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族”概念的流变反思中国民族理论建设

作者:钱雪梅 刊名: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上传者:黄玲煊

【摘要】“民族”(nation)概念原生于欧洲,自进入中国以来便争议不断;核心概念分歧在某种程度上已成民族理论建设的重大障碍。nation不单是抽象的概念,它已随着欧洲人扩及全球,不仅成为范式重构了亚非拉的历史叙事和社会关系,而且确立为世界政治的基本图式,即所谓民族国家体系。中国的民族理论建设需要正视现实,包括中国社会已经民族化的事实,以及中国大一统文化观念的强大生命力等。民族概念是民族理论的基石,但我们不能继续困顿于概念争议中,而应该根据国情重新界定其内涵,以此摆脱西方术语的羁绊。民族理论建设需要重新发现中国社会内在的团结力和生命力,需要确立中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基本原则。除了核心概念界定以外,民族理论建设的关键是界定并厘清个人、民族、国族、国家这四大支点之间的关系。

全文阅读

2018年4月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Apr,2018 第 2期 (总第 212期) JOURNALOFTHEC rR S! ! Q 墨 !墨 Q:2 1 !:2 1 2 · 民族篇 · 从 “民族’概念的流变反思中国民族理论建设 钱雪梅 (北京大学,北京 100871) 摘 要 : “民族” (nation)概念原生于欧洲,自进入中国以来便争议不断;核心概念分歧在某种程度上 已成 民族理论建设的重大障碍。nation不单是抽象的概念,它已随着欧洲人扩及全球,不仅成为范式重构了亚非拉 的历史叙事和社会关系,而且确立为世界政治的基本图式,即所谓民族国家体系。中国的民族理论建设需要正 视现实,包括中国社会已经民族化的事实,以及中国大一统文化观念的强大生命力等。民族概念是民族理论的 基石,但我们不能继续困顿于概念争议中,而应该根据国情重新界定其内涵,以此摆脱西方术语的羁绊。民族 理论建设需要重新发现中国社会 内在的团结力和生命力,需要确立中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基本原则。除了核 心概念界定以外,民族理论建设的关键是界定并厘清个人、民族、国族、国家这四大支点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理论;中国;民族;国族;国家 中图分类号:D6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0519(2018)02—0060-16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建设中国民族理论的 必要性自不必多言。相关努力也是由来己久,至少可 追溯到 20世纪初。但长期以来,这一努力却因基本 概念歧义而举步维艰;人们围绕 “民族概念的内涵以 及它是否适用于中国”的问题,争执不下。甚至可以 说,“民族”概念本身己成我们民族理论建设道路上 的主要障碍。表面看,这个障碍似乎不可超越,因为 概念是理论的基本元素。但是,如果暂时把 “民族内 涵是什么”的问题放在一边,观察 “民族”概念史本 身,可以发现,它的用法和内涵始终在变化。毋庸置疑, 持续流变直接导致如今 “民族”概念的复杂性和可争 议性,不过它同时也说明,“民族”概念本身是可塑 的,其内涵是开放的和未完成的 ,因而可为建设新 理论的基础。这正是本文的前提,也是本文首先梳理 nation概念史的原因。 本文分四个部分。首先勾勒 “民族”概念在欧 洲的演进过程。接着简述它如何从欧洲观念普及为世 界通用的范式,并深刻影响亚非拉社会和历史、使之 “民族化”。第三部分着重论述近现代中国的“民族化” 及其主要成就和问题。最后一部分则不揣浅陋,呈上 个人对民族理论建设的一点浅见,就教于方家。 一 、 “民族”(nat ion)概念的演进 就汉字词汇本身而言,“民族”是中国原有的, 已有学者把这个词的出处追溯到 《南齐书》 。但大 多数学者都不会否认,在中国古代,“民族”一词之 能指和所指,都与今天大相径庭。关于今天通用的“民 收稿 日期:2018—02—10 作者简介:钱雪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① 这是 “民族”概念和 “民族主义”概念之间的重要差别。民族概念是模糊流变的,而民族主义作为政治意识形态及其实践,则具有严 密稳定的内涵。本文不讨论民族主义。 ② 邸永君:《“民族”一词见于 (南齐书)》,《民族研宄》2004年第 3期。郝时远:《中文 “民族”一词源流考辩》,《民族研究》2004年第 6期。 2018年第 2期 钱雪梅 从 “民族”概念的流变反思中国民族理论建设 61 族”概念,国际学术界的基本共识是,它源自古代欧洲。 值得注意的是,“民族”在欧洲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