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刑事诉讼律师代理制度的不足与完善

作者:曾昭富;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宋皓

【摘要】我国刑事诉讼律师代理制度从无到有,是逐渐走向扩大人权和保障人权。二00四年的宪法修正案写入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意味着我国宪法的人权制度设计走向一种新的保障模式:在继续强调生存权、发展权的同时,承认个人基本权利的固有性、普遍性和不可侵犯性;承认政府有义务通过国内宪法、司法手段和接受国际社会的合作与帮助提供切实有效的人权保障。二0一二年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又将"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一宪法性原则写入刑事诉讼法的任务中。为了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落实这一宪法性原则和刑事诉讼任务,我们在再修订刑事诉讼法时应注意对刑事诉讼律师代理制度的相关基本问题予以确认和完善。

全文阅读

一、应当明确刑事诉讼代理律师的职责现行刑事诉讼法仅对辩护律师的职责作出了规定,而没有规定代理律师的职责。笔者认为,在立法上对代理律师的职责作出规定,有助于代理律师更好地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更充分的维护被代理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为立法上赋予代理律师相关的权利奠定基础。基于此,笔者认为在刑事诉讼法的再修改时,明确规定代理律师工作责任是依据现有事实和法律,提出有利于被代理人的相关材料和意见,维护被代理人的合法权益。二、应当赋予律师有权代理犯罪嫌疑人、受害人等申诉、控告的权利我国学界普遍认为现行的刑事诉讼律师代理的理论基础是刑事诉讼的被害人作为诉讼参与人的独立的诉讼地位在刑事诉讼法中得到确立。因此,刑事诉讼律师代理制度就围绕如何保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这一法律规定予以展开,这显然是不够的。因为这一理论也不能解决自诉案件中的被告人也可以因自诉案件中的民事部分聘请代理律师,公诉案件中的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其实也是刑事被告人)也可聘请律师代理等等一系列现实问题。且《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的权利”;《关于逐步实行律师代理申诉制度的意见》(2017年4月11日法发[2017]8号)明确规定:“对不服司法机关生效裁判和决定的申诉,逐步实行由律师代理制度”;《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2016年7月20日法发[2016]18号)第十七条规定:“依法保障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申诉权”等。因此,笔者认为:1.侦查阶段的犯罪嫌疑人、受害人可以聘请律师代为申诉、控告。2.不服生效刑事裁判或决定的申诉人可以聘请律师代为向人民法院及其他国家机关依法提出申诉、控告。3.在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中,被决定接受强制医疗的人、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强制医疗决定不服的,应该可以聘请代理律师代为申诉、控告。三、应当赋予律师在公诉案件的任何阶段代理被害人参与诉讼的权利我国刑事诉讼法于2012年修改时,基本上保留了1996年刑事诉讼法修改的这部分内容,明确赋予了被害人的当事人地位,加大了对被害人权利保护的力度。如在立案阶段,规定了被害人有权报案或者控告,规定了被害人在公安机关决定不立案的情况下有请求检察机关监督的权利;在侦查阶段,规定了被害人应当知道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和被害人有权申请补充鉴定和重新鉴定,这些规定增加了被害人在当事人和解的公诉案件诉讼过程中可以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解的权利。但是,尽管被害人在立案、侦查、起诉等阶段享有上述诉讼权利,然而被害人在行使这些权利时却得不到律师的有效帮助。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公诉案件被害人的代理律师只能在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才能介入刑事诉讼为被害人提供法律服务。对此,笔者认为,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应该有权在刑事诉讼的任何阶段聘请律师为其作为代理人,律师也应该有权利以代理人身份参与刑事诉讼的全过程。理由有:1.新时代全面依法治国和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需要。如《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2016年11月11日法[2016]386号)第七条规定了:“办理认罪认罚案件,应当听取被害人及其代理人意见。”2.代理律师在立案、侦查阶段接受当事人委托介入刑事诉讼,符合国际通行惯例。如《俄罗斯刑事诉讼法》规定:“被害人有权经侦查人员或调查人员许可参加与之相关的侦查的行为”。“被害人,民事原告人和自诉人的法定代理人或代理人享有与他们的被代理人相同的诉讼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