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晏子春秋》的艺术观

作者:刘茜倩 刊名:戏剧之家 上传者:管群生

【摘要】《晏子春秋》是一部记录晏子言行的书籍,书中通过晏子的言行,表达出晏子在治国和修身等方面的观点.通过探讨《晏子春秋》一书中对于艺术方面的看法,从引《诗》、引"言",可以进一步研究《晏子春秋》的艺术观.从这两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诗》在当时仍然是作为权威的存在、晏子对于名言的推崇和语言雅致性的要求.这些艺术最终都将服务于政治.

全文阅读

晏子,名婴,是春秋末期齐国人。晏子先后辅佐了灵公、庄公、景公三代君主。他一生忠君爱国,致力于民生,是维护齐国稳定的重要因素,更是民心之所向。如《晏子春秋·外篇》庄公图苣,人心惶惶以为大乱将至,得知晏子在乃止。庄公叹曰“是以晏子立人臣之位,而安万民之心。”迨到景公时,晏子去世,景公悲怆不已。“行哭而往,伏尸而号曰:‘子大夫日夜责寡人,不遗尺寸,寡人犹且淫佚而不收,怨罪重积于百姓。今天降祸于齐,不加于寡人而加于夫子,齐国之社稷危矣,百姓将谁告夫!’”晏子的地位,可见一斑。《晏子春秋》记录了晏子的言行,表达了晏子的政治观点和个人操守。本文主要探讨的是《晏子春秋》文本中对于艺术方面的观点和看法。《晏子春秋》文本中对于诗、言等方面描述较少,且多为间接描写,一般是由作者借以故事而展现的。比如晏子经常通过乐来讽谏景公的淫靡和不守礼制;通过引用《诗》来为自己的观点提供论据;通过唱和来讽谏君主的言行有失,和政治的不清明。书中着墨虽少,仍可窥探一二。一、引《诗》所体现的艺术观《诗经》内容涵盖广泛,包含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伦理家、外交家、哲学家还是史学家,都愿意引用诗中的语言进行说理论道或者交涉辞令。时人对于《诗》的引用可以体现出其地位、修养、素养等。在《晏子春秋》中一共有23处引用了前人警句,其中15处是引用《诗》中的句子,作为晏子论述其治国和民本等思想的佐证,其中可以得见本书之艺术观。在《晏子春秋》中表现最多的就是晏子对于景公的劝谏,在为数不多的引言中,晏子大部分引用的都是《诗经》中的内容。而本书中引诗不同于其他诸子,其他诸子引诗大都是在引诗后加以议论或在之前加上自己的看法和理解,主要内容是针对《诗》中内容进行阐发。而本书内容以对话居多,大都是提出所引用诗句。所以晏子虽然借以《诗经》中的话来表达自己对于礼和政治的看法,主体却不是《诗经》而是礼义和国政。所引的《诗》句虽是辅助之用,却也是点睛之笔。《晏子春秋·内篇》景公与群臣纵酒,厌倦了礼教的约束想让群臣不拘礼节,“今日愿与诸大夫为乐饮,请无为礼”,晏子不以为然,便用《诗》中句子来劝谏景公“人而无礼,胡不遄死。”直谏景公。语气虽重却是《诗》中所书,所以景公虽然不悦但并无怪罪。再如《晏子春秋·内篇》中,晏子请景公到家中宴饮,酒酣饭饱之后景公却不愿离去,晏子借《诗》推脱道:“《诗》云‘侧弁之俄’,言失德也;‘屡舞傞傞’,言失容也;‘既醉而出,并受其福’,宾主之礼也;‘醉而不出,是谓伐德’,宾主之罪也。”由此劝谏景公适可而止,不可纵酒。文中这两处的语气都比较强硬,可见晏子在对于《诗》的引用上,倾向于运用一些夸张的语句,以此达到讽劝的作用。《晏子春秋》中另一种引《诗》的情况是在景公不守礼制的时候。景公顺宠姬之意而用十六匹马驾车,晏子认为此举不合礼制,引《诗》曰;“载骖载驷,君子所届。”且晏子反对此举的主要原因是景公本是反对十六马驾车的,但宠姬之意而放纵此举。晏子为劝谏景公不应为美色所惑而不知礼义,又引《诗》曰:“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每次引用的话都不多,但句句直指问题的关键之所在。可见晏子对于所引用的语言并不要求数量多,而是更倾向于少而精。如《晏子春秋·内篇》景公希望能够世代保有齐国,而晏子告诉景公,若想做到这点就必须始终坚持善德善政,有始有终。便引诗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可见其精炼。《晏子春秋》中共引诗15次,其中7处都是言简意赅的句子。《诗经》自孔子整理后更多的是作为一种经学典籍而存在,当初的神圣在礼坏乐崩的春秋末期正在日益消散。所以晏子的引用并不是为了宣扬其中繁缛的礼节。齐人本就重实用而轻礼仪,时代发展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