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护理员职业倦怠与职业认同的相关性研究

作者:邢娟;王丽芳;柳春波;李爱夏;曹蕾;王凤; 刊名:中国老年保健医学 上传者:黄英

【摘要】目的了解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倦怠和职业认同现状,以及两者间的关系。方法采用MBI职业倦怠量表和职业认同量表对400名养老护理员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情感耗竭维度中,58%的养老护理员处于中度情感衰竭状态,10%的养老护理员处于高度情感衰竭状态;职业认同的总体概况得分为35.84±5.89分,选项"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后也能从事这项工作"得分最低,为2.20±0.97分;养老护理员职业认同水平越高,其情感衰竭、去人格化及低成就感程度越低。结论养老护理员职业倦怠与职业认同成负相关,提升养老护理员的职业认同,可以减轻其职业倦怠。

全文阅读

美国心理学家Maslash[1]提出职业倦怠是在长期奉献给他人的过程中,心理能量因被索取过多而产生的一系列心理状态,如情感极度耗竭、去人格化、个人成就感降低,表现为自卑、厌倦工作、没有同情心等。职业倦怠危及从业者的身心健康,也是其离职的重要原因。养老护理员是养老行业的主力军,其数量和整体素质已成为发展全方位、多层次、高质量养老服务和探索新型养老模式的“瓶颈”,是急需解决的问题。职业认同是激励从业者积极工作的内在动力。心理学家尼米(Niemi)认为,职业认同是职业人的自我概念,一般在长期从事某职业活动过程中,人们对职业活动的性质、内容、社会价值和个人意义等熟悉和认可的情况下形成,是人们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达成组织目标的心理基础,也是自我意识在职业领域逐渐发展的过程[2]。本研究旨在从职业倦怠和职业认同两个角度调查本地区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倦怠与职业认同的现状,探讨两者之间的关系。尝试从养老护理员的个人层面挖掘其内在潜能,寻找突破口以缓解其职业倦怠。1.对象与方法1.1研究对象采用方便抽样法,选取宁波市养老机构的养老护理员作为本次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一线养老护理工作者、为老年人直接提供照顾;工作时间≥6个月;愿意参加本研究。排除标准:不愿配合研究者。1.2研究工具本次研究采用MBI职业倦怠量表和职业认同量表。MBI职业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由美国学者Maslach与Jackson[3]1981年研制,是当前国际通用的应用于人际服务领域测评职业倦怠的工具。李小妹等[4]于2000年将其修订为中文版。该量表有3个分量表构成,共有22个条目,采用Likert7级评分。情感耗竭分量表有9个条目,得分越高,其倦怠程度越严重,19~26分为中度倦怠,26分以上为高度倦怠;去人格化分量表有5个条目,得分越高,其倦怠程度越严重,6~9分为中度倦怠,9分以上为高度倦怠;个人成就感分量表有8个条目,采用反向计分,得分越高,表示其倦怠程度越低,34~39分为中度,34分以下为高度疲倦感。职业认同量表采用Tyler和Mc Callum[5](1998)编制的职业认同量表。蔡婦娟将其修订成中文版,量表由“我的工作内容与我的期望相符合”,“我所从事的工作让我觉得很自豪”等10个题项构成,采用Likert5点计分,量表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3[6]。1.3调查方法研究者独立发放所有问卷,为确保研究对象放心作答,发放及答卷过程中管理者离场。采用简单易懂的语言向研究对象说明研究目的、意义,对问卷进行必要的解释指导;共发放问卷412份,收回有效问卷400份,有效回收率97%。1.4统计学方法整理核对原始资料,经双人录入,建立数据库,采用SPSS 21.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2.结果2.1一般资料本次研究结果显示,女性374人(93.5%),男性26人(6.5%),年龄36~67岁,平均年龄49.425.42岁,其中≥50岁194人(48.5%),55岁以上53人(13.25%),60岁以上15人(3.75%);从事养老护理工作年限1~18年,平均工龄5.093.90年,见表1。表1养老护理员的一般资料(n=400)指标分组人数构成比(%)性别女性374 93.5%男性26 6.5%年龄≤40岁17 4.25%40~49岁189 47.25%50~55岁141 35.25%>55岁53 13.25%婚姻状况已婚373 93.3%离异27 6.7%文化程度小学171 42.8%初中189 47.3%高中或中专40 10.0%月工作收入1500~2000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