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春秋》成书年代再议

作者:郭庆林 刊名:新乡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袁海亚

【摘要】《晏子春秋》是一部描写齐国丞相晏婴事迹的历史故事集。其成书年代,吴则虞认为既不在毛亨之前,又不在韩婴之后,大约在秦政统一六国后的一段时间内;董治安认为《晏子春秋》成书于战国时期;谭家健认为《晏子春秋》的成书在秦王朝统一六国前后。笔者认为,《晏子春秋》的成书当在战国中期之前,其年代晚于《国语》,早于《墨子》。

全文阅读

《晏子春秋》是一部描写齐国丞相晏婴事迹的历史故事集。《晏子春秋》一书最早著录于西汉刘向的《别录》、刘歆的《七略》,司马迁的《史记管晏列传》亦提及它,东汉班固的《汉书艺文志》将它列入《诸子略》里,《隋书经籍志》延录不绝。关于《晏子春秋》的作者及成书年代,学者多有歧义。《隋书经籍志》认为它出于晏婴本人之手,柳宗元、孙星衍、黄以周等认为是战国人所作,梁启超认为是汉初人所作,吴德旋、管同等认为是六朝人伪造。至于成书年代,有以下几种说法:(1)吴则虞认为“《晏子春秋》的成书年代既不在毛亨之前,又不在韩婴之后,那么大约应在秦政统一六国后的一段时间内”[1]1。(2)董治安认为《晏子春秋》成书于战国时期[2]。(3)谭家健认为《晏子春秋》的成书在秦王朝统一六国前后[3]。笔者认为,《晏子春秋》的成书当在战国中期之前,其年代晚于《国语》,早于《墨子》。理由如次:首先,从文风来看。在先秦散文中,与《晏子春秋》文风相近的是《国语》,《国语》为我国最早的国别体史书,它既有记言,也有叙事,最简单的情节是对话。它在叙事的过程中,塑造了不少人物形象。《晏子春秋》是由许多短小的故事组成的,在这些故事中,人物语言占了很大篇幅。特别是晏子劝谏国君的语言,是全篇故事的主要部分。可见,从文风上看,《国语》同《晏子春秋》是相近的,只不过后者比前者描写人物、叙述事件更形象生动,语言更流畅。其次,从文章结构上看,《国语》与《晏子春秋》也是十分相近的。《国语》在叙述完一段历史事件以后往往有所阐发,并以“君子曰……”之类的文字明示。这种体例,《晏子春秋》同样表现出来,并且那种评论文字更丰满,更切中事理。从文学发展规律看,较成熟者应是对前代作品的继承与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晏子春秋》应该晚出于《国语》。在先秦散文中,时代比较早的记载有关晏子事迹的文献要算《左传》和《墨子》了。《左传》与《国语》年代相近,都在战国初期[4]49-53,至于《墨子》则较为后。在《晏子春秋》中,记述有关晏子“非儒”或与齐国有关的事情有两处:一是关于晏子阻止景公封孔子以尔稽之地,二是关于孔子派子贡到齐国参与伐鲁之事。谭家健先生据此云:“《墨子》作者见过《晏子春秋》,想必不会舍弃这些有力的攻击武器而不引述的,可见《晏子春秋》成书或在其后。”[3]这样的见解我们不敢苟同。其一,《墨子》与《晏子春秋》文体不同,前者为说理性散文,议论部分占优势;后者为记叙性散文,叙述故事是其主要内容。《墨子》不可能像《晏子春秋》那样,叙述故事部分占主要篇幅。因此,即使《晏子春秋》成书在前,《墨子》也不一定能将它的故事都引用进去。其二,退一步讲,《墨子》能无所遗漏地引用《晏子春秋》“非儒”的故事,可今本《墨子》有缺,《非儒上篇》已佚,谁能肯定其中没有晏子“非儒”的故事呢?所以,从这两点看,说《晏子春秋》成书于《墨子》之后,恐怕值得怀疑。再次,从文章的语法特点看,说《晏子春秋》成书于《墨子》之前并非没有理由。《晏子春秋》一书中表示被动意义用“见”、“受”或“于”、“於”字句,以及“见”和“于”结合的句子;还有“为”和“为……所……”之句式。“见”字句出现15次,“受”字句出现1次,“于”字句出现6次,“於”字句出现8次,“见”和“于”结合出现3次,“为”字句出现3次,“为……所……”句出现1次。例如:《谏下第2章》:“何为老而见犇?”《杂上第24章》:“尊礼不受摈。”《问下第30章》:“敢问正道直行则不容于世。”《问上第2章》:“身灭於崔氏。”《杂上第27章》:“晏子见疑于景公。”《谏下第8章》:“今君不革,将危社稷,而为诸侯笑。”《问上第9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