的亚文化区域,其中受大唐文化影响最为突出的亚文化形态无疑要首推日本。基于此,文章以唐代帝都长安文化对日本奈良时代(710-794)古典文献的影响为出发点,探讨唐代长安文化对后者古典文献影响的特点内涵及其深远意义。

全文阅读

[收稿日期]2017-05-03 [作者简介]田荣昌( 1976-) ,男,西安人,讲师,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区域文化研究。 第 39 卷 第 2 期 2018 年 2 月 哈尔滨学院学报 JOURNAL OF HARBIN UNIVERSITY Vol.39 No.2 Feb.2018 [文章编号]1004—5856( 2018) 02—0089—08 唐代长安文化对日本奈良时代古典文献影响研究 田荣昌 ( 西安交通大学 外国语学院,陕西 西安 710049) [摘 要]中华文明在大唐时代至为辉煌,形成了以大唐文化为核心的东亚文化圈。处于核心地位的大唐文化,以一种强大的辐射力对周边诸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周边诸国在或主动或被动的向心力作用下,从不同层面学习、吸收并内化大唐文化的积极因子,从而形成各具特色的亚文化区域,其中受大唐文化影响最为突出的亚文化形态无疑要首推日本。基于此,文章以唐代帝都长安文化对日本奈良时代( 710-794) 古典文献的影响为出发点,探讨唐代长安文化对后者古典文献影响的特点内涵及其 深远意义。 [关键词]唐代; 长安文化; 奈良时代; 古典文献; 影响 [中图分类号]K242.2 [文献标识码]A doi: 10.3969/j.issn.1004-5856.2018.02.018 一、唐代长安文化对日本奈良文化影响概述 本文所探讨的日本奈良文化,是指以公元710 年日本统治者迁都平城京为始,以公元 794 年从平城京迁往平安京为终了,历时约 84 载的历史时段所呈现出的文化特质。在横向时间维度上,奈良时代与唐王朝鼎盛期基本同步。本文所谓的“长安文化” ①是指广义上以长安为核心的文化现象。长安作为近三百年历史跨度的唐代帝都,浓缩了有唐一代几乎所有方面的文化特质,小到市井生活、民风民情、方言习俗,大到国家政令、法律法规、诗歌词赋、宗教礼仪、外交制度、商业活动等,均具有不同于京畿之外其他区域的特质。诚如荣新江先生所言,长安不仅是唐代鼎盛时期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该时期东亚文明的中心,是唐代精神思想最为丰富的空间。 [1]( P3-5) 此时期,处于“共享 的历史” [2]状态的三韩和日本,自然会共享,甚 至或多或少地参与着大唐丰富灿烂的文化成果。那么,这八十四年间日本奈良与唐代长安究竟发生过何种交集?②以唐都长安为核心的文明模式,对奈良时代的日本的影响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因此,探讨唐都长安与日本奈良之间的文化交互性就显得意义重大。 奈良时代不同于日本之前任何时代。它是古代日本从农奴制度向封建制度转型的起始,是日本古典文学和官方史学真正形成的时代,是日本将中国律令制度从引入到真正施行于全国之肇始,是日中交流最为活跃最为频繁的历史阶段。所以,奈良时代是日本历史通过撰纪形式真正拉开帷幕的时代。奈良文化对日本文明进程的更深推进,对大和民族的渐趋成形,对其民族向心力的逐步凝聚,以及对具有日本特色文化意识的铸型,均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积极影响,意味着日本天皇权威及封建秩序的确立和固化。故而,有西方学者认为奈良时代是日本古代历史辉煌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 [3]( P37) 日本进入奈良时代,在前代将中国文化积极引入国内的基础之上,学习和引进大唐长安文化的规模和频次较前代均有非常明显的扩大和增加。可以说是以一种伏拜式的态度和近乎全盘的仿效,广泛吸纳来自大唐长安的各种先进且适用于日本实际国情的文明形态,这种积极吸收的态势在奈良时代可谓达到顶峰。葛继勇先生曾从汉音汉语教育、唐乐礼制、佛教戒律三个方面讨论了赴日唐人对奈良文化的影响。他同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