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DEA的我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动态评价与比较

作者:李琳;吴珊 刊名:华东经济管理 上传者:张梅

【摘要】文章运用扩展的数据包络分析方法对我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进行实证研究,揭示我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动态特征和变化趋势。首先,简析协同发展的内涵,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表现特征和影响因素两个方面确定评价标准;然后,运用扩展的DEA方法对我国不同空间尺度2002-2011年间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进行动态评价与比较分析,得出结论:我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总体处于中级水平,东、中、西部梯级差异明显;十年间,东部与西部协同发展水平呈缩小趋势,而东部与中部间呈扩大之势。

全文阅读

一、引言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是基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更高级的区域发展模式,是在我国经济总体发展战略和主体功能区战略引导下的一种新型区域发展模式,该模式逐渐引起学术界的关注。概括而言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基本理论;二是区域内子系统间协同发展的评价指标及实证研究。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理论基础是20世纪70年代由赫尔曼哈肯系统论述的协同学。协同学是研究开放系统由内部子系统的协同作用形成有序结构机理和规律的一门交叉学科[1]。国内学者借用协同学理论内核,对区域协同发展内涵、影响因素及对策等进行探讨[2-7]。实证方面,相关文献集中于对同一区域不同子系统之间的协同发展状况进行研究。穆东运用DEA方法对矿业城市系统的矿业、经济、环境、人口及社会四个子系统之间的协同发展度进行研究[8]。徐婕运用改进的DEA模型对我国各地区的资源、环境与经济协同发展进行评价[9]。刘海明运用灰色关联分析和DEA方法评价福建省产业协同发展成熟度和九地市间的效率[10]。涂智寿、吕青运用灰色关联方法对重庆物流与区域经济增长情况进行分析[11-12]。鞠雷、王新华通过构建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对我国县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县域产业协同发展水平进行评价[13-14]。郑红玲运用回归分析研究1990-2008年河北省物流业与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15]。毛汉英,张晓东,张伯瑞等分别基于县域、省域及全国空间尺度对经济、人口、资源、环境协调发展和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度进行研究[16-19]。综上可知,现有研究集中于同一区域内各个子系统的协同状况进行评估,鲜有对不同区域之间协同发展水平进行探65讨,对区域间经济协同发展水平的动态评估就更少了。本文从阐释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内涵入手,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表现特征和影响因素两个方面确定评价标准;然后,运用扩展的DEA方法对我国不同空间尺度2002-2011年间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进行动态评价与比较分析,以揭示出我国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的动态特征与凸显问题,并得出政策启示。二、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一)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内涵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是指各不同区域之间以及区域经济组分之间的协同和共生,自成一体形成高效和高度有序化的整合,实现区域与区域之间以及同一区域的经济组分之间“一体化”运作的区域经济发展方式。协同发展的所有区域有着统一的合作发展目标和规划,形成统一的区域市场,商品和要素按照比较优势在区间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区域之间经济差距逐渐缩小。与协调发展强调区域差距必须保持在一定的“度”内相比,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更强调区域差距逐渐缩小的动态过程与趋势。在协同发展的初级阶段,区域差距有可能超过这个“度”,随着协同发展进一步深化使得差距缩小,达到高级阶段时区域差距保持在适度范围内。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强调大区域的整体高效益高有序发展,而不是局部区域的异军突起。(二)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判断标准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评价标准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考虑,即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表征指标和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影响因素指标,前者作为区域经济系统的产出指标,后者为投入指标。区域经济协同发展的表征指标可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区域经济联系水平两个方面分析。首先,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分为两个方面:区域经济总体水平(人均GDP),是从量的角度衡量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一般来说,人均GDP低即区域经济总体水平低,意味着区域发展水平相对落后,这样的区域较封闭,其合作意愿、合作能力及合作效率水平较低,难以与其他区域良好协作,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水平低。区域经济总体效率(全社会劳动生产率),是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