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荀子的“礼”论看儒家的人格修塑

作者:孙德玉;杨慧; 刊名:徐州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李奇艳

【摘要】荀子作为先秦儒家最后一位大师,以"礼"论作为构建其思想的核心,提倡"礼"的法度精神,"礼"中有"法","法"在"礼"中,强调以"法"的强制约束力来规范人的不善行为,主张"礼"是人性本恶通向人格之美的必由之路。荀子的"礼"论将人们内在的道德修为与外在的法度约束两者巧妙结合,为儒家的人格修塑提供了不一样的进路,彰显出与孔、孟儒家教育的独特之处。其所蕴含的价值意义对当今的人格教育也颇有启发。

全文阅读

“礼”作为儒家思想的核心范畴,儒学大家孔子、孟子乃至荀子都是“礼”的讴歌者。孔子认为“不知礼,无以立也”[1]238,强调“礼”的道德教化功能,让“礼”来规范与约束个人的道德行为,从而自觉修身养性,使之具体化为“仁”的内在情感表现。孟子曾言:“辞让之心,礼之端也。”[2]59认为“礼”的萌芽则是辞让之心,从人性本善的角度来思考“礼”的价值,用人内在的真实情感———善,来凸显“礼”在日常交往之美。作为先秦儒家最后一位代表,荀子在继承了孔、孟儒学精华的基础之上,结合当时社会背景,融入时代精神,体现独特价值,反映时代诉求,并充分汲取诸子百家的思想成果,从而对“礼”进行了创造性的诠释与回应,构建了一套以“礼”论为核心的思想体系。“卿谓圣人恶乱……然则荀卿之礼,强人者;孟子之礼,充其性者也。故吾谓荀子告子之流,其极有性伪之论。”[3]347与孔、孟不同,荀子的“礼”论则是以人性本恶为理论前提。同时,“荀子援法入礼,实际上是把法家的法治纳入儒家的礼治系统,其核心仍然以礼为主”[4],与孔子以“仁”释“礼”、孟子以“义”释“礼”相比,荀子则以“法”释“礼”,也更为突显“礼”的外在规范功能,也扩大了“礼”的社会制约性。在荀子那里,“礼”的内涵更为丰富,外延也进一步拓展,不仅为儒家的人格修塑提供了内在的理论依据,而且也为约束人的行为找到了“法”的边界。“荀子强调只有通过外在的道德教化,才能解决社会发展过程中因‘人性之恶’出现的各种纷争,才能培养出人格高尚的‘经国之才’,保证社会之稳定,进而达到民富国强之境界。”[5]为此,必须深刻理解荀子的“礼”论对于个体人格塑造的重要意义。 一、“礼”之意涵———礼义情法 论及荀子“礼”论对于修塑人格的重要作用,首先便是要理解“礼”的基本意涵(礼义情法),这既是掌握荀子“礼”论的逻辑起点,也是追寻荀子“礼”论与人格修塑之内在关系的前提。 荀子以自身颠沛流离的人生经历,来思考如何在纷争的社会动荡之中实现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关系。因此,荀子提出“礼”论来应对战火纷飞的社会现实。然而,个体在社会之中,在不断生成发展的过程中,无法忽略的还有其生物性的本能,也就是“礼”的源头即“人性”中所涉及的欲望与情感,这自然更是激发了荀子不会仅仅关注人性之恶的本能,他更为关注的还是如何使人性向善,更是期待把人的自然本性之恶转变为人的道德之善,因此,荀子认为,则需要一种让个体内在的感性欲望获得合理性满足的后天努力,一种外在的社会习得方式,能够使人们在人的自然本性基础之上获得社会道德性的改造,来使得人的欲望与情感处于平衡状态,这就需要“礼义”。在荀子的“礼”论中,“礼义”则是最为核心的部 分,无论是宏观的王道政治,还是微观的个体道德原则都有“礼义”的身影。《荀子·儒效》说:“先王之道,仁之隆也,比中而行之。曷谓中?曰:礼义是也。”[6]95《荀子·不苟》也说:“君子治治,非治乱也。曷谓邪?曰:礼义之谓治,非礼义之谓乱也。”[6]30这里的“礼义”更加肯定了其作为王道之中的最高政治标准与稳定社会秩序的首要作用。荀子曾云:“宜于时通,利以处穷,礼信是也。凡用血气、志意、知虑,由礼则治通……诗曰:‘礼仪卒度,笑语卒获。’此之谓也。”[6]14荀子从宏观到微观的诠释角度肯定了“礼义”在个人修身上的不可忽视的独特地位,突显了荀子“礼义”的价值原则。 同样,荀子从“人性”的角度论证了“礼”论的内在依据———情。荀子从人的内在情感需求来诠释礼制,探讨“情礼合一”的合理性。在《礼论》中荀子以三年之丧为例对此加以阐释:“三年之丧何也?曰:称情而立文,因以饰群别,亲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