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行费用过高”作为排除履行请求权的界限——“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案”评析

作者:刘洋 刊名:政治与法律 上传者:邝泓

【摘要】我国《合同法》第110条第2项后半句为实际履行请求权设置了排除规则,其正当性基础并非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或者经济效益分析,诚信原则的解读进路亦不尽妥当,对意思自治和自我决定的尊重才是其正当性来源.就规范功能而言,本规则属于法定的风险分配规则,以履行障碍之额外费用负担的配置为宗旨.具体操作上,应当对债权人利益与债务人负担进行评估和对比,并在个案中经由综合衡酌进行判断,其裁量导向须与实际履行原则的价值基点保持一致.就其与情势变更原则的关系而言,应区分对待额外费用溢出于牺牲界限之前与之后两种案型.在前者,我国《合同法》第110条第2项实际上为情势变更原则设定了排除标准;在后者,情势变更原则因其法律效果上的相对弹性而应优先适用.在实践中,当事人有一定的选择权.对于不可抗力导致的额外费用过高,应排除情势变更原则的适用,只能由履行费用过高规则调整.

全文阅读

破建奄汪畔2018年第2期·专论 “履行费用过高"作为排除履行请求权的界限 ——“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案”评析 刘洋 (浙江大学,浙江杭州310008) 摘要:我国《合同法》第110条第2项后半句为实际履行请求权设置了排除规则,其正当性基础 并非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或者经济效益分析,诚信原则的解读进路亦不尽妥当,对意思自治和自我决定 的尊重才是其正当性来源。就规范功能而言,本规则属于法定的风险分配规则,以履行障碍之额外费 用负担的配置为宗旨。具体操作上,应当对债权人利益与债务人负担进行评估和对比,并在个案中经 由综合衡酌进行判断,其裁量导向须与实际履行原则的价值基点保持一致。就其与情势变更原则的 关系而言,应区分对待额外费用溢出于牺牲界限之前与之后两种案型。在前者,我国《合同法》第110 条第2项实际上为情势变更原则设定了排除标准;在后者,情势变更原则因其法律效果上的相对弹性 而应优先适用。在实践中,当事人有一定的选择权。对于不可抗力导致的额外费用过高,应排除情势 变更原则的适用,只能由履行费用过高规则调整。 关键词:履行费用过高;履行请求权;意思自治;实际履行原则;风险分配 中图分类号:DF5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512一(2018)02—0105—16 一、问题的提出 自《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6期刊载了“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案”(以下 简称:本案)的案情概要及裁判要旨后,法学界对其的研究尚不多见,且一般集中于“违约方解除权” 问题。④笔者认为,无论是否承认我国法上存在“违约方解除权”,我国《合同法》第110条第2项所规 定的“履行费用过高”应作何种理解,都是解决相关理论与实务问题的关键。基于此种考虑,笔者于 本文中拟对本案涉及的我国《合同法》第110条第2项上的“履行费用过高”规则做特别探讨。 在本案中,原告新宇公司将其开发的商业用房时代广场分割销售给150余家业主,其他建筑面积 自有。1998年10月19日,新宇公司与被告冯玉梅签订商铺买卖合同,约定以16363.73/平方米的价 作者简介:刘洋,浙江大学与慕尼黑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 ①孙良国:《违约方的合同解除权及其界限》,《当代法学》2016年第5期;汤学文、朱师琳:《关于违约方合同解除权的探析》。《法制与 社会》2017年第24期。 政治与法律2018年第2期 格将其中编号为2b050的商铺(22.50平方米)卖给后者,同年10月22日交付,交付后三个月内办理 过户手续,冯玉梅应按约支付总价款368184元。同年10月26日,上述合同在南京市房地产市场管 理处登记。合同签订后,冯玉梅支付了全部价款。同年11月3日,该商铺由原告交付被告使用,但一 直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1998年,新宇公司将时代广场内自有建筑面积出租给嘉和公司经营。1999 年6月,嘉和公司因经营不善停业。同年12月,购物中心又在时代广场原址开业。2002年1月,购 物中心也停业。这两次停业使购买商铺的小业主无法在时代广场内正常经营,部分小业主及嘉和公 司的债权人集体上访,要求退房及偿还债务。其间,新宇公司经两次股东变更,新股东为盘活资产,拟 对时代广场的全部经营面积进行调整,重新规划布局,为此陆续与大部分小业主解除了商铺买卖合 同,并开始在时代广场内施工。2003年3月17日,新宇公司致函冯玉梅解除合同。3月27日,新宇 公司拆除了冯玉梅所购商铺的玻璃幕墙及部分管线设施。6月30日,新字公司再次向冯玉梅致函, 冯玉梅不同意解除合同。由于冯玉梅与另一购买商铺的邵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