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儒家伦理的宗教性

作者:邓凌 刊名: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彭慧琴

【摘要】儒家伦理建立了一个以"仁"为核心的道德规范体系。其中敬天祭祖的宗法伦理关系、仁、礼的伦理道德及天人合一的伦理模式中具有一定的宗教性意蕴。

全文阅读

儒学是否儒教,儒家伦理是不是宗教伦理,一直作为前沿和热点问题被广大学者关注及讨论。笔者认为儒学是否宗教问题属于中国宗教史上的大事,三言两语很难说清,需得学者著作专门讨论,本文仅对儒家伦理是否宗教伦理,亦或儒家伦理仅是具有宗教性的问题提出一些粗浅的认识。儒家伦理简单而言,就是建立了一个以“仁”为核心的道德规范体系,强调道德义务,并据此提出了一套道德修养的方法。它总体来说具有三方面的内容:敬天祭祖的宗法伦理、仁、礼的伦理规范及天人合一的伦理模式。宗教伦理是指在宗教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为了调整信教者之间、信教者与不信教者、人与终极实在以及俗界与圣界之间的关系而形成的教义、信条、诫命以及道德目的的总称。通常,人们将宗教伦理理解为在宗教领域和宗教活动中,由特定的信奉者群体遵守的、从特定信仰体系里引申出来的一套伦理观念和规范、仪式仪规的系统;它与政治伦理、经济伦理、环境伦理等一样,属于一种特殊领域和特殊活动中的伦理,即一种特殊的伦理形态,其实质在于以神圣的信仰为根据来建立道德行为的准则。按照这个定义来看,儒家伦理与之并不相符,甚至在某些方面是与之相反的。然而,这只是从形态或形式上对宗教伦理的解读,如果着眼于宗教理念的维度,可称之为宗教伦理的超越维度,可以呈现出另一种蕴意,[1]即宗教性的伦理问题。现就从以上三方面来看儒家伦理的宗教性问题。一、敬天祭祖的宗法伦理祖先崇拜在中国古代宗教意识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天或上帝的观念,可能在传说中的尧舜禹时代就已经出现。早在夏朝,祖先崇拜的观念已较盛行了。夏铸“九鼎”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表示对祖先的崇拜,并借以守护住自己得胜者的地位。殷人具有浓厚的宗教意识。殷商的宗教观是以对祖宗一元神的崇拜为其特征的。殷人认为鬼神世界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即“帝”或“天”。通过殷墟甲骨文的研究证明,殷王并不直接祭祀上帝,而只祭祀自己的祖先。殷人还认为只有殷王死后才“宾于帝”,所以只有殷王的先公先妣能将世人的意愿转达给上帝。这样,祖先就成为了联接人世与上天的唯一渠道,因此祖先祭祀变得特别重要。周人改变了殷人重鬼轻人的倾向,但祖先崇拜却被完全继承了下来,并得到进一步加强。周代统治者从商的灭亡中认识到“天命靡常,唯德是辅”,把宗教观念上的“敬天”发展为伦理观念上的“宗孝”。“以天为宗,以德为本”,以祖为宗,以孝为本。德以配天,孝以配祖。将天命与人伦结合起来,便衍化出天命随着人事迁移而变化的思想,把人的伦理道德提高到与天命相联系的地位。周王自称天子,天授予他管理四方的权力,他则分封其土地臣民与同姓或异姓诸侯与卿大夫。天子为“大宗”,同姓诸侯尊天子为大宗子。诸侯相对于天子为“小宗”。大宗小宗在血缘上是兄弟关系,在政治上是君与臣、卿大夫与士的等级关系。这样一来,整个国家与社会便结成一个大宗小宗等级相属、同姓异姓血缘相连的宗法性社会。周代还出现了宗庙祭祀制度,它在区别贵贱、团结宗亲、稳定社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于是,在贵族阶层,祭天、祭地、祭社稷;在民间,平民百姓则祭祀自己的祖先。整个社会都十分重视祖先祭祀,这是中国传统宗教的一大特色,这就是牟钟鉴先生说的“宗法性传统宗教”。周代以后,社会制度虽有所变化,但宗法血缘关系的基本内容在宗族和家族范围之内却始终得以保存和尊重。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宗法制度和祖先崇拜的宗教观念相结合,构成了周王朝政治伦理宗教一体化的完整体系。而以德配天、以孝对祖的宗教性伦理思想后来进一步发展演变到与爱人、惠民相连结。“皇天无亲,惟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是怀”。《周易》说卦云:“幽赞神明”,“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也。”《左传》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