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王阳明军事思想的学术价值与影响

作者:丁涛;钟少异; 刊名:贵州文史丛刊 上传者:吕卫军

【摘要】王阳明创立"心学"体系的过程,也是推动兵学与儒学融通的过程,考察王阳明三大军功,可以看出他以军政结合手法,将儒家"治国安邦"与兵家"安国全军"有机统一,以期达到长治久安的愿景目标。在明中期政治昏暗、民风不振的大背景下,这种"军功""治功"并行并立显得别具一格,乃至为后世戚继光、曾国藩等"儒将"或"文臣领兵"者树立了很好的效仿模板。

全文阅读

王阳明创立“阳明心学”的过程,既是政治、军事具体实践的过程,也是推动兵学与儒学融通的过程。兵儒融合是中国军事思想发展史的重要内容,或者说是主线之一。兵儒融合的历史过程,可以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标志分为前后两个大阶段:在前武帝阶段,体现为在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基础上不同学术流派思想的交互影响;在后武帝阶段,体现为历朝历代以儒家思想为主导意识形态下的兵儒合流。在汉武帝之后两千年来的中国王朝历史中,“以儒统兵”逐渐得到强化。王阳明以其大儒领兵的实践,将兵学与“心学”结合起来,为兵儒融合带来了新发展,对当时和后世产生了独特的影响。一、大儒领兵的新代表:生平及军事实践王阳明(1472—1529),明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承袭宋明理学,开创“阳明心学”,自成一派;在事功上声名卓著,尤其在军事领域,可谓战功赫赫,先后平定南赣“叛乱”、生擒宁王、剿抚根除两广地区“民乱”,对稳固明朝中期统治起到了重要作用。在某种程度上说,他的“文治”与“武功”齐名,在有明一代无出其右者,被后人誉为“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完人。其一生历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在边患不断、“叛乱”四起的背景下,通过心学的修为、实践的磨砺,最终成为“文臣领兵”的典型。从其贡献来说,创立“阳明心学”的过程与平叛治乱的亲历实践相互交融,对传统儒家治世理论的体悟与践行相得益彰。王阳明出身官宦家庭,父亲于成化十七年考中状元,在家庭背景熏染下,加上天赋异禀,有机会接受儒家传统治世思想的系统训练,基础牢固、功底深厚;十五岁时考察军事重镇、了解关隘及边防情况,为后来的军事成就埋下伏笔;弘治十年,边疆局势吃紧,在王阳明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自此开始研习兵法,广泛涉猎兵家典籍,尤其是评注《武经七书》,打下扎实的军事理论基础,成为其兵学智慧之源1;弘治十二年考中进士,观政工部,受命营建威宁伯王越(曾总制大同及延绥甘宁军务,收复河套地区)墓,竣工后辞谢金帛而仅受王越所佩剑,足见其志向高远;同年,应朝廷求言北部边防,上疏陈言整顿边防“八事”:“一曰蓄才以备急;二曰舍短以用长;三曰简师以省费;四曰屯田以足食;五曰行法以振威;六曰敷恩以激怒;七曰捐小以全大;八曰严守以乘弊”1,首次提出边防战略对策总体设计,体现其以儒家“仁义”为核心、兵家“权变”为主旨,亦文亦武的治边理论架构特点。正德元年(1506),武宗初政,宠信宦官刘瑾,大搞特务统治,王阳明抗争中被贬贵州龙场驿;期间先后于龙场悟道(1508)、贵阳讲学(1509),凭借对时政沉沦的切身感受及对程朱理学落寞的集中反思,提出“心即理”、“知行合一”学说,从“圣人处此,更有何道”自念自问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的精研顿悟,从“心外无理”“心外无物”“心外无事”的哲学取径,确立人人自有良知、皆可成圣的“群众路线”,对程朱理学空泛化、程式化、割裂化的背反,激活了传统儒家“内圣外王”由“精英”向底层民众转化的动力,初步建立起向下、向内求索砥砺的“心学”体系,给儒学的演进带来了新的发展契机。此一阶段,王阳明逐渐摆脱“五溺”归正于圣贤之学,其“心学”思想也基本成熟,在“知行合一”的立意下,通过军事实践促进了兵家的“诡”与儒家的“仁”的圆融与和合,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大大地推动了兵儒的深度融合。正德十一年(1516),南赣“盗贼”蜂起,王阳明担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等处,正式开启平叛治乱的军事生涯。辖地涉及今江西南部、福建西南、广东北部及东南、湖南东南等交界地区,地域广阔、问题交织。王阳明首先以军事任务为导向,请发旗牌、提督军务、统一军令,采取改革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