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料"及其文化意蕴

作者:程猛;陈娴 刊名:基础教育 上传者:王会

【摘要】作为对天资的鉴别,"读书的料"为一群富有天资的农家子弟开启了一扇布满荆棘的通过教育向上流动之门."读书的料"并非天生丽质,不是一个稳固的地位群体,其求学之旅充满了风险和不确定性."读书的料"的话语实践深深植根于长期不平衡的城乡经济社会二元结构.取得高学业成就的"读书的料"体尝种种犹如过山车一般的刺激与苦痛,而被埋没的"读书的料"却用一生背负了制度之重.农家子弟的向上流动之旅暗礁遍布,凸显了他们对强有力的公共支持体系的依赖.

全文阅读

22 “读书的料”及其文化意蕴 程 猛 1,陈 娴 2 (1. 清华大学 公共管理学院,北京 100084; 2. 南昌大学 体育与教育学院,江西 南昌 330031) 摘 要:作为对天资的鉴别,“读书的料”为一群富有天资的农家子弟开启了一扇布满荆棘的通过教育向 上流动之门。“读书的料”并非天生丽质,不是一个稳固的地位群体,其求学之旅充满了风险和不确定性。“读 书的料”的话语实践深深植根于长期不平衡的城乡经济社会二元结构。取得高学业成就的“读书的料”体尝种 种犹如过山车一般的刺激与苦痛,而被埋没的“读书的料”却用一生背负了制度之重。农家子弟的向上流动之 旅暗礁遍布,凸显了他们对强有力的公共支持体系的依赖。 关键词:读书的料;农家子弟;向上流动;地位群体;公共支持体系 中图分类号:G40-05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5-2232.2018.04.003 “读书的料”是我国民间、特别是农村地 区普遍存在着的日常隐喻,有的地方则有“读 书的种”[1] 一类的说法;西方也有一种类似的表 达—— “上大学的材料”(college material)[2]。 无论是“读书的料”“读书的种”还是“college material”,作为隐喻,它们总来自特定的生活实 践,有相应的“喻意空间”[3],表达着特定生活情 境中的人们对生活世界的理解。作为我们用以 思维与行动的日常概念系统(ordinary conceptual system)[4],隐喻将不同性质的事物关联起来,强 烈的表达了一种关系性结构。本文以改革开放以 来农家子弟的求学历程和命运分化为论题,试图 将作为日常隐喻的“读书的料”转换为学术论题, 探索其背后的文化意蕴。 一、“读书的料”:一个日常隐喻 在村落里,大人们在说起某个成绩差、淘气 的孩子时,冷不丁就会有人抛出一个盖棺论定 式的说法:“他就不是读书那块料!”此话一 出,马上引来一片冷冷的赞同目光。学业早期 成绩的落后很容易使一个孩子失去村落的公共 支持。慢慢地,父母期待的目光就从学校散落 进了庄稼地里。一位小学数学老师①曾这样批评 学生:“你可②就是榆木疙瘩③刻两个眼。”“读 书的料”是可教的、聪慧的,很可能会出人头 地、前途无量;而“榆木疙瘩”则是难教的、愚 笨的,不太可能有什么光明的未来。“读书的料” 与“榆木疙瘩”是传统村落里的两个有关教育的 收稿日期:2018-03-15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当代中国农家子弟的阶层旅行与文化生产研究”(项目批号:18CSH013)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程猛,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陈娴,南昌大学体育与教育学院讲师。 通讯作者:程猛,chengmengbnu@126.com ① 笔者之一(程猛)的母亲长期担任村里的小学教师,曾听她说起过这个数学老师批评学生时的情形。 ②“可”为地方方言,起加重语气的作用。 ③ 地方方言,指坚硬的榆树根。 Journal of Schooling Studies 第 15 卷 第 4 期 2018 年 8 月 Vol. 15, No. 4 Aug. 2018 23 日常隐喻,也像极了宿命论的说法,有些人是 “读书的料”,有些人则是“榆木疙瘩”。对“读 书的料”的这种态度,与庄稼人对收成的看法也 十分相似——“看老天爷吃饭”。是或不是那块 料,是天意,是命定,既然如此,撑一撑再放弃 也可求得心安,因而会有农家父母生出“他不怨 我就好”的心态。[5] “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