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范围内残疾儿童教育安置形式的变迁与趋向

作者:李拉 刊名:现代教育管理 上传者:王柯文

【摘要】从世界范围内来看,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话题与不断变迁的实践,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探索贯穿了整个特殊教育的发展历程。整体来说,它经历了制度化特殊教育之前的个别教育阶段、独立设置的隔离式特殊学校阶段、由单一到多元的融合运动阶段。而全纳教育的出现,则为残疾儿童教育安置提供了一种新的转向。

全文阅读

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是指通过何种形式为残疾儿童提供适当的教育,以保障教育质量,促进残疾儿童的身心发展。它不同于残疾儿童医学、康复意义上的安置或家庭式的养护,它强调的是残疾儿童安置的“教育”性,即通过安置来实现残疾儿童教育之目的。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事实上是实施特殊教育的一个前置性问题,采取何种有效的教育安置形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残疾儿童的受教育水平。事实上,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与探索贯穿了整个特殊教育的发展历程。回溯世界范围内特殊教育的发展历史我们会发现,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形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话题与不断变迁的实践。残疾儿童教育安置形式的发展事实上与特殊教育整体的发展历程是基本对应的。从整个世界范围内来看,特殊教育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隔离走向融合的发展过程,残疾儿童的教育安置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由无到有、由单一到多元、由封闭到开放的发展历程,迄今已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残疾儿童教育安置模式。全纳教育的发展为残疾儿童教育安置形式提供了一种新的转向。一、制度化特殊教育之前的残疾儿童安置个别教育在人类文明产生之后的漫长时期内,还没有真正的特殊教育,残疾人的地位低下,甚至面临着被遗弃的命运。美国著名的特殊教育学者柯克和加拉赫认为,历史上人们对残疾人的态度可分为四个阶段,即公元前的歧视或虐待、基督教布道时的保护和同情、18世纪和19世纪开始的收容和训练、20世纪后开始的融合改革运动。[1]就残疾儿童而言,从人类社会形成到1760年世界第一所特殊学校诞生,人们对于残疾儿童的观念与态度也大致可归纳为“遗弃”、“歧视”到“救济”以至“教育”四个阶段。[2]具体来说,在人类社会的漫长历史时期中,残疾儿童基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被遗弃、被歧视是他们普遍的遭遇和命运。到了中世纪,西方基督教在社会中占据了统治地位,一些慈善性、养护性机构在基督教支持下开始陆续建立,残疾儿童进入了“救济阶段”,开始被隔离养护,但还很难得到受教育的机会。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促进了人类文明意识的觉醒,同时医学、精神病学以及教育学的发展使残疾儿童开始有机会接受教育。但必须要认识到,这种教育机会还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在特殊教育理念和实践上还处于探索时期,尤其是在教育组织形式上,主要是采用个别教育的形式。如16、17世纪在西班牙,修道士庞塞(Ponce)和牧师伯内特(Bonet)分别对聋童进行个案研究和实践。荷兰的一名医生阿曼(Amman)受托教一个聋女童学习口语说话,获得了成功,继而开始了聋童的言语语言训练。总之在这一时期,在个别教育的组织形式之下,少数残疾儿童开始有机会接受教育,然而这种零星的、自发式的个别教育远远不能满足残疾儿童接受教育的普遍需求,这种教育安置离规范化、制度化的特殊教育还有很长的距离。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自发式的探索和尝试为后来制度化特殊教育的出现和残疾儿童教育安置形式的规范奠定了实践根基。二、独立形态的残疾儿童教育安置隔离式特殊学校18世纪下半叶,专门为残疾儿童教育所设置的特殊学校开始在西方陆续出现,这促进了特殊教育的进一步发展,也使得以个别教育为主的残疾儿童教育安置形式开始在走向规范化和体制化的特殊教育发展背景下,形成了较有规模的、独立的教育安置模式特殊学校。1760年,法国神父莱佩(CharlesMicheldeI’Epe)在巴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聋校,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所真正的特殊教育机构。法国慈善家阿羽依(B.Hauy)1784年在巴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盲人学校。法国人精神病医生谢根(EdouardSeguin)于1837年在巴黎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弱智者训练教育学校,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