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本教育理念及其在"思政课"的实现

作者:唐少莲;何小春 刊名: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刘卫东

【摘要】随着对实用理性和工具主义教育模式的反思,人本教育着眼于对人性的洞察和对"成人"的诉求,将"人是什么""人应该是什么""人可以是什么"作为教育的逻辑起点和首要前提.因此,它与思想政治理论课在教育目的上形成了高度契合.面对高校"思政课"教学面临的现实困境,其人本教育模式的建构关键在于更新教育教学理念,革新教育教学内容,转化教育教学方式,改革教学评价体系,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对生活世界的回归.

全文阅读

198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发展权利宣言》明确指出:人是一切发展的中心问题。本文所谓的“人本”教育,就是基于人本主义哲学理念——“人的全面发展是一切社会努力的目的与准则”[1]的教育模式。与西方作为一种流派或思潮的人本主义教学论——强调以学生为中心、注重意义学习和构建师生间的主体际关系稍异的是,本文在此基础上更强调以“成人”为目标,将“人是什么”“人应该是什么”“人可以是什么”作为教育的逻辑起点和首要前提。本文以两个最基本的现实问题为出发点:其一,人本教育理念的核心内涵是什么?它是否能够又如何能够切实解决大学生“成人”的问题?其二,人本教育理念对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改革的意义何在?这种意义应如何实现?一、人本教育的源流与影响人本教育的提出和发展源于对科学主义和工具主义教育理念和模式的反思。国外的人本教育理念最早起源于15世纪的意大利。弗吉里奥在《论绅士风度与自由学科》中指出,人本教育的目的在于对青少年实施通才教育,培养身心全面发展的人。另一位著名学者格里诺则强调了古典文化对人性养成的意义,甚至把古典文化本身作为教育的目的之一。20世纪的美国曾经历了“嬉皮士文化”的冲击,青少年也有过“颓废的一代”。为帮助青少年树立正确的道德观、价值观,美国教育界以人本主义心理学为基础,逐步提出、实践和发展了一种人本主义的教育模式,最杰出的代表是卡尔·罗杰斯。他“以学生为中心”的“非指导性”教学思想代表了在许多方面与传统教育相对立的新型教育模式,核心是由“教书”转向“育人”[2]。日本教育家池田大作的人本教育理念表现为从哲学的高度来把握教育与人生幸福的关系。他把幸福区分为“相对的幸福”与“绝对的幸福”,认为只有人类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绝对的幸福。他指出,唯有通过教育,完成人的自我建设,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于是,他用数十年的时间来实践自己的教育理念,贯彻人本教育思想,构建起人本教育的思想体系,并探索了一系列促进人类幸福的人本教育方法[3]。近代中国,陶行知先生是人本教育的倡导者和力行者。以人为本是陶行知教育思想体系中最核心的支撑。陶行知所强调的“人”指的是人民,他秉持“教育为公”的理念,把教育应为“人”服务确立为教育的基本价值。他以“人”的因素作为教育理论和实践的突破口,通过强调“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及“教学做合一”三大主张,提出必须使受教育者做到“六大解放”,即解放其眼睛、双手、头脑、嘴、空间和时间。在不断的教育实践中,陶行知逐步确立并完善了全民教育原则、自主教育原则、实践教育原则、民主教育原则、创造教育原则、生活教育原则和个性教育原则等人本教育理论,在今天依然发挥着重要的影响。但当代中国对人本教育模式的研究起步较晚。真正引育的关系,认为人本教育指导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是人本教育的落实。李润洲探讨了人本教育的内涵、特征及其建构,认为人本教育具有全纳性、整全性与生成性。建构人本教育,在教育目的上,要着眼于人的个性发展,谋求社会进步与个体发展的有机统一;在教育内容上,要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实现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共荣会通;在教育方法上,要着眼于人的自主发展,达成教育方法与个人成长的最佳匹配[4]。目前,国内人本教育理念和模式正在逐步普及和深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对工具主义教育模式的纠偏作用。但是,高校“思政课”教学尚未建构起真正的人本教育模式,研究成果也相对匮乏。本文将“思政课”教学改革建立在对“人”全新认识的逻辑起点上,准确地把握“人”的意蕴,将“人是什么、人应该是什么”“人可以是什么”作为教育的逻辑起点和首要前提;以“成人”作为教育的最高目标,在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