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代尔夫特蓝陶的中国渊源研究

作者:施晔; 刊名:文艺研究 上传者:陈熙

【摘要】代尔夫特蓝陶诞生于17世纪中后期,至今已为荷兰国宝之一。学界对蓝陶的研究多从贸易、烧制、材质等几个方面展开,而对其渊源大多语焉不详。从蓝陶之祖、仿制与创新、文学与艺术的再现三个层面剖析蓝陶的前世今生,探析其多元血统中的中国基因,展现东西方陶瓷文化在代尔夫特的相遇融会,可以说明蓝陶是青花瓷经由丝绸之路跋山涉水、游走天下,与西南亚、欧洲文化不断整合、交融的结晶,是中国造瓷工艺在欧洲落地进而本土化的成功典范。青花瓷在欧洲的仿制谱系除荷兰蓝陶外,尚有英国蓝柳,它们今天俨然已为代表各自国家形象的重要文化符号,在言说青花瓷艺术巨大可塑性和无限再生性的同时,亦反衬出其在本土的日渐式微。

全文阅读

17世纪初,紧临大西洋的欧洲低地小国荷兰凭借“海上马车夫”东印度公司,成为继葡萄牙、西班牙之后对远东殖民与贸易最具实力的商业王国。早在万历二十九年(1601),荷兰人即已抵达中国南海寻求通商许可,被严词拒绝后又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航行至澎湖要求互市未果。在再次试图占据澎湖失败后,荷属东印度公司于天启四年(1624)退据台湾,修建热兰遮和赤嵌两个贸易及殖民据点,直至康熙元年(1662)被郑成功率军击溃驱离。此后几十年间,荷兰击败葡萄牙成为西太平洋霸主,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设立东印度公司总部,通过走私及贸易购买中国商品,并成为景德镇青花瓷的最大买主,更是17世纪欧洲在东南亚大陆及群岛区当之无愧的贸易之王。与此同时,荷兰国内兴起了对青花瓷的仿制热,代尔夫特蓝陶(Delftware/Delftblue/Delft Porcelain)自此萌蘖,经过三个多世纪的淬炼磨砺,已然成为今日荷兰之国宝。本文拟对代尔夫特蓝陶之中国血统作一考察研究,通过还原海上丝路中这一中瓷西徂的经典案例,展现近世中西文化交流对欧洲现代资本主义崛起的巨大推动作用。一、海上丝路与蓝陶之祖克拉克瓷在明清两代中西海上贸易中,欧人熟知的克拉克瓷(Kraak Porcelain)主要指明末清初江西 景德镇、福建漳州所制专供出口之青花瓷(1),此为中国陶瓷史上最早批量出口的外销瓷。青花瓷在我国起始于唐宋,成熟于元代,盛兴于明清。元中叶,随着钴蓝颜料(亦称回回青或苏麻离青)从波斯的引进,青花瓷的生产技艺渐趋成熟,突破了宋代单色釉瓷一统天下的局面,开启了釉下彩绘瓷的新纪元。明代初年,景德镇青花瓷已随郑和下西洋的航船流传至东南亚各国,最远甚至到达非洲东海岸的索马里及肯尼亚(2)。六十余年后的1497年,葡萄牙航海家瓦斯科·达·伽马成功开辟绕过好望角前往印度洋的航线(与郑和航线反向),是为欧洲开展亚欧贸易及殖民活动的起始。1499年达·伽马献给葡萄牙国王的珍贵礼物中就有几件中国瓷器(3)。1511年,葡萄牙船只抵达东印度香料贸易的枢纽地马六甲,而该地自永乐三年(1405)后即为中国属郡,亦是中国商人与东印度群岛及向东南海域扩张的伊斯兰国家开展瓷器、丝绸、茶叶等海上贸易的枢纽。正德十二年(1517),葡船抵达中国开始直接对华贸易。由此可以推知,在15世纪末16世纪初,青花瓷便随葡人登陆欧洲。据考证,最早绘有欧式纹饰的青花瓷器由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1520年定制,这只广口执壶壶身绘有环状地球仪,此亦为国王私人纹章,代表其对神秘东印度的觊觎之心(4)。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他于1580至1598年间亦为葡萄牙国王)有青花瓷收藏癖,曾拥有约三千件中国瓷器,以绘有皇室纹章的定制朝圣者瓷瓶(PilgrimFlask)最为著名(5)。腓力三世承袭了父辈的喜好,同样以收藏中国瓷器为乐,在里斯本举行阅兵仪式时,当地陶工为投其所好敬献一道宏伟的凯旋门,门饰画面呈现的是葡萄牙人欢呼港口卸载中国瓷器及装载准备销往欧洲其他国家的本国仿制品。画中一人高举青花瓷器宣称:“最尊崇的皇帝陛下,我们奉上卢西塔尼亚王国生产的朝圣者瓷瓶,中国人卖给我们的价格高得离谱!”门饰铭文曰:“我们的产品,同样销往世界各地。”(6)时人以“Pilgrim Art”指代青花瓷,正显示出以腓力二、三世为代表的欧洲人朝圣般的狂热以及仿制青花瓷的梦想。17世纪初,荷兰摆脱西班牙统治实现独立,国民经济得到快速发展,又凭借紧临北大西洋的优越地理位置及先进造船技术,以武力逐渐取得亚洲、美洲的海上霸主地位,荷属东印度公司接替葡人开启了大宗克拉克瓷器的贸易。“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