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闻直播中的媒介伦理道德失范及其重构

作者:赵倩; 刊名:文化与传播 上传者:皮朝纲

【摘要】移动新闻直播作为媒介技术发展的新产物,在为受众带来高效的媒介体验的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其中最引人深思的莫过于在移动新闻直播中所出现的媒介的伦理道德问题。移动新闻直播中所暴露的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对暴力画面的播报、对受害者家属的二次伤害等问题对社会伦理道德体系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本文借鉴波特的道德推理模式,通过具体的移动新闻直播案例,针对其中所暴露的主要的媒介伦理道德问题,提出新的解决之道,以构建和谐的移动新闻直播传播秩序。

全文阅读

所谓移动新闻直播就是以移动直播的形式进行新闻报道,是一种基于互联网技术借助移动信息接收平台和终端以即时的视频和语音信息为形态并且可以实现传受即时互动的新型信息传播方式。其主要特点有:第一,低门槛,低成本,只需要一部移动终端,人人都可以当记者做直播。第二,不受传统直播节目时间限制,窗口开放时间长,直播全方位、全过程可见。第三,不受时间空间限制,反应迅速,时效性强。第四,实现了和受众的即时互动,可以利用直播弹幕在第一时间得到用户反馈。移动直播凭借其及时互动的优势,已逐渐成为许多突发新闻现场的消息来源。很多重大突发事件的第一手报道都依赖于现场的移动直播,比较典型的有:巴黎暴恐事件、法国尼斯国庆日卡车杀戮案、纽约爆炸事件。然而,移动直播虽然能够在第一时间报道事件,但是它毕竟不同于专业新闻报道,有自己的局限性,加之在移动直播中,记者的概念被无限扩大,除了专业记者,公民记者也混杂其中,因此,移动新闻直播也带来了许多关于新闻伦理道德的疑问。如何在媒介伦理道德规范内保证移动新闻直播最大程度地服务受众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一、移动新闻直播中的媒介伦理道德缺失(一)全景敞视:个人隐私无处遁形全方位、全过程的直播呈现,是移动新闻直播最大的优势之一。通过全程直播,受众可以通过离线介入的方式参与事件全过程。也正是因为在移动新闻直播中近乎360度无死角的全程直播导致媒介侵犯公民隐私权的事件时有发生。隐私权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之一,在网络时代越发地显得苍白无力。用福柯的“圆形监狱”来解释网络时代的全景式敞视十分贴切,“每个人都像是没穿衣服的人一样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下”,移动新闻直播的出现更加为这种监视提供了更为便利的门路。(二)新闻失衡:视觉冲击代替新闻客观性在2016年纽约曼哈顿爆炸发生后的几十秒后,就有记者通过移动直播软件对爆炸现场进行了直播。在直播中,镜头基本全部对准爆炸、烟火、伤者,而对于事件中应该给予关注的新闻点,比如爆炸源头、当事人和救援的画面少之又少。在被浓烟和爆炸声包裹的直播中网友纷纷通过弹幕发送自己的评论,直呼“刺激”。这种声画俱佳的画面带给人的视觉冲击确实震撼,以至于有网友在弹幕中直言“想去现场放把火直播”。这种追求刺激画面和强烈视觉冲击以达到吸引受众目的的做法与西方曾经一度泛滥的“黄色新闻”的做法其实别无二致,本质上都是“新闻失衡”的表现。新闻报道的客观性要求新闻报道必须公正,不偏不倚,尽可能地做到新闻当事人、新闻事实以及新闻观点的平衡。一旦新闻失衡严重,视觉冲击代替了其他新闻价值,便会让新闻报道失去其“传播真相”的本来面貌。(三)二次伤害:苦痛画面打击受害者亲属媒介报道的二次伤害一直都是媒介伦理道德中一个尚未完全解决的难题。在技术革新,移动直播出现后,这个问题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法国巴黎暴恐发生后,第一时间向外界传播实况信息的不是媒介大亨BBC和CNN而是手机短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通过Periscope的视频直播,用户可以通过第一视角看到恐怖袭击的全景。中枪倒地的人、惊慌逃窜的人们,以及恐怖分子晃动的枪口,全部都原原本本地展现在人们眼前,满屏都是鲜血和眼泪。这种毫不修饰、不加回避的直播,让受害者的亲人甚至是陌生人前来围观受害者的痛苦和死亡,丝毫不给受害人亲人缓冲的时间,直接目睹其受害全程,还要接受围观网友的隔屏讨论,这种伤害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二、移动新闻直播中媒介伦理道德失范的危害(一)影响大众伦理价值体系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背景下,人们每天都被信息洪流所包围,媒介渐渐地成为了受众了解世界的最好途径。而媒介通过信息的采集加工,建构了信息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