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中的抽象意识——评方肃作品集《存在的秩序》

作者:李知行 刊名:湖北美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毕经瑞

【摘要】方肃的摄影活动,一直是在摄影"内部"进行的,也就是说,他的创作是对治了专业的需要、现代性、学院身份等问题,与当代艺术、摄影同时展开"潜对话"的结果。他心雄志高,却长期稳妥地推进,直到壮年才将这指尖的轻轻一揿,揿得到位。艺术的高妙之处其实就在一个"安"字,所谓"言安一个字,拈断数根须"。看方肃的作品,你

全文阅读

方肃的摄影活动,一直是在摄影“内部”进行的,也就是说,他的创作是对治了专业的需要、现代性、学院身份等问题,与当代艺术、摄影同时展开“潜对话”的结果。他心雄志高,却长期稳妥地推进,直到壮年才将这指尖的轻轻一揿,揿得到位。艺术的高妙之处其实就在一个“安”字,所谓“言安一个字,拈断数根须”。看方肃的作品,你会惊讶于这些“并无异样”的景观,何以唯独到了他的镜头下,就如此驯服、生机勃勃地展现出极致的物的“巧合”,展现出“存在的秩序”。是“决定性的选择”和“精准的移位”,让他获得了这些空间的切片,他的方法貌似没有特别的地方,可以说是相当的古典,这在当代以艺术为目标的摄影人中,已经很少见了。方肃以一种矛盾的心情在两类视觉艺术,两种身份中从事他的摄影,一方面,他继承了以斯蒂格里茨(AlfredStieglitz)、保罗斯特兰德(PaulStrand)等纯粹摄影(StraightPhotography)为代表的现代摄影,刚刚摆脱画意摄影(Pictorialism)的影响,宣布摄影可以作为独立自足媒介时的那些高亢信条。比如:要求摄影家发现而非“制作”他的主题;要求对被选择的现实片断不作主观变动;摄取照片时应尽量呈现事物的客观面貌;不在暗室“操纵”底片等等。这些早已成为20世纪以纪实摄影为主流的经典摄影共同的信条。但是随着电视,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些信条下的纪实摄影已失去了主流大众媒介的依托。如今,影像艺术虽在人文领域拥有相对独立的地位,但在中国的学科设置中,一方面因其纪实性从属于新闻学,另一方面又因其不可剥离的艺术性和在当代艺术中无所不在的影响,专业的摄影教育已弥补了艺术院校学科建制的不足,但在艺术学上远没有获得应有的份量,与西方相比相差很远。这个分裂的现状可以说既造就了,也伤害了摄影 的审美特性。就身份来说,方肃其实属后者,即摄影作为艺术的层面。因此,尽管他还恪守着纪实摄影的某些信条,他的身份却是像莫霍里纳吉(MoholyNagy)和曼雷(ManRay)那样的摄影家(二者都是包豪斯的形式大师),他的影像关心的是视觉本身而不是信息。这种奇怪的地位、目标和观念之间的张力,却赋予了他作品独特的面貌。摄影是以机械手段获得实际存在的物的影像,因此它本质上不是一种想象,也不大可能作为哲学探讨的工具。不过它也不是完全脱离主观的“客观”,因为任何影像的获得,取决于拍摄者对于对象的选择、角度或事先设置。因此照片是特定时间、空间的切片,这是主流摄影经过“艺术身份”的焦虑后得出的结论(此前的画意摄影一度沉迷于模仿绘画而放弃了自身媒介特长)。从摄影将自己定位为“选择的艺术”,就决定了其特殊的工作方式,并且将“艺术”(从此艺术将被摄影反定位)从艺术家的头脑释放到现实的空间中。一张照片不仅意味着它的内容曾实际存在,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意味着艺术家身体性地在场。照片是一种见证。现代艺术中各种激进的观念,如对身体性的强调、去精英化、抹平生活与艺术的界限等,这些提法看似玄乎,实际上是基于人人可以用相机拍摄这个简单的事实。摄影虽然无关于概念,但照片的“客观性”却是最具哲学意味的。西方现代一些重要的思想家,如瓦尔特本雅明(WalterBenjamin)、罗兰巴特(RolandBarthes)、苏珊桑塔格(SusanSontag)、吉尔德勒兹(GillesLouisReneDeleuze)等的著作中很多精彩的部份,实际是在谈论影像。由于长期深入于影像这个媒介,方肃出人意料地成了一位相当国际化的艺术家。他从现实的无序中千方百计获取秩序的标本,他的身份又超脱于意识形态性强的各种评奖和话语,则意味着他的镜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