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声定位中孕期胎儿脊髓圆锥末端位置的价值

作者:吴欣;徐萌;王时宏;宋兆杰;王姣丽;马晨; 刊名:实用临床医学 上传者:陈明义

【摘要】目的通过计算脊髓圆锥末端到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之间的椎体个数来定位脊髓圆锥位置,探讨超声在中孕期快速定位胎儿脊髓圆锥末端位置的临床价值。方法以408例正常孕妇作为研究对象,对胎儿采用二维超声检查并计算脊髓圆锥末端至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之间的椎体个数。当椎体个数≥7时,为胎儿脊髓圆锥位置正常;当椎体个数≤6时,采用腰骶前突定位法定位脊髓圆锥末端水平对应的腰椎椎体位置。结果 408例孕妇中,341例的椎体个数≥7;67例的椎体个数=6,经腰骶前突定位法,脊髓圆锥末端位于L3—L4的有4例(6.0%),位于L3以上的有63例(94.0%)。结论超声可清晰显示脊髓圆锥末端位置,通过快速计数脊髓圆锥末端至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之间的椎体数,可快速判断胎儿脊髓圆锥末端的位置。当椎体个数=6时,发生脊髓栓系综合征(TCS)的风险低;当椎体个数<6时,应做进一步的检查。

全文阅读

脊髓或脊柱末端各种先天或后天原因如隐形脊柱裂、脊膜膨出、脊髓脊膜膨出、脊髓终丝紧张、腰骶部椎管内脂肪瘤、先天性囊肿等使脊髓末端受制于椎管而不能正常上升,以至于脊髓圆锥末端位置低于正常时称为脊髓栓系。脊髓栓系使脊髓末端发生血液循环障碍,从而导致下肢运动及感觉、排尿、排便等功能障碍的临床综合症状称为脊髓栓系综合征(TCS)。产前确定脊髓圆锥末端位置对胎儿TCS的诊断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1-2]。目前,对胎儿脊髓圆锥的定位尚无统一检查标准[3]。本研究通过计算脊髓圆锥末端至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之间的椎体个数的方法来快速检测脊髓圆锥末端终止位置,探讨超声在定位中孕期胎儿脊髓圆锥末端位置的临床价值,为早期快速排除TCS提供参考。1对象与方法1.1研究对象选择2015年1月至2016年9月在公安边防部队总医院行产前检查的孕妇408例,年龄18~39岁,孕周22~24周+6。均为单胎。孕妇平素月经规律、末次月经时间确切,均无糖尿病或高血压,均排除胎儿畸形。1.2仪器与检查方法采用荷兰皇家飞利浦电子公司生产的飞利浦IU22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探头频率为1.0~5.0 MHz。首先行二维超声扫查胎儿全身结构,并对双顶径、小脑横径、股骨长、头围、腹围等生长发育指标进行测量。然后,行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在检查脊柱时,将孕妇取俯卧位或侧俯卧位,沿脊柱长轴,自头部至骶尾部连续扫查。在扫查过程中尽量选择矢状切面,辅以冠状切面及横切面的扫查,保持声束与脊柱垂直,观察胎儿的皮肤、椎弓椎体、神经管及脊髓,并排除神经系统畸形。在正中矢状切面显示椎管内脊髓,自枕骨大孔延续至骶部。脊髓外缘平行的两条强回声为连续排列的椎体及椎弓根,脊髓逐渐变细形成圆锥。在脊柱腰骶段,通过脊髓圆锥低回声终止处定位脊髓圆锥末端,同时显示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的强回声团,保存最清晰的图片。在图片上计算脊髓圆锥末端至骶尾部最后一个骨化中心之间的椎体个数,当椎体个数≥7时,胎儿脊髓圆锥位置正常(封四图1);当椎体个数≤6时(封四图2),则用腰骶前突定位法[5],即通过成角的腰骶关节(L5与S1间形成15°~20°的夹角)来判断腰骶椎,确定该关节处靠头侧的椎体为L5,靠尾侧的椎体为S1,再判断L5头侧的椎体依次为L4、L3、L2、L1,进一步对脊髓圆锥末端进行准确定位。2结果408例孕妇中,341例的椎体个数≥7;67例的椎体个数=6,经腰骶前突定位法,脊髓圆锥末端位于L3—L4的有4例(6.0%),位于L3以上的有63例(94.0%,封四图3)。3讨论多年来,学者们将超声技术用于胎儿脊髓圆锥末端的定位的研究,寻找其在胎儿生长发育过程中的规律,但缺乏公认的超声定位方法及脊髓圆锥低置的诊断标准。目前,用于评价脊髓圆锥位置的方法有T12椎体顺推法、腰骶前突定位法、测距法等。T12椎体顺推法[4]:首先确定T12椎体,然后向下计数椎体,脊髓圆锥末端对应的椎体即为脊髓圆锥末端位置。胸椎段横切面与腰椎段横切面不同,具有特殊的声像图表现。胸椎后方2个强回声椎弓板和与之相连的肋骨形成特定的“W”形强回声结构,而腰椎的椎弓板,因其无肋骨相连形成了“∧”形强回声结构。此时,可用探头横切胸椎并水平向尾侧移动的方法,根据T12水平特定的“W”形结构依次顺查椎体,得知圆锥末端位置。缺点是:二维超声不能将纵向的脊髓圆锥末端与T12椎体及第12肋骨直观显示在同一切面内,对T12椎体难以准确定位,从而导致椎体计数的误差。使用三维超声可清楚地显示锥体及肋骨[5],但不能清晰地显示脊髓圆锥。腰骶前突定位法[6]:通过成角的腰骶关节(L5与S1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