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概念——记陈康先生一篇新发现的论文

作者:聂敏里; 刊名: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王娜

【摘要】本文通过细致的文史考证,首先说明了陈康先生的一篇旧文《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概念》被重新发现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在此基础上,通过对陈康先生这篇文章中的多个重要观点的阐述,本文指出了这篇文章所具有的学术价值,表明这篇文章不仅对于我们理解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概念的多种意义是重要的,而且对于我们理解与Dynamis概念有关的亚里士多德多个重要文本之间的思想关联也是重要的。本文也从发生学方法的角度对陈康先生在这篇文章中的研究结论提出了一些批评。

全文阅读

2017年《哲学研究》第11期发表了新发现的陈康先生的一篇旧文,《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概念》。这篇文章之前从未在任何刊物上刊出,也不见于江日新、关子尹所编的《陈康哲学论文集》,或汪子嵩、王太庆所编的《陈康:论希腊哲学》。这篇文章在沉埋于时间中几近70年后被重新发现,这本身就具有文史方面的特殊兴味。本文就是为记录这篇文章的发现始末而作。这篇文章是洪汉鼎先生于2016年1月11日亲自复制后交给我的,在此之前,洪先生还专门通过电子邮件把该文的手稿照片展示给我看。当时,由于“陈康著作的整理、翻译与研究”这一科研课题获得了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立项,课题组计划在2016年1月17日举行一个该项目的启动仪式及专家咨询会,因此,作为课题组负责人,我特邀洪先生与会。这不仅是因为洪先生与我的导师苗力田先生有着多年深厚的友谊,而且是因为洪先生的老师贺麟先生与陈康先生当年是西南联大哲学系的同事,曾经有过密切的学术来往。而事实上正是这一因缘成就了陈康先生的这篇旧文被发现。在给我的电邮中,洪先生提到了这篇文章。由于具有学术史的意义,我将洪先生信中的话节录如下:我手里就有一部陈康先生关于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的论文,这是陈康本人大概三四十年代的作品,亲笔手稿。你查一下,此文是否收在那两卷陈康文集里。如没有,你们这次就会有大收获。于是,仿佛是由于历史的阴差阳错,也或许是由于陈康先生的这篇文章自有天命与定数,在沉埋于时间中几近70年后,陈康先生的《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概念》一文终于得以重见天日。但由此一来,我就有必要说明陈康先生的这篇文章如何会沉埋于时间中几近70年,又如何得以被洪先生所保存。陈康先生的这篇论文是一篇中文论文,以钢笔写在印有“西洋哲学名著编译委员会稿纸”字样的16开稿纸上,共52页,在我们今天发表它之前,从未在任何出版物上刊出。关于这篇论文写作背景的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可以在发表于《学原》1947年第一卷第七期第17-26页的《亚里士多德哲学中“哀乃耳假也阿”(Energeia)和“恩泰莱夏也阿”(Entele-cheia)两个术语的意义》一文中找到,这篇文章现载于汪子嵩、王太庆两位先生(二人为陈康先生西南联合大学时的学生)所编的《陈康:论希腊哲学》(商务印书馆,1990年)的第355-372页,亦见于江日新、关子尹所编的《陈康哲学论文集》(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5年10月出版)的第199-218页。在这篇文章中,陈康先生在一处地方写道:所谓“准是态论”乃是一个尚未见过的名词,我们铸造此词,以表示亚里士多德关于第拿米斯(Dynamis)和哀乃耳假也阿(Energe-ia)或恩泰莱夏也阿(Entelecheia)的学说。后两个术语(以及它们同字根的文法上的变形字)正和第一个术语(以及它的同字根的文法上的变形字)一样,有许多不同的意义。我们若要严格地了解亚里士多德的准是态论,必先考察每一术语有几个不同的主要意义,辨别其中准是态的(Quasimodalbedeutung)和非是态的意义(Nichtmodalbedeutung),以及它们在发生方面的关系。这乃是一个预备工作,这工作做完以后,方可研究准是态论本身。这个麻烦琐碎的预行工作,即是在学术方面不厌倦的德国学者中还未有人去做;然而若不预先完成此点,即贸然地谈论亚里士多德的准是态论,正如建屋沙上,基础不坚。关于“第拉米斯”的研究自成专章,这里从略;本文只限于“哀乃耳假也阿”和“恩泰莱夏也阿”方面。(重点为引者所加)这段话比较清楚地表明了陈康先生对亚里士多德的Dynamis和Energei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