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点治理:论精准扶贫过程中的"村民评议"——对湘西B村的个案研究

作者:徐明强;许汉泽 刊名: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白爽

【摘要】作为深入乡土社会的"事件",精准扶贫触发了国家政权和乡土社会之间的分歧.在数字化治理技术与乡土生活模糊性之间、国家正式权力与农村内生秩序之间、"区分逻辑"与乡土社会"平均主义"之间,两者存在明显差异.面对分歧,农村基层在精准扶贫过程中采取"村民评议"制度形成"接点治理"格局.研究发现,村民评议形成的接点治理主要包括以下治理机制:以熟人社会构成治理的信息机制,以多元主体参与构成治理的权威机制,以协商讨论构成治理的合法化机制.这一制度创造了新型制度场域和治理接点,有利于实现国家政权与乡土社会之间的融合.推进对湘西B村"村民评议"的个案分析,发掘其中的治理机制,完善其中存在的不足,实现从接点分离到接点融合,推进基层社会的有效治理.

全文阅读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总135期)2018(3) JournalofHuazhongAgriculturalUniversity(SocialSciencesEdition)    收稿日期:2017-06-16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结构性贫困治理机制研究”(16CSH042);清华大学农研院奖学金项目“精准 扶贫与基层政权的运动式治理研究”(201624)。 作者简介:徐明强(1989-),男,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政治学理论与基层治理研究。 接点治理:论精准扶贫过程中的“村民评议” ———对湘西B村的个案研究 徐明强1,许汉泽2 (1.清华大学 社会科学学院,北京100086; 2.中国农业大学 人文与发展学院,北京100193) 摘 要 作为深入乡土社会的“事件”,精准扶贫触发了国家政权和乡土社会之间的分 歧.在数字化治理技术与乡土生活模糊性之间、国家正式权力与农村内生秩序之间、“区分 逻辑”与乡土社会“平均主义”之间,两者存在明显差异.面对分歧,农村基层在精准扶贫过 程中采取“村民评议”制度形成“接点治理”格局.研究发现,村民评议形成的接点治理主要 包括以下治理机制:以熟人社会构成治理的信息机制,以多元主体参与构成治理的权威机 制,以协商讨论构成治理的合法化机制.这一制度创造了新型制度场域和治理接点,有利于 实现国家政权与乡土社会之间的融合.推进对湘西B村“村民评议”的个案分析,发掘其中 的治理机制,完善其中存在的不足,实现从接点分离到接点融合,推进基层社会的有效治理. 关键词 接点;治理机制;精准扶贫;村民评议 中图分类号:C913.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456(2018)03-0108-08 DOI编码:10.13300/j.cnki.hnwkxb.2018.03.013 现代性与乡土性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学术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对此学者已经提出了很多具有启 发意义的分析概念。在基层社会治理实践这个具有“开放演化、耦合作用和适应性的复杂网络系统” 当中[1],国家政权如何与农村基层进行有效沟通交流,不同主体之间如何通过良性互动实现良好治 理,就成为当前实现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所必须回答的问题。 精准扶贫和以往扶贫工作相比最突出的特点在于“精准”,包含以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 为核心的扶贫措施。而从更深层次的角度分析,要点在于其中蕴含的现代治理技术,包括充分的信息 获取、理性化的政策制定、科层化的制度权威。但实践表明,这种现代性和乡土性之间存在较为明显 的冲突,在精准识别阶段出现选择平衡和瞄准偏离,在精准帮扶阶段出现“逼民致富”、村民参与不足, 在精准管理环节又出现由于权责不匹配而带来的管理僵化问题[2]。可以说精准扶贫作为一次“事 件”,在农村的开展触发乃至放大了各方的行为逻辑差异。精准扶贫所体现的社会精准治理模式与传 统农村粗放式、“大而全”的社会治理结构之间的龃龉[3],现代性的治理技术与模糊性的乡土逻辑之间 的偏差,精准扶贫所立基的“区分的逻辑”与农民道义经济学所秉持的平均主义逻辑之间的矛盾,国家 正式权力所体现的外来秩序与农村内生秩序之间的冲突,必然会在这个事件当中体现出来。 对于不同主体以及不同行动逻辑之间的冲突,单纯以一方挤压另一方并不会出现善治的结果。 问题的关键在于通过搭建不同主体沟通交流的“接点”,使得不同主体能够在制度化的“场域”内进行 协商,为不同的行为逻辑寻找能够协调沟通的机制,通过“接点治理”方式实现多元共治的“耦合治理 结构”[4]。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