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韩庆祥; 刊名:中国社会科学评价 上传者:刘连珍

【摘要】<正>本届"马克思哲学论坛"的主题是"经济变革中的哲学问题",结合会议主题,我就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一些基本看法。这里,我首先谈一下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这是我们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与发展首先要考虑的一个前提问题。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我想从五个方面作一阐释。第一,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由欠发展时期走向发展起来以后的时期。邓小平同志讲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他说,我国发展起来以后遇到的问题并不比不发展的时候少。1978年以后,大

全文阅读

本届“马克思哲学论坛”的主题是“经济变革中的哲学问题”,结合会议主题,我就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一些基本看法。 这里,我首先谈一下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这是我们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与发展首先要考虑的一个前提问题。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我想从五个方面作一阐释。 第一,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由欠发展时期走向发展起来以后的时期。邓小平同志讲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他说,我国发展起来以后遇到的问题并不比不发展的时候少。1978年以后,大概有30多年的时间,我国总体上处于欠发展时期。自从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我们正式步入了发展起来以后的时期,就是由穷国走向大国时期。社会发展起来以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分配正义,第二个问题就是国家治理,第三个问题就是共同富裕。这三个问题是发展起来以后面临的最为突出的问题。 第二,我们国家正处在从站起来、富起来走向强起来的时期。这是“7·26讲话”(1)提出的一个最重大论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取得的重大历史性成就,“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2)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站在实现“强起来”的新的历史起点上。“强起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由大国走向强国。在这当中,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这就是社会主要矛盾问题。历史阶段发生变化,首先体现在社会主要矛盾上,按照我个人的理解,10月份将要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会对此作出准确的判断。(3)因为“7·26讲话”里面已经讲到了,就是要特别关注人民群众的需求的多样化多 层面多方面的特点问题。 第三,我们国家处在由“跟跑”逐渐走向“领跑”时期。1978年以后,我们搞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许多方面我们追着西方后面跑,叫做“跟跑”。那个时候,我们的理论研究主要是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理论辩护”。具体来说,就是从基本国情、初级阶段、社会主要矛盾三个方面,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理性作理论辩护。伴随时间的推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发展过程中取得了很大成就,所以,我们的“跟跑”就走向了“并跑”,在学术领域,主要体现为我们由提供理论辩护提升到作“理论阐释”,即对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中国文化作出理论阐释,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中国话语等等,都属于理论阐释。党的十八大以后,同志们有没有发现,无论是在理论领域上还是政治文件的表述中,话语表述方式有不少变化,就是由“并跑”走向在某些领域开始“领跑”。例如,在一带一路、全球治理、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在很多方面我们处于“领跑”,这体现在理论研究上,就是“理论引领”。在“7·26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这是关于现实逻辑的第三个判断。 第四,我们国家处在由“物的逻辑”走向“人的逻辑”的时期。1978年,改革开放初期,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决定了我们必须注重“物”的方面,关注市场、运用资本、注重GDP,等等,因而我们获得了很大发展。但是,市场也好、资本运作也罢,它们在某些方面解决了“物”的问题,但解决不了“人”的问题,解决不了社会和谐问题。我同意吴晓明教授的观点,这种注重“物”的方面的发展也解决不了人的精神世界和心灵世界的问题。所以,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特别强调要走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要走向“人的逻辑”。这一“人的逻辑”其实也很清楚,主要是三条:共创社会发展成果,共享社会发展成果,还有一个共治,即共同参与对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的治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