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发展中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英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启示

作者:张亮 刊名:理论探讨 上传者:江巍

【摘要】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英国马克思主义"在通过发展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这个方面树立了最值得人们重视的榜样。它的经验表明,要想在发展中坚持历史唯物主义,首先要能准确认识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的批判的方法论本质,其次要有在历史唯物主义的指导下研究本土问题的自觉意识,最后要能找到"哲学和社会科学的联盟"的恰当方式或道路。

全文阅读

近年来,变化了的意识形态格局和学术格局对历史唯物主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或挑战,即要求历史唯物主义能够在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思潮的理论竞争中证明自己的科学性和当代价值,重新确立自己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的领导地位。换言之,历史唯物主义只有通过不断的发展,做出新的、能够征服思想界进而争取人民群众的科学成果,才能得到真正牢固的坚持。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英国马克思主义”在这个方面树立了最值得人们重视的榜样:绝大多数“英国马克思主义”思想家都是从事具体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但是,他们却在历史唯物主义的指导下创造出了一大批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学术著作,在对历史唯物主义做出实质性推进的同时极大地提升了历史唯物主义在西方学术界的理论声誉和影响力。那么,他们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答案其实并不复杂,首先是要能准确认识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的批判的方法论本质,其次是要有在历史唯物主义的指导下研究本土问题的自觉意识,最后是要能找到“哲学和社会科学的联盟”的恰当方式或道路。1作为一个由具体的概念、原理构成的科学的理论体系,历史唯物主义的真正本质和精髓是科学的批判的方法论。早在历史唯物主义诞生之初,马克思恩格斯就对此做过阐明:“在思辨终止的地方,在现实生活面前,正是描述人们实践活动和实际发展过程的真正的实证科学开始的地方。关于意识的空话将终止,它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知识所代替。对现实的描述会使独立的哲学失去生存环境,能够取而代之的充其量不过是从对人类历史发展的考察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的结果的概括。这些抽象本身离开了现实的历史就没有任何价值。它们只能对整理历史资料提供某些方便,指出历史资料的各个层次的顺序。但是这些抽象与哲学不同,它们绝不提供可以适用于各个历史时代的药方或公式。”[1]73-74在晚年书信中,针对当时已经表露出来的教条主义倾向,恩格斯再次强调历史唯物主义的本质在于方法,指出:“我们的历史观首先是进行研究工作的指南,并不是按照黑格尔学派的方式构造体系的诀窍”[2]692,“如果不把唯物主义方法当作研究历史的指南,而是把它当作现成的公式,按照它来裁剪各种历史事实,那它就会转变为自己的对立物”[2]688。然而,在恩格斯逝世后先后成为马克思主义“正统”的第二国际马克思主义和苏联“教科书体系”中,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精髓在不同程度上都失落了。就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 性传播而言,第二国际理论家做出了不可抹杀的巨大贡献。但是,在同时代自然科学观念和资产阶级哲学的影响下,他们实际上认为“马克思主义从其本性上来讲与哲学没有任何关系”[3]4,因而更多地强调历史唯物主义是一种科学的社会学观点体系,从而在事实上忽略甚至遗忘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正统”是“认识社会和历史的正确方法”[4]42。十月革命的胜利从政治上和理论上颠覆了第二国际的“正统”地位,将苏联推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舞台的中心。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在斯大林的领导下,苏联青年红色哲学家沿着普列汉诺夫和列宁开辟的马克思主义俄国化道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行体系化建构,建构出了一个原本主要用于普及教育之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教科书体系”。该体系后来因为斯大林《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背书而获得了某种神圣且不容置疑的绝对真理性,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正统”[5]。历史地看,“教科书体系”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广泛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它同样未能准确地把握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精髓,而是在马克思恩格斯已经超越的旧唯物主义的立场上,将历史唯物主义重新理解为一种包罗万象的教条体系。由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