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下半叶中国大提琴独奏曲创作与演奏研究

作者:张海敏; 刊名:艺术评鉴 上传者:欧凤珍

【摘要】1930年我国第一首大提琴独奏曲《秋思》的诞生,预示着这件西方弦乐器在中国正式拉开了独奏曲的序幕,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大量中国特色的独奏曲产生,本课题旨在对曲目的梳理基础之上,分析演奏特点,为21世纪更多的作曲家创作具有中国特色的大提琴曲目。

全文阅读

一、20世纪下半叶中国大提琴独奏曲创作的发展历程 大提琴自清代传教士传入我国以来,洋人自己兴建西方管弦乐队,最初由宫廷太监学习及演奏,随后我国留洋的爱国主义进步人士开创了中国的第一管弦乐队,西方大提琴这件乐器正式登上我国音乐舞台。20世纪下半叶新中国成立,中国的大提琴艺术也随着新社会的建立进入百废待兴的时期,国家领导人毛主席、周总理对艺术发展很重视,大批的外国大提琴专家,例如佘甫磋夫、鲍斯特列姆、波戈金、契尔沃夫、印尼华侨林克明等在东北、华北、华东等地开展大提琴教学,我国自己培养的大提琴学生,例如留苏的林应荣、留布达佩斯的宗柏、留西班牙钱挹珊等也到国外留学。新中国成立以前,大提琴的教材以及演奏的作品以国外的大提琴作品为主,中国音乐家自主创作的大提琴作品很少。20世纪下半叶以来,1945年大提琴家参加了我国自创歌剧《白毛女》乐队大提琴伴奏以来,1949年2月,大提琴演奏家李刚、黄小芬夫妇创作的大提琴山西民间音乐《眉户调》;冼星海大合唱《黄河颂》中,大提琴也担任了重要的协奏部分,这也是大提琴演奏中国音乐家作品的历史最初记录。(1)具有中国特色的大提琴创作曲大量产生,多由大提琴家创作改编,在我国迅速发展起来,样板戏、戏曲、各地民歌改编如火如荼,一系列本土大提琴教材应运而生,为大提琴在我国全面发展,起了关键的作用。 (一)摸索阶段(1949-1966) 1957年中央音乐学院印制的大提琴《中国作品集》中,收录了刘荣发的《牧歌》、霍存慧的《节日的欢喜》、朱践耳的《牧羊人》、刘庄的《抒情曲》等作品(2)。这些作品多是反映现实社会、贴近崭新的生活、赞美社会主义新社会,歌颂性强,反映的是大众情感。 (二)全面发展阶段(1966-1976) 1.教材类 我国首套系统地、全面地、自主研发地教材1972-1975,中央音乐学院编写大提琴教程,《大提琴练习曲 选编》1、2、3、4册,《大提琴音阶与琶音》赵学廉编,这是中国第一套系统完整的大提琴音阶与琶音练习教科书。1975年,陕北艺术学院教材《大提琴练习曲(单行本)》、湖北艺术学院《大提琴五声音阶练习》,1976年上海音乐学院教材《大提琴练习曲(弓·指法)》、12月陕西艺术学院《大提琴练习曲》。 2.创作类 1972年黄小龙根据同名歌曲改编的大提琴曲《萨丽哈最听毛主席的话》曹玲首录,在当时成为中国音乐界脍炙人口、耳熟能详的作品。1975年,创编作品有胡国尧《广阔天地炼火心》,陈圆《大寨雅克西》,宋保军《山乡春早》《颂歌》等;1976年,创编的戈武《从此我跟共产党》,赵振霄《江河水》,张力科《干洒热血写春秋》,于苏贤《老牧人的歌》,赵宋光、马丝琚《黄河颂》,宋涛《军民联欢》,赵德廉《渠水穿山林》,王相乾《只盼着深山出太阳》(秦腔移植),黄云生《草原新牧民》,林应荣《不忘阶级苦》,陈育新、王培凡《大寨人心向红太阳》《迎来春色换人间》,齐汉芳《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等。以上的不完全统计中,全国的音乐院校在文革时期,紧跟政治形势,配合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些作品,虽然有着当时较浓的政治色彩,但在教学实践证明,有部分作品还是具有艺术价值和训练价值。 (三)多元发展阶段(1977-1999) 自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后被称为“新潮”音乐之后的30年,音乐界经历了特殊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从最初的感性的背离和反叛,进入到理性的稳定和反思。这一时期是大提琴艺术走上正轨,快速发展,优秀大提琴作品不断涌现,大提琴创作相对繁荣和成熟的时代。姜文涛、曹玲《节日的天山》,陈铭志《大提琴曲三首》,王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