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背景下经济法的回应与发展——以社会主要矛盾为视角

作者:胡帅; 刊名: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成慧慧

【摘要】社会主要矛盾转变是新时代经济法发展的前提和基础,不平衡不充分是其逻辑起点,最终意旨回归服务于人民美好生活。经济法人本主义的平衡功能和对社会经济发展的调适功能决定其回应型法性质。新时代经济法的主要理论发展应转承既有理论,定位为分配、发展、信息、风险,即促进分配调节与公平、实现发展权、发挥信息规制与决策功能、从控制风险转变为适应风险。经济法通过回应和化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实现经济法治"刚柔并济",把握授权和限权边界;注重社会质量发展,从法律赋权转为法律赋能,培养个人行动能力和发展;追求社会正义,实现个人发展权。经济法只有及时回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与美好生活需要,才能真正推进时代发展。

全文阅读

第16卷 第3期16(3):43~49 2018年6月 June2018 十九大宣告中国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直面社会主要矛盾和美好生活需要,为经济法回应新时代发展提供了机遇和挑战。经济法学界积极回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变,有学者主张在理论上着力提炼中国新兴经济法学的标志性概念和原理,在实践上充分发挥中国新兴经济法对国计民生的规范和促进作用[1];有学者提出在新时代背景下,应立足中国本土展开经济法研究,从多维度探寻在边缘、交叉领域可能被忽略的问题[2];有学者认为经济法理念可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经济法平衡协调理论对破解社会主要矛盾具有理论优势,经济法对解决社会主要矛盾具有制度优势[3];亦有学者从财税法的衡平发展功能[4]、新时代财税法思维[5]和整体观出发[6],探讨财税法对化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回应。但学界较少反思社会主要矛盾内涵的 转变、经济法理论的回应及经济法化解社会主要矛盾的制度构建等。本文承继既有理论,认为经济法的回应性本质决定其要应社会主要矛盾而变,通过平衡与调适、发展与定位,回应和发展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并最终依托制度和目标设定与完善,为化解社会主要矛盾、实现人民美好生活发力。 一、前提和基础: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变 (一)“发展起来后”的不平衡不充分 社会主要矛盾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重要影响,其话语范畴涵盖社会各方面。为解决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需要,摆脱落后境地,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论断,经过近40年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改变了物质生活匮乏窘境。生产力和社会需求间的内在张力催生社会主要矛盾转变,我国社会主要 新时代背景下经济法的回应与发展 胡 帅 ( 武汉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2 ) 摘 要:社会主要矛盾转变是新时代经济法发展的前提和基础,不平衡不充分是其逻辑起点,最终意旨回归服务于人民美好生活。经济法人本主义的平衡功能和对社会经济发展的调适功能决定其回应型法性质。新时代经济法的主要理论发展应转承既有理论,定位为分配、发展、信息、风险,即促进分配调节与公平、实现发展权、发挥信息规制与决策功能、从控制风险转变为适应风险。经济法通过回应和化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实现经济法治“刚柔并济”,把握授权和限权边界;注重社会质量发展,从法律赋权转为法律赋能,培养个人行动能力和发展;追求社会正义,实现个人发展权。经济法只有及时回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与美好生活需要,才能真正推进时代发展。 关键词: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美好生活;理论工具;化解路径 中图分类号:D912.2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805(2018)03-0043-07 收稿日期:2018-05-12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地方财政风险金融化的法律控制”(16YJC820014)作者简介:胡帅(1993-),男,武汉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经济法、商法。 东 北 农 业 大 学 学 报(社 会 科 学 版) ——以社会主要矛盾为视角 矛盾从“发展起来前”的矛盾转向“发展起来后”的矛盾。 马克思指出,“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穿住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物质生活本身。”[7]“发展起来前”的矛盾首先是满足人民最基本物质需求。随着经济腾飞和工业化发展,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却未能同步,腐败、资源环境恶化等问题日益突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