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鲜活农产品流通模式创新研究

作者:刘刚 刊名:商业经济与管理 上传者:高洪秀

【摘要】鲜活农产品流通是我国农产品大流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民专业合作社在我国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可以有效解决农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提高鲜活农产品流通的组织化和市场化程度。文章首先分析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在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中的重要性,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鲜活农产品流通创新模式,包括直销模式、零售商对接模式以及龙头企业对接模式,最后提出了加快我国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发展的对策建议。

全文阅读

一、引言鲜活农产品流通是我国农产品大流通的重要组成部分。鲜活农产品流通联结鲜活农产品生产与消费,以千家万户农民卖菜为起点,以千家万户市民买菜为终点,一头连着农民,一头连着市民。但近年来,“菜贱伤农”和“菜贵伤民”的现象屡屡上演。“买难卖难”和“贱卖贵买”并存是当前鲜活农产品流通的典型特点。造成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农业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农民生产的分散性和无组织性带来市场需求信息的获取困难或获取成本过高,盲目生产不但使自身利益难以得到保障,还会带来由于供需不平衡而导致的价格波动。基于此,构建高效的市场主体,减少鲜活农产品的流通环节和信息不对称就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农民合作社作为农户自发结成的互助性经济组织,一头连着农户,一头连着市场,在整合农民力量、对接市场需求及保护农民利益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发挥农民专业合作社在鲜活农产品流通中的市场主体作用对于化解小生产、贵流通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促进农村经济乃至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学者对相关领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农产品流通体系中重要性的研究(周殿昆,2010;张跃,毋俊芝,2010)[1-2]。二是对以农民专业合作社为主体的农产品流通模式创新的研究。施晟等(2012)提出“农户+合作社+超市”的创新模式可以带来溢价,实现农户、合作社、超市的多方共赢[3]。隋妹妍等(2010)提出了合作社参与农产品流通体系的两种方式,即“农户+合作社+企业”模式以及“农户+合作社+超市”模式[4]。三是对在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中如何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研究(刘军,2007)[5]。从相关研究来看,学者对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流通模式创新问题研究较少,很多研究关注在农超对接这一单一模式中农民合作社如何发挥作用,没有形成一个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流通模式系统创新体系。基于此,本文以相关研究成果为基础,结合我国鲜活农产品流通现状及新趋势,分析基于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鲜活农产品流通模式系统创新问题。二、农民合作社在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中的重要性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农民自发组成的互助经济组织,是介于个体农民与市场之间的重要经济组织,可以发挥衔接农产品流通环节的纽带作用,提高农民的市场化和组织化程度,缓解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农民专业合作社在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中的重要作用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平衡鲜活农产品供应链利益分配对于大多数小农户来讲,当他们单独进入市场进行交易时,大多处于市场权力中的弱势地位,而且获取信息的成本高昂[2]。以蔬菜为例,“菜贱伤农,蔬菜丰产却不丰收”的现象不断出现,“种菜的永远赶不上倒菜的”,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分散的农民缺乏参与市场竞争所必需的信息资源和组织资源。在鲜活农产品流通中,农民由于组织分散、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往往无法掌握农产品的定价权,在供应链收益分配中经常处于弱势地位。农户专业合作社可以有效组织农民,无论是在生产环节还是在产品销售环节都可以获取规模效益,使生产者群体能够在产品的价格以及销售条件上增强谈判力量,使鲜活农产品流通过程中的利益分配向着有利于农民增收的方向调整。(二)解决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中的信息不对称我国鲜活农产品的生产大部分由众多小规模分散的农户来完成,从供应链信息流流向来看,需求信息要经过多个环节才能到达农户手中,这期间不仅存在着需求信息被放大的问题及传递时滞的问题,同时也会受到投机行为因素及中间商道德风险因素的影响,最终使得到达农民手中的信息真实性较差,而农户要获取真实信息的成本又非常高,使得农民生产总是滞后于市场需求。农民专业合作社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