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大湾锌钼矿床地质特征及外围找矿方向

作者:张立敏 刊名:西部探矿工程 上传者:李媛

【摘要】涞源县大湾锌钼矿位于河北省西部太行山北段重要的内生矿产集中区,矿区成矿地质条件优越,控矿因素齐全。以大湾锌钼矿床的成因和成矿规律为研究内容,并据此建立矿区外围找矿标志,提出找矿方向。

全文阅读

1大湾锌钼矿地质特征及成矿规律1.1地质特征大湾矿区位于华北地台燕山台褶带和山西断隆2个级构造单元的结合部,太行北段的乌龙沟上黄旗深断裂带中,NE向涞易复背斜与NNE向赤瓦屋大海坨构造岩浆带交接部,涞源中酸性杂岩体的中部西缘南侧(图1)。矿区经历了太古宙古元古代地槽期、中元古代古生代地台期和中新生代大陆边缘活动带3个大地构造演化阶段。围岩为太古宇五台群板峪口组片麻岩和中上元古界高于庄组、雾迷山组白云岩。区内构造以断裂构造为主,深大断裂及其次级断裂为矿床的主要控矿控岩构造。长期存在并活动的NNE向乌龙沟上黄旗深断裂是本区地质矿产特征的主导性制约因素,控制着内生矿产的形成与分布。区内岩浆岩形成于中生代燕山早期,是区域杂岩体的一部分,燕山期岩浆岩受区域深断裂带及其次级断裂控制,发育较全,各岩浆阶段都有代表,分布广泛。受深断裂带内次级构造控制,侵入杂岩的岩浆活动先后为二长斑岩、花岗斑岩和流纹斑岩侵位,分布于矿区中部。流纹斑岩为主要锌钼成矿寄主岩。区内多阶段多期次的岩浆活动,形成了复杂的蚀变矿化现象,主要的蚀变与矿化与流纹斑岩有关。流纹斑岩的蚀变与矿化主要是辉钼矿化、闪锌矿化和辉银矿化。流纹斑岩的蚀变与矿化体系具典型面型蚀变分带性及矿化分带,内带为斑岩热液蚀变,外带为和斑岩与白云岩围岩带接触交代变质蚀变。斑岩热液蚀变系统控制辉钼矿化,接触交代变质蚀变系统控制闪锌矿化和辉银矿化。2个蚀变系统既相对独立,又相辅相成,形成复杂的蚀变矿化特征。自岩体向围岩矿化类型为:斑岩型矽卡岩型热液脉型(内带为主)(近接触带)(远接触带)成矿元素空间分布规律为:Mo(Fe)、Mo、Zn、Ag、Cd、Ga、Te、Cd、(Au)(内带)(接触带)Zn、Pb、Ag、Cd、Te、AuAg(Au)(近接触带)(远接触带)1.2成矿规律中生代燕山运动,使具有长期性和继承性的NNE向乌龙沟深断裂发生强烈活动,导致上地幔物质沿断裂向上运移,在运移过程中导致上地壳发生选择性重熔,产生壳幔混合型花岗质岩浆,经分异作用,局部形成富碱、高挥发份和钼、锌等成矿物质。伴随强烈的火山活动发生流纹斑岩的脉动式侵位,流纹斑岩侵位于深断裂旁侧NNE与NWW向次级构造交汇部的顶垂体,以浅成相为主。在次级断裂中成矿物质沉淀成矿,因此NNE向深断裂是本区的导岩(矿)构造,次级断裂构造为矿床的形成提供了成岩(矿)通道和储矿空间。随着岩浆侵位、隐爆等作用,岩浆热液与地下水在接触带附近发生混合,形成以混合水为主要成分的混合含矿热液,作用于不同围岩,形成斑岩型热液蚀变和接触交代变质2套蚀变体系,在斑岩体内部及片麻岩围岩中形成斑岩型钼矿体,在碳酸盐岩围岩中形成矽卡岩型锌钼银镉多金属矿体,在远接触带的围岩裂隙中形成热液脉型铅锌银(金)矿体。在整个成矿过程中,流纹斑岩从地壳深部带来巨大热量,携带大量成矿物质,与围岩发生强烈蚀变并从围岩中萃取部分成矿物质,形成多位一体的矿床组合,流纹斑岩在成矿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大湾锌钼矿的成矿模式可概况为斑岩型铜(钼)矽卡岩型铁铜热液脉型铅锌矿三位一体的斑岩成矿模式。2外围找矿标志根据大湾锌钼矿的矿床地质特征及成矿规律,研究总结锌钼矿床的找矿标志。(1)地质标志。构造标志:深大断裂是导岩(矿)构造,其次级构造是控岩(矿)构造。控岩(矿)构造多被成矿前或成矿期小岩体或其枝脉侵入充填,并可发育铁锰碳酸盐化作为识别标志。成矿时代标志:本区岩浆岩主要形成于燕山期,属于涞源杂岩体的一部分。大湾矿床成矿寄主岩为流纹斑岩,流纹斑岩的成岩时代即为大湾矿床的成矿时代,成矿时代为晚侏罗纪,绝对年龄在140Ma左右。斑岩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