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薪酬契约与公允价值计量的关系

作者:吴峰宇;王景斌;张瑞琛 刊名:财会月刊 上传者:芦静

【摘要】财务会计提供的会计信息主要是为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经济管理的需要,而管理者薪酬契约作为人类社会经济管理活动的一种重要形式,它更需要会计信息系统能为其签订、监督和履行提供有利于保护契约签订双方各自权利的"公允"信息。为此,本文以"年度报酬总额"、"前三名董事报酬总额"、"前三名高管报酬总额"三个变量对管理者薪酬契约与公允价值计量相关性进行了实证分析,并提出研究结论和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全文阅读

一、引言为完成对企业管理人员经营业绩的考核和对经济责任的履行情况、企业内部管理责任的落实情况等各项经济管理活动进行客观评价,就必须通过会计活动来提供真实、公允的财务会计信息。而管理者薪酬契约(简称“薪酬契约”)作为人类社会经济管理活动的一种重要形式,它更需要会计信息系统能为其签订、监督和履行提供有利于保护契约签订双方各自权利的公允信息。因此,高质量的会计信息又成为薪酬契约双方在契约履行过程中的共同需求。然而,会计信息的生成、加工、输出等信息管理活动是以一定的公司治理结构为前提条件的,而大多数股东都置身于投资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之外,只有董事、管理层才是公司治理结构中的主体,他们是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的决策者,并通过法律或公司章程赋予的权力对会计信息的生成、加工、传递施加影响,而在此基础上生成的财务会计信息作为契约签订与履行的参考依据,其是否真实公允就成为薪酬契约双方共同关心的焦点。在上述条件下,本文以“年度报酬总额”、“前三名董事报酬总额”、“前三名高管报酬总额”三个变量对管理者薪酬契约与公允价值计量的相关性进行了实证分析,并提出研究结论和下一步的研究方向。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薪酬契约是在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情况下,为了调和所有者与管理者的利益冲突而签订的一种以激励管理者为主要目标的契约。一般来说,薪酬契约的激励对象主要有企业的董事会成员、总经理(总裁)、副总经理(副总裁)、财务总监等高层管理人员。订立薪酬契约的目的在于赋予经营管理人员一定的剩余索取权,在一定程度上调和管理者与股东之间的利益冲突,从而实现股东与管理者的双赢。基于“剩余索取权”分配机制下的薪酬契约的签订与履行离不开财务会计信息,因而有理由相信,薪酬契约与公允价值计量的会计信息之间存在着相关性。企业的会计数据是薪酬契约制定和执行的一个重要依据。但是以会计收益为依据的薪酬契约使得管理者对会计政策的选择具有意向性和偏好。特别是在信息不对称及契约监督成本同时存在的情况下,管理者通过选择公允价值计量等会计政策来增加对自身利益有用的会计信息,这就使得管理人员有采取公允价值计量进行会计信息粉饰、操纵会计盈余的可能。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经营者(代理人)的有限理性和逆向选择,拥有剩余控制权的企业经营者,其效用函数与企业所有者(委托人)的效用函数并不一致,因而有必要对经营者进行监督。刘浩、孙铮(2008)认为,如果能对管理层进行充分的薪酬激励,便可达到“高薪养廉”的效果,管理层利用公允价值计量操纵利润的动机会减弱,从而有利于公司会计信息的“公允”;反之,如果对管理层的薪酬激励不足,管理层就有可能为了自己的薪酬待遇而操纵公允价值计量,以达到公司设定的业绩考核指标,从而影响会计信息质量。现代企业中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所有者与管理者之间对于企业真实的盈余水平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性,管理者拥有信息上的绝对优势。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可以在会计准则允许的范围内对盈余进行操控。管理层对盈余进行操控的动机有很多,使自身效用(财富)最大化就是重要的动机之一。公允价值计量在我国历史上曾被用作盈余管理的手段,那么这次再度引入公允价值计量模型,上市公司的高管们有没有再次利用它作为盈余管理的手段呢?张瑞琛(2009)的研究结论也从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这种情况:“总经理的薪酬为10万~49万元区间的公允价值计量实质性偏好度较高。”张瑞琛认为,高管的薪酬与公允价值计量实质性偏好度有密切关联。结合前期研究成果,我们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就管理层薪酬契约对公允价值计量的影响提出假设:假设1:上市公司年度报酬总额与企业公允价值计量呈负相关关系。假设2:上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