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沉积盆地含油气系统分布特征及勘探潜力评价

作者:张强;贺晓苏;王彬;孙国忠; 刊名:中国海上油气 上传者:肖亮

【摘要】南海深水区盆地油气发现率极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对其油气成藏条件、特征及主控因素认识不清。结合南海区域地质背景,通过系统总结南海油气地质条件,分析南海海域已发现油气藏和含油气构造系统,并对典型油气藏进行解剖,将南海沉积盆地含油气系统从区域上划分为5类,这5类含油气系统对南海油气成藏特征与油气分布具有明显的控制作用。研究结果表明:(1)始新统湖相烃源岩含油气系统主要分布于南海北部内裂谷带断陷陆架区,坳陷区深层碎屑岩具较好的油气勘探前景;(2)下渐新统海陆过渡相烃源岩含油气系统主要分布于南海北部外裂谷带陆坡区,是目前南海油气勘探的主战场;(3)上渐新统海陆过渡相烃源岩含油气系统主要分布于南海南部陆架区,生物礁碳酸盐岩在该区勘探中要尤为重视;(4)中—上中新统海陆过渡相烃源岩含油气系统主要分布于南海南缘前陆碰撞带,深水区朵叶砂体具有较好的勘探潜力;(5)中新统陆源海相烃源岩含油气系统主要分布于南海陆坡深水区,预测该区域具有较好的成藏条件。

全文阅读

*“十三五”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南海中建海域深水油气地质条件及目标评价(编号:2017ZX05026-006)”部分研究成果。张强,贺晓苏,王彬,等.南海沉积盆地含油气系统分布特征及勘探潜力评价[J].中国海上油气,2018,30(1):40-49.ZHANG Qiang,HE Xiaosu,WANG Bin,et al.Petroleum system distributing characteristics and exploration potential assessment of sedimentarybasins in South China Sea[J].China Offshore Oil and Gas,2018,30(1):40-49.南海是西太平洋最大的边缘海之一,面积约350×104km2[1],其内发育25个沉积盆地,蕴藏着极其丰富的油气资源。截至2015年,已累计在南海发现油气藏与各类含油气构造557个,探明油气可采储量分别为25.2×108t、6.07×1012 m3,折合油当量75.7×108t,这些油气藏几乎全部位于陆架与上陆坡区的10个盆地内,深水区盆地油气发现率极低。一方面是受南海特殊海况工程条件限制,另一方面是对深水区盆地油气成藏条件与成藏主控因素及油气有利聚集区认识不清,极大地制约了南海油气勘探进展。为此,笔者以收集到的截至2015年南海所有已发现油气田与含油气构造数据为基础,通过系统分类及统计学分析,结合南海区域地质背景,系统总结南海油气地质条件,并对典型油气藏进行解剖,将南海沉积盆地含油气系统从区域上划分为5类,分别研究各含油气系统油气地质条件与成藏特征,指出有利勘探领域,以期为加快南海油气勘探步伐提供支撑。1区域地质背景受欧亚、太平洋和印-澳三大板块的联合作用,南海经历了一系列微板块拼合、增生、裂解、滑移等过程[2],其演化阶段可分为始新世之前的断陷前期、始新世—渐新世中晚期的断陷期、渐新世晚期—中中新世的断坳转换期和中中新世之后的坳陷及萎缩期。始新世之前的断陷前期,由于亚洲东南部燕山造山带岩石圈拆沉作用,使下地壳及岩石圈上地幔向东南方向蠕动,其西部边界是哀牢山-红河-莺歌海-南海西缘-万安大断裂带。在该断裂带的东部,上地壳发生一系列北东向张性断裂,在当时的地表产生一系列彼此分隔的北东向地堑和半地堑[3],它们是北部湾盆地、琼东南盆地、珠江口盆地、台西南盆地、中建南盆地、南薇西盆地、礼乐盆地、西北巴拉望盆地和北康盆地等发育的初始阶段。沿着该断裂带,产生了莺歌海盆和万安北海盆,它们为走滑拉张盆地。此时,南沙地块尚未从华南地块分离出来,而是共同作为古南海北部的被动大陆边缘,珠江口、琼东南、中建南、南薇西、北康、礼乐、西北巴拉望等盆地均靠近华南大陆一侧。该时期远离古南海的盆地如北部湾、珠江口、琼东南等主要以冲积扇充填为主,邻近古南海的盆地如北康、礼乐等盆地以滨浅海沉积为主(图1a)。始新世—渐新世中晚期的断陷期,南沙地块和西沙-中沙地块分离并向东南方向运动,南海海盆开始扩张进入新南海阶段,前期地堑-半地堑进一步发育。远离古南海的盆地如北部湾盆地、珠江口盆地等边缘三角洲-扇三角洲发育,盆地中央半深湖—深湖发育。靠近古南海的盆地如曾母盆地、南薇西盆地、北康盆地等由于南沙地块与加里曼丹-西南巴拉望地块发生碰撞,曾母盆地进入前陆盆地发育阶段,同时由于板块碰撞形成半封闭海环境,泻湖-沼泽普遍发育(图1b)。渐新世晚期—中中新世断坳转换期,随着新南海的持续扩张,南沙地块向南漂移上千千米,古南海由于南沙地块向南推挤而逐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