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允价值会计信息与债务契约关系研究

作者:吴虹雁;沙俊; 刊名:财会通讯 上传者:李春亮

【摘要】本文选取沪深两市2010-2016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不为零的A股上市公司作为研究样本,考察公允价值会计信息与企业债务契约的关系。研究发现,上市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与企业总体债务呈显著正相关关系。进一步区分债务类别,发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与企业长期债务呈显著正相关关系,但与短期债务相关性不显著,且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与长期债务的相关性高于短期债务;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公允价值变动与企业总体债务规模、长期债务规模、短期债务规模均存在负相关关系但不显著。

全文阅读

一、引言如果用契约联合体理论来分析企业,企业存在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利益相关者通过契约提供企业所需的各种资源并分享相应的成果。具体到债务契约,它是指是债务人企业和债权人银行基于各自的利益要求所达成的一种协议。契约的重要特征是公平公正,现代经济的发展使得契约的签订和履行越来越复杂,债务契约中,债权债务双方在缔结契约时,势必要拟定各种条款来保护自身利益,以保证契约履行的公平公正。而会计信息是企业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以及现金流量的综合反映,债权人与企业签订债务契约时会充分考虑企业所提供会计信息的可靠性(Holthausen、Watts,2012)。在会计信息形成过程中,会计计量属性的选择会影响财务报告的最终结果,即,符合企业经营特征的会计计量属性为维护契约各方的公平公正发挥了重要作用(葛家澍,2009)。公允价值计量立足于当前的市场交易价格,是最贴近资产和负债真实价值的价格信息。这种信息不仅能正确反映企业当前的财务状况,更重要的是有利于正确预测与评估企业未来创造现金流量的能力,从而引导投资者作出正确的经济决策。理论上说,公允价值计量属性影响着会计信息的质量,势必会对企业债务契约产生一定的影响。那么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或其它综合收益)对企业总体债务规模是否产生影响?同等条件下,计入当期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的公允价值变动对企业长期债务规模和短期债务规模的影响是否不同?目前关注债务契约影响因素的研究文献相对较多,但考察会计计量属性对债务契约的影响的研究鲜有涉及。本文以我国沪、深两市2010-2016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或其他综合收益)不为零的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从公允价值计量属性出发,深入分析计入当期损益的公允价值变动和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公允价值变动对企业债务契约的影响。同时,论文将区分不同债务类型,进一步考察公允价值会计信息对上市公司长、短期债务契约的影响是否不同。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从债务契约角度看,债务契约的合同双方是借款人企业和债权人银行。上市公司借债的目的是满足企业投资和经营发展的资金需求,而作为债权人的银行将资金借给企业的目的是获取与风险相对应的利息合同收入。债权人的风险主要来源于企业的偿债能力,这关系到债权人能否按契约约定及时收回本金和利息。一般情况下,企业的偿债能力主要受企业未来的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的影响,债权人为考察企业的偿债能力,通常要求企业提供能反应其资信状况和偿债能力的会计信息,而企业选择不同的会计计量方法将对会计信息的相关性和可靠性产生影响。基于历史成本计量的会计信息在反映企业偿债能力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而公允价值计量可对资产价值的实时变动按照市场价格及时反映,能够给债权人提供最相关的会计信息,有利于债权人在债务契约的决策中获取充分的信息。Barth(1995)实证研究了公允价值会计对银行利润的稳定性、自有资本金要求和契约性现金流量的影响。发现在公允价值基础下,银行违反自有资本金要求(银行贷款对项目资本金的一般要求是:原则上要求项目贷款自有资本金比率不低于30%,且项目资本金先于银行贷款资金投入或同比例投入,同时需承诺在贷款到期前不得抽回资本金或以任何形式进行股权及利润分配。但是,若项目资质优良,且项目投资主体属于优质客户,可适当协商授信条件)的频率增加。Judson Caskey and John S.Hughes(2012)从理论层面探讨了公允价值会计对债务契约的影响,认为以公允价值计量方式签订的契约能降低企业的非效率性决策,而综合考虑公允价值和历史成本计量的契约比纯粹依赖公允价值计量的契约更优化。因为管理者会采用公允价值计量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