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础研究创新效率的区域差异性评估

作者:吴杨;蔡青; 刊名: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郭武欣

【摘要】加强基础研究是增强原始创新能力、强化自主创新成果源头供给的根本途径,同时,也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建设进程的重要保障。为此,国务院明确提出要实施"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推动中西部地区走差异化和跨越式发展道路"。而要实施区域间的"差异化"和"跨越式"创新战略,就必须要对我国基础研究创新效率进行客观测量及区域差异性评估,以促进区域资源配置达到最优化状态。运用包络分析法中以产出为导向的SBM-BBC模型,对"十五"、"十一五"、"十二五"三个时期我国大陆除西藏外的东、中、西部地区的基础研究创新效率进行的差异性评估结果表明:1.三个时期东部地区基础研究创新平均效率均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其中北京、上海、浙江、广东、江苏等省份创新能力始终较好;2.西部地区如宁夏、青海等自"十五"期间西部大开发战略提出后,三个时期的基础研究创新效率有了明显提高;3.有相当多的省份投入产出结构存在投入冗余和产出不足的现象,说明区域间基础研究的发展状况还不平衡,各地区自身创新能力发挥还不充分。有鉴于此,为促进基础研究的高质量发展,在资源配置上应精准发力,创新能力好的东部地区应进行资源最优化配置,使其发展成为我国基础研究创新的"领军力量";创新能力次好的中部地区应加以扶持培养成为基础研究创新的"中坚力量";西部地区前期基础薄弱,因此,可以基于地方特色发展需求合理资源配置,使其发展成为我国基础研究的"后备力量"。

全文阅读

一、引言基础研究是指认识自然现象、揭示自然规律,获取新知识、新原理、新方法的研究活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加强应用基础研究,突出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加强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强化战略科技力量。”可见,加强基础研究是增强原始创新能力、强化自主创新成果源头供给的根本途径,同时,也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建设进程的重要保障。2018年1月1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基础研究若干意见》),明确了基础科学研究“三步走”发展目标,并提出“优化基础研究区域布局,聚焦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构建各具特色的区域基础研究发展格局。加强基础研究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建立完善符合基础研究特点和规律的评价机制。”因此,基础研究创新绩效的测量与评估以及基础研究的区域布局和资源优化已成为我国科技发展战略的关键。2015年我国SCI论文数量29.68万篇,比上年增长1.4%,连续7年居世界第2,占世界总量的16.3%,总被引次数连续3年位居第4位,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高质量论文第二大贡献国。同时,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投入提升较快,2015年基础研究研究经费716.12万亿,比2001年增长92.71%,人均经 费28.28万元,比2001年增长76.56%。可见我国基础研究产出不断增加的同时,其投入也在逐年递增。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的发展目标,是“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设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实现这一目标不仅要大力提高基础研究创新效率,同时要使其资源配置达到最优化状态。据此我们需要思考以下几个问题:投入和产出同时增加的情况下基础研究创新效率的真实情况如何?如何进行基础研究绩效和效率测量与评估?如何预测效率变化和趋势进行合理的资源配置以建立我国的创新高地?浏览国内外文献,可以发现已经产出了一批致力于研究创新效率问题的优秀成果。例如,Cherchye等(2000)采用包络分析法从微观的角度对荷兰8所大学的科研投入产出效率进行了研究;Avkiran(2001)和Abbott等(2003)分别基于输出导向和输入导向的BCC模型测算了澳大利亚的高等院校办学效率,他们认为全面准确评价高等院校办学效率的主要难点在于对教学产出和科研产出的测量。我国一些学者也从不同的路径出发对基础研究创新效率进行了考察。陈凯华等(2017)基于科技论文发表与被引记录,定量比较刻画与评估了各国在科技领域的基础研究活动的努力、效率和综合研究能力的水平等。花芳等(2017)通过文献计量方法对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5个研究方向的基础研究绩效水平进行评估。李燕等(2014)采用我国46个高校1999—2011年的基础研究面板数据,利用贝叶斯随机前沿方法对我国大学基础研究的效率进行了研究。从上述代表性文献来看,关于我国基础研究效率的研究的方法主要集中在文献计量方法、包络分析法、投入产出测量,主要对基础研究绩效进行考核;同时,大多数文献主要针对于大学或科研单位进行基础研究效率的研究,对于我国基础研究整体效率和绩效有待进一步研究。在既有文献的基础上,本研究试图在如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第一,基于我国基础研究投入产出指标的特点,将数据包络分析法引入各地区基础研究创新效率的测量与评估中,比较我国各省份“十五”、“十一五”与“十二五”三个期间的基础研究创新效率变化,分析各省份效率值的差异性,通过投影值分析找出基础研究创新效率不佳决策单元的薄弱环节,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