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影像记录与传播

作者:沈玲玲; 刊名: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孙晓明

【摘要】在媒介融合速度不断加快的当代社会,信息生产与传播的方式与路径呈现多元化趋势。图形影像作为典型的媒介因素,彰显了其直观、便捷的特性,记录了世界、传播了文化。我国丰富多样、世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视觉科技的飞速发展中焕发了新的活力,在立体化的影像传播中体现了独特的文化价值和艺术审美。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化进程中产生的文化变异、发展与传承问题进行了思考,对其影像记录的过程与方式以及主要传播的媒介与方法提出了建议,并就如何使用现代科技手段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传承与创新进行了探讨。

全文阅读

我国拥有悠久的历史、辽阔的国土、多样的文化、丰富的资源,这里的人们繁衍生息、世代相传,继承了宝贵文化遗产,铸就了特色区域文化和民族品牌。当前的时代变革带来了生产与生活方式的变化,同时也带来了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在网络全面覆盖、信息即时互动的当下,我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以生存环境、传承人群、工艺技能和表现形式等为典型代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简称“非遗”),日益得到广大学界与业界的关注。基于“非遗”的非物质性以及传承的现状与其独特的文化艺术价值,合理性地挖掘传统素材和抢救性地保护艺术活动是当务之急,吸收当代元素转型发展和催生全新艺术形式是发展之道。以视听技术全面真实记录“非遗”,以影像故事广泛传播传统文化艺术,加速了文化推广,弘扬了民族精神,起到了充分的感染和教育功能[1]18-19。一、“非遗”影像的调研与记录随着现代多媒体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视听信息的记录与再现也更加可靠、便捷。鉴于“非遗”涉及学科众多、类型丰富,以戏剧与影视学、影像人类学、档案学、编辑学、民俗艺术学等跨学科的学术探究和记录保存成为关键,而现代视听技术的应用恰恰与“非遗”的口头传承、现场演绎等特征相当契合。视听技术在摄影、电影诞生后的一百多年来有着长足的发展,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留下了宝贵的影像资料。摄影摄像相关技术从复杂工艺到一键直达,可谓是日新月异,记录编辑设备在功能、体积等方面的科学化、人性化、数字化,为“非遗”的记录和编辑提供了平台和保障。“非遗”以视听样本的形式呈现在大众面前,更加喜闻乐见。(一)调研取材“非遗”是人类文明进程中具有明确时代特征和地域特色的文化艺术结晶,在当代主流文化的引领推动下,“非遗”的保护和传承需要在政府部门、社会贤达、民间团体的关注下,根据时代发展脉络和传承地域差异,进行科学有效的发掘记录。1时代变迁我国各地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积淀下的民风民俗,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艺术风格。萌芽于春秋确立于秦汉时期的二十四节气、相传千年流传下来傣族孔雀舞、起源宋代并于清代康熙年间享誉四海的芜湖铁画制作、东阳《康熙新志》有载盛行于明清时期的东阳木雕、宋代诗人陆游所作《老学庵笔记》中记载的侗族大歌、始于明末的无锡惠山泥人、1840年创始的中国名醋——镇江恒顺香醋等,皆以其特有的方式服务于社会生活,满足了人们各个方面的需求。从本质上来说,“非遗”搭建了跨时空对话的桥梁,是审视人类文明进程的窗口。2地域差异我国幅员辽阔且地形、地貌丰富多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滋养了厚重的齐鲁、中原、巴蜀、吴越、关东等区域的文化艺术,滋养了黄土高原、云贵高原、青藏高原等高原文化艺术,滋养了长江、黄河、淮河等流域文化艺术以及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例如,由传统艺人现场表演的中国木偶戏,其演出形式就可概括为五种:提线木偶、杖头木偶、布袋木偶、铁枝木偶、药发木偶,演出的声腔更是在不同区域形成特色。以地方命名的木偶戏有潮州铁枝木偶戏、漳州布袋木偶戏、晋江布袋木偶戏、泉州提线木偶戏、邵阳布袋木偶戏等。极具民间性、多样性、表演性的中国民间舞蹈秧歌,深受大众喜爱,其扎根于农村,扩展到全国各地,如河北省昌黎县的昌黎地秧歌、山东省商河县的鼓子秧歌、山东省胶州市的胶州秧歌、山东省海阳市的海阳大秧歌、陕西省绥德县的陕北秧歌、辽宁省抚顺市的抚顺地秧歌等,各地的民风民俗不同,表演的技法、风格迥异。掌握田野调查的基础理论,提升调研取材能力,寻求地域文化的差异性,是突出“非遗”地方特色的必要途径[2]。(二)记录编辑随着摄影摄像设备的不断更新和数字技术的日新月异,典型视觉作品的记录与编辑已在“非遗”传承中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