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医学院校全科医学学科建设的实践与探索

作者:迟春花;董爱梅;曾辉;朱继红;孙凌波;苗懿德;沈扬;郑家强; 刊名:中国毕业后医学教育 上传者:姚成

【摘要】随着国家分级诊疗的逐步推进,全科医生的作用也日益凸显。高等医学院校在培养全科医学人才、促进学科发展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的出台对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进行了重要改革,这要求高等医学院校应将促进全科医学学科建设和发展作为其核心任务。北京大学医学部高度重视全科医学发展,借鉴发达国家成熟体系经验,在学科建设、师资培养、本科生及毕业后培训、继续教育等方面做出有益尝试,为其他高等医学院校进行全科医学学科建设提供借鉴和参考价值。

全文阅读

大学人民医院老年科,北京100044;7.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内科,北京100191;8.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学系,北京100191;9.英国伯明翰大学应用研究院,英国伯明翰)2018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1](《意见》),明确提出:到2020年,城乡每万名居民拥有2~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到2030年,城乡每万名居民拥有5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全科医生队伍基本满足健康中国建设需求,《意见》围绕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提出若干重要改革举措,对高等医学院校在全科医学学科建设及全科医学人才发展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1全科医生人才培养的国际经验在发达国家,高等医学院校在全科医生培养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尽管医学院校全科医学时间长短不一,但都保证有4~10周不等的全科医学理论课和6~8周不等的社区实践时间,加拿大家庭医学课程开始时间早,持续时间更长[2]。在全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过程中,各个国家尽管稍有差异,但在保证全科医生教育的连续性和完整性方面都是一致的。如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都是医学院毕业后直接进入2~3年的全科规范化培训,轮转的科室有内科、老年病科、精神神经病科、五官科、小儿科、妇产科、急诊科、社区医学等科室,其中在全科诊所轮转的时间为1~2年不等。英国在医学院毕业后有2年的通科轮转,轮转结束后方能进入3年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训。承担社区培训的全科诊所是大学的社区教学基地。在继续教育培训当中,美国和澳大利亚都要求全科医生终身学习并定期参加资格考试,通过者方能再次注册执业,加拿大则有必修继教学分的要求[3]。英国的继续教育项目虽然是非强制性的,但是99%的全科医生会完成每年50学时的继续教育活动,包括大学或学会组织等提供的强化课程或医学新进展讲座、各种学术会议、师资培训班等[4-7]。2我国全科医生培养的现状发展全科医学是现代医学变革的必然趋势。从世界各国经验来看,全科医生作为健康守门人在医疗系统中发挥着重要的基石作用,也是我国实现分级诊疗制度的必备条件。英国以全科医疗为核心的基本医疗系统用不到20%的卫生花费,解决了80%以上的医疗问题,在保证诊疗质量的同时给患者、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服务费用。同时由于服务的连续性、综合性和可及性,又能为患者提供最佳的诊疗体验和较好的健康管理。在目前我国医疗资源不平衡和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更需要一支数量充足、合格的全科医生队伍发挥重要作用。我国全科医学发展起步较晚,尤其在全科医生队伍建设方面急需得到进一步加强和提高。近年来国家大力倡导发展全科医学及建立全科医生队伍,并提出明确的培养目标,即到2020年在我国初步建立起全科医生制度,基本形成统一规范的全科医生培养模式。近年全科医生队伍不断壮大,经过专业化培训的全科医生人数越来越多,仅2016年就招收1万余人,占招收规范化培训学员总数14.6%,2010年至2016年共招收3万4千余名全科医学规范化培训学员。目前我国全科医生共有20.9万名,每万人口拥有全科医生1.5名[8],但距离目标仍有较大的缺口;就全科医生所占比例来看,截至2016年,我国执业(助理)全科医生人数占执业(助理)医师比例仅为6.6%,与发达国家全科医生占执业医生总数30%~50%的比例仍有较大距离。3高等医学院校在全科医学学科建设中的作用及发展趋势3.1高等医学院校在全科医学学科建设中的作用从国外发达国家的经验可以看出,高等医学院校在培养全科医生的过程中,在提高医学生对全科医学的认识,教授全科医学概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