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的公平观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邢文增 刊名:中共四川省委省级机关党校学报 上传者:张明

【摘要】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同蒲鲁东、杜林等人的论战中对公平思想进行了阐发,其主要内容为:公平是一个具体、历史的范畴,是特定经济关系的反映;在阶级社会中,公平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只有消灭私有制、实现人类解放才能实现真正的公平。在当代,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公平观不仅对我们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表面平等背后所隐藏的各种不公平现象有重要帮助,而且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全文阅读

马克思恩格斯的公平观及其当代价值邢文增助,而且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马克思恩格斯的公平观是他们在揭示资本剥削的秘密时,在对蒲鲁东、杜林等人的错误思潮进行批判的过程中所提出的。在对公平进行阐释的过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不公平的社会历史根源,还进一步提出了如何实现真正的社会公平。因此,其公平思想不仅对我们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表面平等背后所隐藏的各种不公平现象有重要帮助,而且为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一、马克思恩格斯公平观的主要内容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专门、系统地论述过公平,而是在同蒲鲁东、拉萨尔、杜林等人的论战中进行了阐发,在《哲学的贫困》、《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论住宅问题》等著作中都有与公平相关的论述。总体而言,其主要内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公平是一个具体的、历史的范畴,是特定经济关系的反映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代表人物蒲鲁东、杜林等人从历史唯心主义出发,从抽象的“人的本质”引申出公平这一范畴,把公平作为各种法律体系中共有的永恒价值,认为存在永恒的公平。如蒲鲁东就将公平看作是“至高无上的原则”,是支配其他一切原则的原则,是人类自身的本质。杜林也认为,平等是两个人意志的完全平等,并将这种平等视为绝对公理,作为其道德正义的基础。对于这种抽象的、永恒的公平,恩格斯进行了无情的批判,认为杜林的平等观实质上体现着“这两个人应当是这样的:他们摆脱了一切现实,摆脱了地球上发生的一切民族的、经济的、政治的和宗教的关系,摆脱了一切性别和个人的特性,以致留在这两个人身上的除了人这个光秃秃的概念以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了,于是,他们当然是‘完全平等’了。”1在对蒲鲁东等人的抽象、永恒的公平观的批判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公平属于道德与法的范畴,它不是先验的、决定经济关系的东西,恰恰相反,它是由经济关系决定的,其标准是随经济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的,公平“始终只是现存经济关系的或者反映其保守方面,或者反映其革命方面的观念化的神圣化的表现。”2因此,永恒的、抽象的公平是不存在的。“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公平认为奴隶制度是公平的;1789年资产者的公平要求废除封建制度,因为据说它不公平。在普鲁士的容克看来,甚至可怜的行政区域条例也是对永恒公平的破坏。所以,关于永恒公平的观念不仅因时因地而变,甚至也因人而变。”3在提出公平的标准是随经济关系而变化的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还从公平自身的发展规律入手,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出发,对“永恒公平”和将平等视为绝对公理的观念进行了猛烈抨击。他们认为,平等观念在自己的历史发展中,同样遵循着“否定之否定”的规律。新的平等总是在否定旧的平等中为自己开拓道路。平等的观念“本身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这一观念的形成,需要一定的历史条件,而这种历史条件本身又以长期的以往的历史为前提。所以,这样的平等观念说它是什么都行,就不能说是永恒的真理。”42.在阶级社会中,公平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公平不是超阶级的“永恒真理”,而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一定阶级的阶级意识。因此,在阶级社会中,公平观念总是一定阶级的公平观念,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它或者为统治阶级的统治和利益辩护,或者当被压迫阶级变得足够强大时,代表被压迫者对这个统治的反抗和他们的未来利益。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公平认为奴隶制度是公平的,而以蒲鲁东为代表的小资产阶级的永恒公平理想是希望通过颁布法律废止一切市场竞争,全体劳动者按照一定的价值比例关系来公平交换各自的劳动产品,这种观念实际上是在资本主义大工业发展的条件下,小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