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公允价值测量与契约理念的相互关系

作者:石青苔 刊名:现代商业 上传者:丁文利

【摘要】企业是各种契约的集合体,在这个结合体中股权契约、薪酬契约、债务契约是企业内部契约形式中比较重要的几个,对公允价值计量提供的财务会计信息的依赖程度相对较高,并从不同的方面影响着公允价值计量运用。

全文阅读

一、契约薪酬对公允价值的影响研究薪酬契约对公允价值计量的影响,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1.薪酬契约的体制约束。我国国有企业薪酬契约在缔约人、缔约对象、缔约内容、缔约性质等方面都受到国企特殊行政体制和经营模式的影响,与建立在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制上的薪酬契约有很大的差异。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一个多重委托代理关系,在这个复杂的关系中存在着委托代理链过于冗长、受托责任难以落实等现象。此外,国企的高层管理人员大多是行政任命或变相行政任命,这往往导致管理者不太关注薪酬契约中已约定好的激励利益,而更多地关注在职消费、职位升迁、社会地位和隐性收入等非薪酬契约的相关利益。这些问题的存在对国企业公司治理结构是一种冲击,进而会影响到以公司治理结构为基础的公允价值计量的财务会计信息。2.薪酬水平与契约形式。从当前总体情况来看,我国大多数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企业对管理者的激励程度并不是很高,主要表现为国企管理者的报酬普遍较低且契约形式主要是经济性报酬,薪金高低的标准主要与职位的高低相联系。低薪酬体系下的管理者为了实现业绩或获得激励报酬,往往会通过对包括公允价值计量等在内的会计政策的选择来达到其目的。另外,目前我国通行的薪酬契约形式主要有:经济性报酬(主要有岗位工资、绩效工资、股票期权、福利计划)与非经济性报酬(主要有晋升与发展、学习与培训等)。契约形式的不同,对管理者的影响不同,因而他们在不同预期下对公允价值计量在内的会计信息处理与加工的影响程度也不同。二、债务契约对公允价值计量的影响债务契约是指企业(以下称“债务人”)通过对外举债筹集资金时与债权人签订的契约。债务契约对公允价值计量的影响,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1)企业偿债能力的评价。在签订债务契约前,债权人需要企业管理当局提供公允的财务信息来客观正确地评价债务人的偿债能力等综合情况,为债务契约的签订提供充分、有效的信息。但是无论什么样的财务信息,公允价值计量的财务信息对于债务契约双方的作用永胜于历史成本等计量属性;(2)债务契约治理效应的发挥。银行等债权人对债务人具有固定索取权,进而能对企业的管理者进行有效的监督和控制,从而帮助债务人实现有效的公司治理,保证债权人自身利益。因此,负债融资实际也是一种治理机制,能够对财务信息质量的改进产生积极作用。银行、金融机构等主要债权人对公允价值计量会计信息的偏好肯定要比历史成本计量的要大。这种由于债权人实施债务契约治理的需要加大了对公允价值计量的依赖程度;(3)企业面临的债务违约风险。企业面临的债务契约违约风险主要有两种:主动违约风险和被动违约风险。本文这里指的是被动违约风险,即企业经营失败无法全额进行偿付而为的不得已的违约风险。企业面临违约风险大小评价与分析的主要依据就是财务信息,“公允”的财务信息是债务契约双方正确判断可能存在的债务违约风险的内在需要。三、公允价值计量对企业内部契约的影响1.公允价值计量对股权契约的影响。运用公允价值计量属性对资产或负债进行确认与计量,必将引起会计计量所产生的综合信息的变化从而导致一定的经济后果。从目前《企业会计准则(2006)》的相关规定来看,运用公允价值计量形成的公允价值变动主要是计入“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等会计科目,“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等损益类科目影响损益表(利润表),但最终也会通过未分配利润影响所有者权益;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等科目直接影响所有者权益。这些公允价值计量的会计信息虽然很难一下子改变企业的股权性质,但会引起企业的股权集中度、股利分配政策、内部融资能力等方面的量变,当这些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