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相关创伤后应激障碍与应对方式的相关研究

作者:刘罕隽;潘雯 刊名: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 上传者:陈裕

【摘要】目的:探讨癌症相关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患者心理应对方式特点。方法:采用临床用创伤后应激障碍诊断量表(CAPS)对67例癌症患者进行诊断性访谈,分为PTSD组(n=37)和对照组(n=30)。完成一般情况调查表、癌症应对问卷(CCMQ)。结果:PTSD组较少采取面对(1.95±0.45)的应对方式,而多采用回避和压抑(2.30±0.44)、屈服(2.45±0.72)、幻想(2.32±0.50)、发泄(2.16±0.53)的应对方式(P<0.01或P<0.05),癌症相关PTSD症状的严重程度与面对的应对方式显著负相关(r=-0.455,P<0.01),与回避和压抑、屈服、发泄显著正相关(r=0.470,P<0.01;r=0.349,P<0.05;r=0.354,P<0.01)。结论:心理应对方式不良与癌症相关PTSD的严重程度密切相关。

全文阅读

随着癌症存活率不断提高,癌症患者长期担忧疾病的复发或死亡,给患者造成生理、心理的多重痛苦,更易出现适应不良等问题,易致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stressdisorders,PTSD)发生。癌症相关PTSD影响因素与多种心理社会因素相关[1],对患者病前的性格基础及心理行为模式的研究有助于减轻患者的痛苦,为临床治疗提供依据。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随机选取2012年3月~2012年9月于苏大附一院肿瘤科就诊的恶性肿瘤患者67例,均经临床、病理学及影像学等确诊,男32例,女35例;年龄(54.9410.80)岁;意识清楚,能理解量表内容和正确回答问题;排除存在高热、电解质紊乱或严重影响认知的慢性疾病,近期使用影响自主神经功能的药物者。应用临床用创伤后应激功能障碍诊断量表(clinician-administeredPTSDscale,CAPS)[2]对患者进行诊断性访谈,将完全符合DSM--TR中PTSD诊断标准的患者归为PTSD组(n=37),男18例,女19例;年龄(54.5610.92)岁;不符合PTSD诊断标准的患者为对照组(n=30),男14例,女16例;年龄(55.219.98)岁。1.2方法要求被试者按统一指导语自行独立完成各项心理评定问卷的测试,CAPS需由经严格培训后的同一位医师,与被试者共同完成,被试者单盲(不知晓分组),必要时适当扩展收集资料的范围,减少主观因素对信息组别例数面对回避和压抑屈服幻想发泄对照组302.300.661.780.631.820.681.930.631.680.40PTSD组371.950.452.300.442.450.722.320.502.160.53t值-2.4923.9563.6302.8533.995表12组CCMQ评分比较(分,xs)准确性的影响。对于不便自行填写的被试者,测查医师用无任何暗示性的方式逐一将题目读出,被试者完成问卷后,测查医师核对问卷有无遗漏,并确保问卷有效性。1.3评估工具1.3.1一般情况调查包括一般人口学资料和疾病特征(肿瘤患病情况,包括确诊时间、肿瘤类型、有无复发、转移、治疗方式等)。1.3.2CAPS是建立在DSM-基础之上的综合性诊断工具,1990年由美国PTSD研究中心研制,使用标准化提问方式评估PTSD症状严重程度和状态诊断的一种临床访谈量表。CAPS涵盖PTSD所有症状,测评创伤后1月、1周、以及症状最严重的1月内PTSD症状,并可整体评定PTSD的频度和强度,条目包括标准A(暴露于创伤性事件)、标准B~D(核心症状:再体验、回避、警觉增高)、标准E(病期)、标准F(功能损害)以及伴随症状。CAPS按照0~4等级评分法,0~19分为极少的症状,20~39分为轻度PTSD,40~59分为中度PTSD,60~79分为严重PTSD症状群,>80分为极重度PTSD症状群。在不同的临床研究设计和创伤对象中,信度一般在0.90的水平或者更高,效度通常大于0.7[2]。1.3.3癌症应对问卷(cancercopingmodesquestionnaire,CCMQ)[3]该问卷共有26项条目,包括面对、回避与压抑、屈服、幻想、发泄等5个维度,所有项目按1~4级正向算分,分值高者说明其经常采用相对的应对方式。问卷具较好的内容效度,能反映出癌症患者的心理应对方式,参照MCMQ的效标效度为0.72。5个维度和总分的重测信度分别为0.85、0.80、0.75、0.78、0.76和0.86;Cronbach系数分别为0.82、0.68、0.78、0.83、0.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