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的"圣人"观及其现代意蕴

作者:孙旭鹏;赵文丹 刊名: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刘晓光

【摘要】韩非是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其"圣人"观体现出与儒家迥异的特色.韩非理想中的"圣人"即为能够严格依"法"治国的君主,排除了"德"的因素,而完全依赖于"法".韩非的"圣人"观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的内涵:其一,韩非的"圣人"即为君主,"圣人"并不包含任何"德"的因子,这与儒家"圣人"侧重道德人格迥异;其二,韩非的"圣人"是"法"的严格遵循者,而"法"的来源是"道",体现为一种客观规律性.韩非"圣人"观的现代意蕴主要体现在:在当前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必须尊重法律的客观性与权威性,走出"人治"的怪圈,彻底地实现"法治".

全文阅读

收稿日期:2017-11-23 作者简介:孙旭鹏(1981—),男,山东海阳人。西安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哲学博士,研究方向:中国传统道德 哲学;赵文丹(1984—),女,山西运城人。 西安石油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哲学博士,研究方向:道德哲学。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Journal of Leshan Normal University 第 33卷 第 02期 2018年 02月 Vol. 33, No. 02 Feb., 2018 韩非的“圣人”观及其现代意蕴 孙旭鹏, 赵文丹 (西安石油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陕西 西安 710065) 摘 要:韩非是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其“圣人”观体现出与儒家迥异的特色。 韩非理想中的“圣人”即为能够 严格依“法”治国的君主,排除了“德”的因素,而完全依赖于“法”。 韩非的“圣人”观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的内涵:其 一,韩非的“圣人”即为君主,“圣人”并不包含任何“德”的因子,这与儒家“圣人”侧重道德人格迥异;其二,韩非 的“圣人”是“法”的严格遵循者,而“法”的来源是“道”,体现为一种客观规律性。 韩非“圣人”观的现代意蕴主要 体现在:在当前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必须尊重法律的客观性与权威性,走出“人治”的怪圈,彻底地实现“法治”。 关键词:韩非;“圣人”;“德”;“法”;现代意蕴 中图分类号:B226.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8666(2018)02-0095-06 韩非作为法家的代表人物,他同样十分重 视“圣人”的地位和作用,多次对“圣人”进行赞 扬。 然而,韩非的“圣人”观与儒家的“圣人”观 有着天壤之别,韩非的“圣人”指的是能够依 “法”治国的君主,而儒家的“圣人”则侧重于一 种道德人格。 韩非在提到“圣人”的时候,就是 指现实中的君主,“圣人”即为君主,体现了强 烈的经世致用品格。 并且,韩非的“圣人”观完 全摒弃了“德”的因子,君主能否称得上是“圣 人”,主要是看其能否做到依“法”治国,而不是 考查其道德人格是否完善。 也就是说,韩非的 “圣人”首先是就君主而言,不在位的人不可称 之为“圣人”,并且“圣人”必须是“法”的严格遵 循者,不能逃离“法”的范围来行事。进而,韩非 认为“法”的来源是“道”,“道”体现为一种客观 规律性,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因而,韩非 理想中的“圣人”,必须遵循“道”的要求,在 “法”的范围内行事,而不能逾越“法”的界限。 总之,韩非理想中的“圣人”完全摒弃了“德”的 因子,将自身置于“道”与“法”的框架之内,从 而成为能够依“法”治国的君主。韩非“圣人”观 的现代意蕴体现在,其将现实中的君主也规范 在了“法”范围之中,具有鲜明的“法治”思维, 有助于克服我们传统上的“人治”弊端。 当然, 由于时代的局限性,韩非固然具有期待君主依 “法”治国的理想,然而其并没有对君主的权力 做出有效的制约,使得在现实政治当中,君主 依然可以超越于“法”的范围之外,从而也就无 法实现真正的以“法”治国。 一、“圣人”与“德” 我们首先来考查韩非“圣人”与“德”之间 DOI:10.16069/j.cnki.51-1610/g4.2018.02.016 95 的关系,与儒家“圣人”观不同的是,韩非的“圣 人”观完全摒除了“德”的因子,认为只有能够 依“法”治国的君主才能称之为“圣人”,“圣人” 并不指向一种道德人格。 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 韩非的“圣人”具有极强的经世致用品格,其忽 略了人的内在道德觉醒,更重视外在的国家治 理,而国家的治理主要依靠君主,韩非认为只 有具有国家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