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生自尊与父母教养方式关系的研究

作者:赵燕;姚彩琴 刊名:中国校医 上传者:李孟波

【摘要】目的探讨高职学生的自尊水平、父母教养方式的特点,以及2者之间的关系。方法使用自尊量表(SES)和父母教养方式量表(EMBU),对南京市江宁大学城2所高职院校的368名学生进行施测。结果高职男生自尊水平显著高于女生的自尊水平,高职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在性别、城乡、是否独生子女等因素方面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高职学生的自尊水平与父、母教养方式中的情感温暖、理解因子存在显著正相关,与父、母教养方式中的惩罚严厉、拒绝否认因子存在显著负相关。结论不同性别高职生自尊水平不同、高职生的父母教养方式与自尊关系密切,父母教养方式对不同性别的高职生的自尊水平有着不同的影响,同样的教养方式对城市和农村大学生自尊的形成影响也不同。

全文阅读

自尊是一个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所获得的关于自我价值的积极评价与体验[1]。Coppersmith[2]提出,自尊是个体对自己做出的并一贯持有的评价。自尊是一种心理资源和情感体验,对个体人格、自我意识和心理健康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3]。自尊是指个体在社会化过程中所获得的有关自我价值的积极评价与体验[3],高水平的自尊是个性健康和心理健康的主标志[4]。家庭是个体自尊形成的重要场所,因为家庭是与儿童关系最密切的教育场所,父母是儿童社会化的最早执行者和基本执行者[5]。所谓父母教养方式,是父母对子女进行抚养和教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相对稳定的行为倾向,是其教育观念和教育行为的综合体现[6]。从个体成长过程看,儿童通过感知家人对自己的评价和态度来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有哪些优点,能处理哪些事情,从而发展自我概念[7]。父母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养育和对待子女,易影响子女对自我的认识和态度,从而影响子女的自尊水平。1对象和方法1.1对象采用完全随机取样的方法,抽取南京江宁大学城2所职业技术学院的在校学生393名(其中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在校学生193名,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在校学生200名)。经初步筛选,获得有效问卷368份,有效率为93.6%。其中男生483名,女生185名;城市生源192名,农村生源276名;独生子女127名,非独生子女241名。最小18岁,最大26岁,平均年龄20.95岁。1.2方法1.2.1自尊量表(SES)本研究采用了莫瑞斯#罗森伯格(MorrisRosenberg)1965年编制的自尊量表(SES)[8]。该量表由10个条目组成,分4级评分,总分范围在10~40分之间,分值越高,自尊水平越高。本研究中,对自尊量表作内部一致性检验,CronbachA得分为0.72。1.2.2父母教养方式量表本研究采用的父母教养方式量表(EMBU)是1980年由瑞典PerrisC等人共同编制用以评价父母教养态度和行为的问卷,由我国岳东梅等人修订的中文版[8]。该量表包括66个条目,其中父亲量表有6个因子,母亲量表有5个因子。分4级评分,得分越高,表明父母在某因子上的行为表现越多。以CronbachA系数作为内部一致性指标,对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的各个因子作内部一致性检验,父亲量表上A得分在0.46~0.88之间,母亲量表上A得分在0.63~0.89之间,总量表的A系数为0.93。1.3施测本研究采用统一指导语,所有题项一次完成,测试时间为25min,为减少掩饰效应和社会期许效用,问卷不记名。1.4数据处理主试收回问卷后,先剔除无效答卷,然后随机为问卷编号,将相关数据录入SPSS13.0进行统计分析。2结果2.1高职生自尊水平差异比较学生的性别、城乡和是否独生子女对自尊的交互作用分析,其交互作用不显著。本研究中高职生自尊得分为(29.63?4.08),其中男生的自尊得分为(30.36?4.08),女生的自尊得分为(28.93?3.97),男、女生自尊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3.36,P<0.1);农村生源高职生的自尊得分为(29.52?4.08),城市生源的自尊得分为(29.98?4.13),高职生自尊在生源地上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89,P>0.05);独生子女的自尊得分为(29.84?4.03),非独生子女的自尊得分为(29.52?4.12),独生与非独生高职生的自尊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70,P>0.05)。2.2高职生父母教养方式差异比较对不同性别、是否独生子女、不同生源地的高职生,在父母教养方式问卷各因子得分上进行独立样本t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