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域尺度下中国高等教育的区域差异研究

作者:李晶;何声升; 刊名:长春大学学报 上传者:祝仰宽

【摘要】从教育规模、教育基础设施、教育经费投入、教育师资力量4个方面构建了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水平指标体系,利用因子分析和聚类分析对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高等教育发展水平进行测度和分类,阐述了各个地区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不均衡性和差异性。在探索不同区域高等教育影响因子的基础上,提出各个区域提高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对策。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发展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得益于优越的社会环境,中国高等教育也出现了跨越式的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高等教育质量迅速提高,短短30多年时间,中国高等教育实现了从精英化教育向大众化教育的历史性跨越。1978年,全国本专科在校生只有85.63万人,而截至2015年,则达到了2625.3万人。因此,从绝对规模上来说,中国高等教育已居于世界前列。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不仅满足了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而且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的国民素质。由于经济、政策、地理、传统文化等环境的不同,我国的高等教育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区域差异化日益明显,导致高等教育资源区域分布不均衡,教育不公平现象日益严重,这不仅降低了弱势地区对人才的吸引力,也阻碍了经济向上发展的动力,甚至会带来严重不良的社会后果,不利于社会稳定。高等教育区域差异若得不到有效解决,马太效应就会一直存在,区域差异会越来越大。高等教育的区域差异化问题已成为国内外学者关注和研究的重点问题。消除高等教育区域发展不均衡现象,营造合理、有效的教育环境,对于构建合理的高等教育空间格局具有现实意义。《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提出:“优化高等教育区域分布格局,实现高等教育均衡发展。”高等教育区域发展差异问题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国内外相关学者对此进行了富有成效的研究。文献总结显示,研究内容主要集中于经济增长与高等教育发展的关系上,郑鸣、朱怀镇认为,高校扩张并不一定对当地经济发展有促进作用,有些地方反而存在阻碍作用[1]。唐志丹、沈烈志、马晓琳对辽宁省的高等教育发展与经济增长两个方面的基本现状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辽宁省的经济与高等教育两者呈较强的正相关关系并且互为格兰杰因果关系[2]。高媛、高丽丽根据辽宁省14个经济区域的高等教育发展水平,进行了σ收敛、绝对β收敛与条件β收敛的实证检验,研究结果表明,14个经济区域没有出现σ收敛,却存在绝对β收敛与条件β收敛[3]。高等教育资源的空间均衡分布问题也是一些学者研究的焦点。侯龙龙、薛澜通过实证研究发现,各区域相对于人口分布的高教资源分布不均现象比较严重,而相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的高教资源分布显得比较均衡[4]。赵春雷发现,高等教育资源分布与经济发展的空间布局类似,呈现明显的东、中、西阶梯式递减趋势[5]。刘华军对中国高等教育资源空间分布的非均衡与极化问题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中国高等教育资源分布存在显著的空间不均衡特征[6]6。在研究方法上,研究者大多利用传统分析方法去研究高等教育区域差异。侯龙龙、薛澜运用泰尔指数作为基本指标,对高等教育、人口、经济和城市资料进行实证分析[7]。刘华军通过GIS地理信息系统和基尼系数来测度中国高等教育的空间非均衡性[6]2。也有一些学者基于空间计量方法对高等教育展开研究。张茂龙通过ESDA方法对我国省域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空间分布特征进行了全局自相关和局部自相关分析[8]。综观上述文献,其研究方法、理论和成果为本文研究中国高等教育区域发展差异和动态演变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但是,目前相关的研究仍存在几个局限:第一,已有的研究多是针对高等教育与经济增长的相关关系进行的,在方法上主要通过设置经济指标和收敛概念来讨论分析,如泰尔系数、σ收敛等。第二,研究的空间区域主要是针对某一个省域或者从东、中、西部三个空间区域来研究高等教育资源空间分布问题,少有学者对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高等教育资源进行差异性研究。第三,研究指标比较少,时间跨度比较短,而且很少有学者把时间和空间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