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资源的乡土遭遇与分配性治理 ——对G村"村民评议"的个案分析

作者:徐明强;许汉泽 刊名: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玲

【摘要】精准扶贫并不单纯是资源输入问题,扶贫资源在农村贫困地区的输入触发了国家和乡土之间关于分配原则的冲突,精准扶贫所体现的差异性分配原则与农村同一性分配原则之间的矛盾被展现出来,出现了资源反哺背景下新的治理困境.为此,基层在精准扶贫过程中创设"村民评议"制度.通过熟人互评、程序仪式、道义性协商等方式建构了资源分配的正当性基础,实现精准扶贫政策目标的同时实现了农村分配治理的基层秩序.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 现代化发展的进程改变了传统城乡之间的资源 汲取关系,农村地区在新世纪进入资源反哺时期, 城市(工业)第一次反哺农村(农业)。从政策科 学的角度讲,精准扶贫属于这一趋势下的公共政 策,以现代行政技术为基础进行财政资金转移支 付。当前对于精准扶贫的研究也多数采取现代政策 科学的视角,根据精准的目标导向分析扶贫政策在 落地过程中为何出现“精英捕获”[1]、扶贫措施为 何难以达到预期效果[2],并提出相应的执行建议。 从研究范式上讲,这些研究采取的是“去政治化” 的技术主义路径,关注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实现 “精准”,一是在识别上保证资源能够准确地输入到 贫困户头上,保证“脱真贫”;二是在帮扶上能够 真正把握贫困人口致贫原因,采取具有针对性的帮 扶措施,实现“真脱贫”。但是,精准扶贫作为财 政资源向贫困地区转移支付的过程,并不仅仅涉及 技术层面的政策执行问题,同时还涉及财政资源在 贫困地区的再分配过程。 作为国家财政反哺的一部分,精准扶贫的开 展一方面从总体上缩小了城乡差距,提升了农村 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另一方面也触发了同一性 和差异性两种分配正义原则之间的冲突。在平均 主义传统下,农民更加偏好“普惠型”扶贫措 施,希望全体农民在扶贫过程中都能获得政策扶 持。而精准扶贫所立基的政策基础是差异化的分 配正义原则,强调以精准为手段,突出贫困和非 扶贫资源的乡土遭遇与分配性治理 ——对G村“村民评议”的个案分析 徐明强,许汉泽 (清华大学 社会科学学院,北京 海淀 100084;中国农业大学 人文与发展学院,北京 海淀100193) 【摘 要】精准扶贫并不单纯是资源输入问题,扶贫资源在农村贫困地区的输入触发了国家和乡土之间关于 分配原则的冲突,精准扶贫所体现的差异性分配原则与农村同一性分配原则之间的矛盾被展现出来,出现了资 源反哺背景下新的治理困境。为此,基层在精准扶贫过程中创设“村民评议”制度。通过熟人互评、程序仪 式、道义性协商等方式建构了资源分配的正当性基础,实现精准扶贫政策目标的同时实现了农村分配治理的基 层秩序。 【关键词】扶贫资源;乡土遭遇;分配性治理;村民评议 【中图分类号】C913.7,F304.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码号】1674—0351(2018)03—0104—10 【收稿日期】 2018-02-22 【作者简介】徐明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许汉泽,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博士研究生。 【基金项目】本文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6CSH042)、清华大学农研院博士论文奖学金项目(项目编号:201624)的资助。 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 Journal of China Executive Leadership Academy Yan’an 2018年5月 第11卷第3期 May,2018 Vol.11,No.3 104 贫困之间的区别,对贫困人口进行“特惠型”扶 持。那么从农村基层有效治理的角度讲,即使能 够实现扶贫的精准要求也并不意味着农村社会就 能实现善治。在资源反哺的背景下,资源的瞄准 只是农村治理的环节之一。如果无法协调国家和 乡土两种不同分配正义原则,精准扶贫将出现 “再政治化”过程,农村基层在“分利秩序”[3]下 因资源分配而出现新的治理困境。党的十九大报 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提出了产业兴旺、 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 要求。从这个角度讲,经济问题是精准扶贫的一 个方面,国家和乡土不同主体之间如何通过协商 来解决精准扶贫所面临的分配正义难题,关系到 精准扶贫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