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费希特的民族教育思想

作者:张宝梅 刊名: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未娟

【摘要】面对着外敌的入侵,费希特认为要挽救德意志民族濒于危亡,唯一途径就是实施民族教育。费希特主张通过民族教育重新塑造德意志民族,其内涵是以道德教育和精神教育为主,培养一个全新的人。费希特通过民族教育唤起德意志人民的民族意识,从而为争取德意志民族解放提供了强大的群众基础,也为德国的统一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全文阅读

约翰戈特利布费希特(JohannGottliebFichte,1762-1814)“被认为是康德哲学的真正代言人和唯一正统继承人,康德哲学的克服者和完成者。他被誉为19世纪最明亮的哲学巨星”[1]。此外,他还是一位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主要体现在《对德意志民族的演讲》等著作里。费希特提出,若要使德意志民族摆脱目前所面临的一切灾难,唯有实施民族教育,通过教育和道德复兴来为德意志的爱国主义开辟道路。他希望能通过民族教育来唤醒德意志人民的民族意识,从而实现德意志民族的独立和复兴。因此,他总结道:“一句话,我作为维护德意志民族生存的唯一手段提出的建议,就是完全改变迄今的教育制度”[2]。一费希特的民族教育思想的形成与他所处的历史时代有着密切的关系。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和之后拿破仑的军队对德意志的占领对费希特的思想变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费希特从原来赞颂法国大革命转变为视法国大革命为帝国主义的征服行为,从而产生了对法兰西民族的仇恨。最终拿破仑的入侵使得费希特产生“教育兴国”的教育思想。在费希特的思想里自由是最高原则。在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初,费希特支持法国大革命所提出的自由、平等等资产阶级民主原则。费希特把法兰西民族视为实现人类自由的代表,他曾写道:“在我看来,法国革命对于全人类都是重要的。……法国革命正是一幅关于人的权利和人的价值这个伟大课题的瑰丽画卷”[3]。在费希特看来,法国大革命使法国人民获得了自由,并鼓舞着其他国家还未获得自由的人民去争取自由。因此,费希特认为法国才是追求自由的人们的祖国。然而,当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军队侵入德意志境内,摧毁德意志无数封建小邦国时,德意志开始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而又由于1807年的《提尔西特和约》使得德意志人民蒙受了“奇耻大辱”。这一切导致德意志的知识界开始出现与法国大革命相对立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德意志人民那里反抗外来民族压迫的情绪越来越高涨。由此,德意志的知识分子要求将保持德意志的民族特性作为文化界的重要任务。这时费希特对法兰西民族感到失望,不再把法兰西民族视为实现人类自由的代表。他把目光转向德意志,开始寻找救国的道路。从此,以费希特为代表的德意志人民走上了寻求民族独立的道路。在救国的道路上,费希特是走在德意志知识分子的前列。费希特不顾法军的严密监视,在“1808年他举行了著名的演讲《对德意志民族的演讲》,其中他呼吁全体德国人团结起来以抵抗拿破仑”[4]。费希特认为,要用一种民族精神把德意志人民都组织起来,使他们为伟大祖国的统一而奋斗献身。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要教育德意志人民认识到全民族的共同利益。因此,费希特希望通过演讲来宣扬德意志的民族精神,以增强德意志民众的民族意识。他在演讲里总结道:“合乎理性的国家不能靠弄虚作假的做法,用手头现有的材料建立起来,相反地要建立起这样的国家,一个民族首先必须获得文化素养,教育水准必须得到提高。一个民族只有依靠脚踏实地的工作,首先解决了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教育课题,然后才能解决建立完善的国家的课题”[2]。费希特认为,在过去由于利己主义的自我毁灭,德意志民族已经丧失了独立性。如果德意志人民想要救亡图存,那么就必须创造一个由理性支配的新世界。而要做到这一点,途径就是发展民族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新人。因此,对于德意志民族来说,“现在从长远意义上列入议事日程的步骤是进行民族教育,培养完善的人”[2]。在这里,他明确地提出“教育兴国”的思想。“普鲁士人民所受的屈辱是他们教育及道德失败的结果。”[5]因此,费希特提倡,要挽救德意志民族濒于危亡,必须彻底改造旧的国民教育制度,实施“一种全新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