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治理的逻辑研究

作者:崔娟;李鹏 刊名:农业经济 上传者:李承秋

【摘要】当前对乡村治理的研究主要分为宏观、微观层面,这种分类方法使得乡村治理研究走向一个极端,即乡村与国家被割裂成完全不联系的部分,无法真正理解中国乡村社会与国家的复杂关系,同时,该分类也导致了乡村治理不能从理论上有太多的建树.村长作为国家政权在乡村的代理人,是当前乡村治理研究的重要切入点.结合"权威类型"和"差序格局"的研究,说明村长以个人的道德性来影响村落公共领域,进而突出其在乡村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更为当前国家的基层治理提供有效的参考.

全文阅读

农业经济 2018/4 - 32 - 【农村发展】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乡村治理的逻辑研究 * ◎崔 娟 1,2 李 鹏 2 摘 要:当前对乡村治理的研究主要分为宏观、微观层面,这种分类方法使得乡村治理研究走向一个极端,即乡村与国 家被割裂成完全不联系的部分,无法真正理解中国乡村社会与国家的复杂关系,同时,该分类也导致了乡村治理不能从理论 上有太多的建树。村长作为国家政权在乡村的代理人,是当前乡村治理研究的重要切入点。结合“权威类型”和“差序格局” 的研究,说明村长以个人的道德性来影响村落公共领域,进而突出其在乡村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更为当前国家的基层治理提 供有效的参考。 关键词:乡村治理;权威;差序格局 一、问题的提出 乡村作为国家治理的基层单位,其关乎到中国社会的稳 定与发展,尤其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三农问题日益被重视 的背景下,对中国乡村治理的研究就成为学界的一个重要议 题。传统中国的治理结构分为两个部分,其上层是中央政府, 并设置了一个自上而下的官僚系统,其底层是地方性的管制 单位,由族长、乡绅或地方名流掌握[1],而地方的权威尤 其是乡村社会的缺位并不是由中央政府授予的,其主要来源 于地方社会,并由一系列相互配套的地方制度保证其运行[2]。 这也就是学界所谓的“皇权不下县”。有的学者中国政治体 系分为二部分,一是来自社会又凌驾于社会之上,以其强制 性的权力控制全社会的国家权力体系;二是在国家权力的统 辖之下,与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并渗透在民众日常生活之中 的基础性政治社会,即乡村基层政权[3]。 在当代农村政治研究中,金太军认为对于村庄权力的研 究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对村庄内部各个权力主体互动关系的 研究,二是对国家与村庄权力关系的研究。在微观层面上的 研究主要呈现了基层政府尤其是村庄内部运作以及表现出来 的各种应对策略,如吴毅的《小镇喧嚣》和王汉生 王一鸽的《目 标管理责任制:农村基层政权的实践逻辑》等,都体现出作 者从村庄内部挖掘各种权力主体在村庄内部一些事件处理上 的互动关系;而在宏观层面上,主要讨论国家治理过程特别 是中央——地方、集权——放权为主题的研究,如冯仕政的 《中国国家运动的形成于变异 : 基于政体的整体性解释》、 渠敬东 周飞舟 应星的《从总体支配到技术治理》等,此外, 经过帝国晚期的新政、民国时期的乡村建设运动、新中国的 人民公社运动等,使得国家权力不断向乡村社会渗透,因而, 申端锋把村庄权力划分为制度型权力和策略型权力。在以上 宏观与微观研究层面上虽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这种研究 分类虽然表面上把村庄作为一个研究单位来看待,但其实是 按照村庄内与外来划分,这样的研究势必使得出当前对于村 庄权力的研究,出现两种局面,一是村庄作为一块‘飞地’, 村庄与外界隔绝而独立存在,二是村庄作为铁板一块,研究 者静止的看待村庄与国家的权力关系。在这样的形势下,使 得村庄权力的微观研究与宏观研究相割裂。 周雪光运用韦伯(Marx.Weber)的“权威类型- 支配方式- 合法性基础”理论分析国家治理逻辑与中国官僚制度为我们 研究当前村庄权力提供了一个新视角,他在中国大历史的背 景下,探究国家支配方式及其合法性基础的历史演变和现状, 并着重分析中国官僚体制在这一支配方式中的位置角色、制 度设施、历史渊源和由此产生的行为特征。[4]。但他的研 究主要是从宏观层面回答了国家治理与官僚机制的关系,对 于微观层面上的村庄权力上没有进一步推进,尤其在村庄的 非正式组织(如宗族、宗教)复兴的背景下,我们如何解释 村庄权力的运行逻辑,这种逻辑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