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中医皮肤学科发展研究报告

作者:黄宁; 刊名:海峡科学 上传者:吴朝晖

【摘要】该文简要回顾了福建省中医皮肤学科发展历程,重点阐述了近年福建省中医皮肤学科在临床诊疗、教学、科研、传承、学术交流、学科建设等方面取得的成就、存在的不足,并展望福建省中医皮肤学科的发展前景、发展目标,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对策。

全文阅读

福建省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之一,是人体最外一道屏障,《安德鲁斯皮肤病学》收录的皮肤科病种约有1900余种,是病种最多的学科。中医皮肤科学是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中医基础理论为指导,以中医外科学为基础,研究皮肤及皮肤附属器疾病的结构和功能,相关疾病的病因、发病机制、临床表现、诊断、治疗及预防等。中医皮肤科学在古代属于疡科范畴,在清代以前,中医既无皮肤专科,又无皮科专著,但有关皮肤病的记载散见于中医外科、中医内科、中医妇科等历代文献中,且描述详实,并有专名。近代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积极鼓励中医事业的发展,提倡中西医结合研究方法,极大促进了中医皮肤科的发展。20世纪以来,现代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为传统医学注入新鲜的活力,其在皮肤学科的应用推动了中医皮肤科的发展。中医皮肤学科的发展应立足于学科特点,传承、研究基础理论及临床经验,结合现代科技,不断创新发展。1中医皮肤学科及福建省中医皮肤学科发展历史回顾1.1中医皮肤科发展中医皮肤病的理论源于战国秦汉时期,其病因病机、证候、方药发展于晋隋唐宋时期,充实于明清时期,清代以前多达260余种的中医外科专著中几乎都包含有皮肤病的内容,它们之中或专卷,或专篇,或专段对皮肤病予以论述,理、法、方、药一并俱全,这都是形成当今中医皮肤病学的基础。据有关史料记载,最早出现中医皮肤疾病病名记述的是公元前14世纪殷商时期的甲古文、金文和青铜铭等;《周礼》记载的“疡医”,即外科医生,包括现在的皮肤科医生,主治肿疡、溃疡、金创和皮肤病。《黄帝内经》是中医学发展的奠基石,其中有关皮肤病的论述颇多,仅皮肤病病名的记载就有痱(痱子)、痒疥、秃疮(头部脱发性疾病)、皮痹(类似硬皮病)、尤赘(疣)、痤(痤疮)、疠风(麻风病)、查皮(酒渣鼻)等数十种。汉代名医张仲景所著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也有许多关于皮肤病性病的论述,《金匮要略》论述了浸淫疮(相当于湿疹)、瘾疹(相当于荨麻疹)、狐惑病(类似白塞氏病)、淋证(相当于淋病和非淋菌性尿道炎等小便不利疾病)等多种皮肤病性病的症状和治疗。从战国的《五十二病方》《黄帝内经》到后汉的《金匮要略》开始有了较多皮肤病的病名、病因和治疗的论述,这可以认为是中医皮肤性病学的始祖。在晋、隋、唐、宋、元朝时期,随着整个中医体系的发展,有关中医皮肤病的论述也不断增多,使中医皮肤病学开始进入了一个发展时期。代葛洪著的《肘后备急方》有专门介绍疥癣、瘾疹、漆疮、浸淫疮、诸痒等皮肤病治疗方药的篇章,提到的皮肤病有40余种,其中描述的“沙虱毒”是世界上最早关于恙虫病的记载;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和孙思邈的《备急千金方》对中医皮肤病的病因病理、临床症状和治疗方药更是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论述。其中《诸病源候论》所记载的皮肤病多达一百多种,几乎包括了当今常见的皮肤病。明、清两代是中医学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名医辈出,医著林立,中医学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与此同时,中医皮肤病的理论和临床也在这一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充实、完善和提高,初步有了中医皮肤病学的雏形。明代对皮肤病论述较多的医著主要有《外科发挥》《外科枢要》《外科理例》《外科启玄》《证治准绳》《外科正宗》《霉疮秘录》《景岳全书》等,其中以《外科理例》《外科正宗》和《霉疮秘录》对中医皮肤病性病的发展贡献和影响最大。清代有关皮肤病论述的主要医著有《外科大全》《外科*第一执笔人:黄宁,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福建省中医药学会皮肤病分会主任委员。证治全生集》《医宗金鉴》《疡医大全》《外科证治全书》《理瀹骈文》《疡科心得集》等。其中,《医宗金鉴·外科心法》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