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会阶层的政治参与:约束与对策——以人民政协为平台的分析

作者:蒙慧 刊名: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高艳萍

【摘要】目前,人民政协已成为在现有政治体制下新阶层实现其政治参与目的的重要渠道和平台,但存在一系列约束性因素:法律对人民政协的功能定位与其实际作用不相符、政协自身建设滞后、其提供的政治资源相对稀缺等,均会激发阶层利益与现存问题的矛盾。新阶层通过人民政协进行政治参与远未达到理想状态,因而需要在完善人民政协功能定位、加强政协自身建设、化解阶层利益矛盾等方面做出努力。

全文阅读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新社会阶层(以下简称新阶层)已完成了从特殊人群到普通人群、从少数人群到重要群体的演变过程,与之相适应,他们的政治参与意识也逐渐增强,希望通过有效安排有序地参加到国家政治生活之中。从我国目前情况看,这一渠道较多,如可通过入党、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在工商联、青联等社团组织担任一定的职务等有序地参加到国家政治生活之中。但调查表明,新阶层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希望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愿望最为迫切[1]。由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国家政治制度的根本,其变革的艰巨性和政治风险都是比较大的,因而政协将成为现有政治体系回应新阶层政治参与的一个更为稳妥的途径。基于此,本文以政协为分析平台,考察新阶层的政治参与状况、面临的约束以及对策。一、新阶层通过人民政协实现有序政治参与的状况从全国第八届政协开始,就有新阶层代表进入政协参政议政,经过近20年的发展,其政治参与状况如何是值得回答的问题。(一)新阶层委员的人数及构成情况新阶层出现在国家最高议政机关上始于八届政协,当时有20名来自非公有制经济的委员代表新阶层参政议政[2]。之后随着新阶层的壮大及其代表人士政治参与热情的提高,新阶层委员人数及在全国政协委员中所占的比例呈逐渐上升态势。为了印证这一趋势,笔者统计了第九届至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中新阶层委员数量及占比(为了真实表现内地新阶层的政治参与状况,统计时没有考虑特邀香港界、特邀澳门界和特别邀请人士界别的新阶层委员情况)[3],结果在九届政协会议中已有124名委员来自新阶层,占全体政协委员的比例为5.3%;在十届政协会议中有172人新阶层委员,占比为7.7%,而在十一届政协会议中,新阶层人士已达到223人,占比为9.96%,人数和比例均超过上届。新阶层委员的增加不仅使新阶层代表人士逐渐进入到现有政治体系,履行参政议政、政治协商、民主监督职能,而且也使得政协的内部构成发生了重大变化,原先被屏蔽的社会阶层因素重新显现出来,使其内部的多元主体结构,即政党结构、人民团体、社会阶层因素和精英化个体成员日趋完善。但是与我国5000多万的新阶层人士相比,新阶层委员在政协委员中所占的比例还稍显偏低。另外,由于新阶层成分多样性以及政协界别设置问题,新阶层委员内部结构也呈现出一些特点:1.分布在工商联、经济界的新阶层委员比例较高。从统计结果看,新阶层委员广泛分布于除中国共产党之外的各个界别,但分布在经济界和工商联的委员最多,在九届政协会议中这两个界别的新阶层委员数已达到35人和32人,占新阶层委员的比例为28.2%和25.8%。到十一届政协会议则增加到46人和36人,但占比却分别下降为20.6%和16.1%(见表1),这意味着其他界别如民主党派、福利与保障等界别也在扩大吸收新阶层委员。同样,分布在各民主党派的新阶层委员数也不尽相同,仅以十一届四次会议为例,分布在民建的新阶层委员为13人,民进为3人,民盟为2人。上述差异源于不同党派、界别与新阶层的联系程度,经济界和工商联与新阶层联系较为密切,基本包含了现有新经济组织人士,而民建的主要发展对象就是经济界人士。表1第九届~十一届新阶层委员的界别分布界别人数与比例经济界工商联侨联民主党派福利保障青联妇联其他第九届人数/人占比/%3528.23225.810.8118.832.4154.0410.83629第十届人数/人占比/%3419.73620.921.16179.8852.90116.39137.555431第十一届人数/人占比/%4620.63616.1198.52188177.62125.3125.3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