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的人的需要观探析

作者:吴昊宇 刊名: 上传者:胡海

【摘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自始至终以一个人本主义者的身份来解构资本主义,并以抽象的人的本质观为前提理解人的需要及其满足过程,需要范畴反映了马克思的人本主义立场。

全文阅读

一、人的需要反映理想的、抽象的人的本质,需要的满足以实现人的本质为前提《手稿》中马克思认为,一切动物都有指向物质资料的肉体需要,反映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满足肉体需要的方式,表现为人的活动是自由的有意识的。“首先,劳动这种生命活动,这种生产生活本身对人来说不过是满足一种需要即维持肉体生存的需要的一种手段。而生产生活就是类活动。这是产生生命的生活。一个种的整体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恰恰就是人的类特性。”他进一步指出,自由的有意识的类特性实际上是人以真正的需要为尺度指导活动过程,即需要触动人的意识,是人进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的深层因素。马克思还将人的需要与人的本质对接,从而对人的真正需要给予很高的地位:“动物只是在直接的肉体需要的支配下生产,而人甚至不受肉体需要的影响也进行生产,并且只有不受这种需要的影响才进行真正的生产,……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构造,而人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构造。”马克思并没有对真正的人的需要作解释,而代以美来形容人的需要。在他眼中人的需要必然反映理想的、抽象的人的本质。马克思说道:“当物按人的方式同人发生关系时,我才能在实践上按人的方式同物发生关系。因此,需要和享受失去了自己的利己性质,而自然界失去了自己纯粹的有用性,因为效用成了人的效用。”即要以人的需要改造世界,需要体现了人的本质力量。马克思对“人化自然”当时资本主义大工业所取得的成就表示认可,肯定是人的本质力量的物质结果。“通过工业不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本学的自然界。”如前所述,马克思论需要的客体是人化自然中的物质资料,人通过自由的有意识的劳动满足需要,这是发挥人的本质力量的过程。所以,需要、劳动、人的本质是理想的统一,三者互相表征。二、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异化需要否定了人为之人的应然本质马克思指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需要异化的现象。追逐利润的资本使工人只能维持生存的需要,与一般动物并无差别。这是对人的本质的否定。国民经济学则索性将工人的需要抽象化,倡导工人要节制生存以外的需要,“人不仅没有了人的需要,他甚至连动物的需要也不再有了。爱尔兰人只知道有吃的需要,……连野蛮人、动物都还有猎捕、运动等等的需要,有和同类交往的需要。”异化需要一方面表现为整个社会新的需要不断产生,满足需要的资料日益精致,另一方面表现为生产者工人的需要被彻底的、抽象的简单化。资本制造出工人与资本家需要的对立:有限的、简陋的需要与无节制的、奢侈的需要。总之,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每个人都力图创造出一种支配人的、异化的本质力量,以便从这里面找到他自己的利己需要的满足。”无论资本家还是工人,富人还是穷人,他们的需要都是异化需要。马克思从批判社会经济现象和古典政治经济学开始,利用需要范畴触及资本主义社会中阶级贫富分化,贬斥工人与资本家的异化需要。马克思始终把人为之人的应然需要与现实的异化需要作对比,以此批判资本主义私有财产。在他那里,人为之人的应然需要作为抽象不变的参照物,与抽象的人的本质观结合在一起。三、人的需要及其满足的过程被看作是抽象的“异化复归”史马克思认为,历史是“人化自然”的历史,体现人的本质。历史遵循着人的本质“占有异化复归”的顺序发展,而人的需要及其满足也将经历与人的本质一致的过程,即扬弃异化需要,复归到终极状态:实现人作为人的、全面的需要。《手稿》下述论述中可看到这种一致性:“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