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学不倦 厚德载物——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政税务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陈志勇教授

作者:柳光强;周菲 刊名:财政监督 上传者:仇立岗

【摘要】十年前,笔者坐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教室里,认真聆听陈志勇教授讲授财政学课程。讲台上,陈教授旁征博引,循循善诱,一本枯燥无味的《财政学原理》通过他的讲述,变得通俗易懂,令人思路开阔,启迪颇丰。十年后,在陈教授的办公室,笔者与他面对面,仔细倾听他讲述人生经历,畅谈学术观点。沉稳的语调,平和的微笑,仿佛又让笔者回到十年前的课堂上。只不过,这一次是零距离地感受这位睿智财政学者的魅力人生。

全文阅读

十年前,笔者坐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教室里,认真聆听陈志勇教授讲授财政学课程。讲台上,陈教授旁征博引,循循善诱,一本枯燥无味的《财政学原理》通过他的讲述,变得通俗易懂,令人思路开阔,启迪颇丰。十年后,在陈教授的办公室,笔者与他面对面,仔细倾听他讲述人生经历,畅谈学术观点。沉稳的语调,平和的微笑,仿佛又让笔者回到十年前的课堂上。只不过,这一次是零距离地感受这位睿智财政学者的魅力人生。现在看来,也许自出生开始,陈志勇就注定成为一个读书人。1958年,他出生于广西贺州。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风光秀丽,文化底蕴丰厚,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汇集之地。我们常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而一地的文化氛围则具有更为深厚和持久的影响力,它能于无形之中将人潜移默化,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精神滋养塑造思想、感染心灵。贺州人尚文,让陈志勇自小就饱受文化的浸润熏陶。出生于书香门第,更让他自幼以墨香为伴,每日徜徉于知识海洋之中。从爷爷那一辈,家中就有很多读书人。外公曾在上海读大学,是解放前贺州的四个大学生之一;两个舅舅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父母都是老高中毕业生。以身边的亲人为榜样,他从小就树立起自己的人生目标,也在心里埋下一颗立志读好书的种子。读书,对他来说,既是一种爱好,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在贺州度过了六年的童年时光,陈志勇随家人迁到梧州开始了正式的读书生涯。然而,与这一代众多的同龄人一样,小学还没毕业,原本宁静的校园生活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断。他所景仰的知识殿堂变成了政治运动的大会场。停课闹革命,学工学农,成为每天学生的主要功课。高中时期学校还抓过一段时间教学质量,在“白卷英雄”张铁生事件之后,教学质量也没有再抓。每天“不务正业”,多数时间都在政治运动中度过,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小学上了不到六年,初中两年,高中两年,整个中小学加在一起,说是10年,其实真正上读书,是爱好,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学的时间10年不到。被卷入政治漩涡的这一代,荒废了宝贵的学习时光。尽管高中毕业,却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文化知识。而对于自己的人生,也很少能有选择的权利。跟着“最高指示”走,便是他们的行动指南。当时流行一句话:“广阔天地,大有作为”。1974年高中毕业后,按照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指示,陈志勇便到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开始了两年半的知青生活。彼时,正值全国农业学大寨的高潮。每天,陈志勇与农民一起兴农田,建水利,投身于农田基本建设的热潮中。回想起这段峥嵘岁月,他依然记忆犹新。震天的锣鼓,飘扬的红旗,满墙的标语,都在记忆里留下鲜明的印记。“苦”,是这段记忆最真切的味道。而更多地,他将这一段经历视为对自己的一种磨练。数十年后回想起来,之后他在工作中所表现出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优秀品质,很大程度上都受益于此。在下乡当知青的日子里,没有多少娱乐活动,读书是单调生活中唯一的乐趣。尽管在农村的时间主要都用在劳动上,但只要略有空闲,他就坚持读书。那个时候读书没有具体目的,文学、哲学、经济学方面的书籍,只要感兴趣的,都广泛涉猎。对他来说,读书是一种享受。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享受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知识积淀也为他后来参考高考、研习财政学打下了根基。陈志勇信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每天读书逐渐成为一种习惯。这一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虽然身为院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仍然坚持每天晚上读书。而另一种习惯思考的习惯,也是在知青生活中养成的。每天从事生产劳动,他的大脑却一刻都不空歇。除了读书,很多的时候,他都在思考。他相信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师,处处留心皆学问。在劳动中,他收获知识,汲取养分。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